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盛宠之嫡女医妃南宫玥萧奕 > 番外十:韩凌赋X白慕筱(2)相杀

番外十:韩凌赋X白慕筱(2)相杀


那白色的瓷杯瞬间就粉身碎骨,寝殿内一片死寂,空气似乎凝固了一般,沉甸甸的,只剩下了韩凌赋那粗重的呼吸声。

“呼——呼——”

然而,床榻上的韩凌赋却觉得尤未解恨,浑身微颤地抬手指着白慕筱的鼻子,眸中迸射出仇恨的光芒,咬牙切齿地说道:“白慕筱,若非是为了你,朕何至于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

是啊,若非自己为了这个女人贬了南宫玥,抄了南宫家,自己此刻还是高高在上的天子,自己也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现在的他只是一个瘸子,一个废物!

想到这里,韩凌赋就觉得心口仿佛被成千上万根针扎在胸口似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为了这个女人,他葬送了他的万里江山!

没错,一切错误的源头就是白慕筱!

若非白慕筱,他与南宫玥会两厢无事,他的朝堂江山会稳固如山,更不会有镇南王萧奕北伐之祸!

那么,他此刻就还是那个天下至尊的大裕皇帝,而不是沦为阶下囚,任人鱼肉!

他错了,他全错了!

他以为白慕筱清高如那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以为这世上唯有她懂他,却没想过白慕筱愿意委身于他,不是因为爱慕他,而是因为他的身份,她想要妻以夫贵,她想要奇货可居,她想要凭借他而凤临天下!

而他,竟然愚蠢地爱上这么一个利欲熏心的女人,一步错,步步错!

韩凌赋的眸色越来越黑浓,无数的情绪在眼底翻滚,渐渐酝酿起一场风暴,其中有悔、有恨、有怨、有憎……

“都是你,都是你害朕!说,贱人,到底是谁指使你到朕的身旁来故意害朕?!”

韩凌赋的眼睛几乎瞪凸了出来,眸中布满血丝,睚眦欲裂,那近乎嘶吼的声音仿佛是从胸腔中挤出来的一般,语气中带着一分疯狂,两分不甘,三分憎恶。

闻言,白慕筱的心沉至了最低点,摇了摇头,失望地说道:“韩凌赋,原来你是这么想的……”

她早就在怀疑他在怪她,在恨她……今天他终于把他心里想的话说了出来。

也好,她可以死心了!

是啊,一个稍微遇到些挫折就只知道自怨自艾的男人还能有什么用?!

她怎么会爱上这么一个没用的男人?!

白慕筱嗤笑了一声,“是我看错了你!”她一边说,一边转身,语气冷淡,“既然你不饿,那我就走了。”

说着,白慕筱就拎着手上的食盒走了。

“白慕筱!你这个贱人,都是你在害朕,都是你!”

身后传来韩凌赋的声声诅咒声,白慕筱的神色渐冷,如寒霜般。

她总算是看清楚这个男人的真面目了!

他只会把他自己的错误、他自己的不幸迁怒到别人身上而已,如此无能,如此短视,也难怪保不住这片大好江山!

你不仁我不义!

韩凌赋,别怪她心狠……

白慕筱拎着食盒大步流星地往西稍间去了。

自这一日起,白慕筱仍然每日按时去冷宫门口取食盒,却再也不进寝殿看韩凌赋,每日就只听韩凌赋在殿中疯狂地叫嚣着,诅咒着,把一切丑陋的言辞斥诸于口。

白慕筱一开始还觉得恶心,觉得愤怒,到最后不动如山,置若罔闻。

她一直不理会他,他就开始摔东西,砰,啪,咚……声声撞击声不断传来,他似乎把寝殿中能摔的东西全部都摔了。

一日,两日,三日……

时间转瞬即逝,到了第四日黄昏,白慕筱终于再次踏进了寝殿中,闲庭信步。

光滑如镜的青石板地面上到处是摔碎的茶杯、花瓶、笔墨纸砚……满地的碎片,一室狼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重恶心的腥骚臭味,让人闻之欲呕。

夕阳那金红色的光芒透过西边那扇敞开的窗户洒了进来,照得屋子里半明半暗,半边还在白昼的光明中,另外半边却晦暗如无底深渊。

寝殿中一片死寂,白慕筱缓缓地朝床榻的方向走去,在距离三四尺的位置停了下来,不动声色。

床榻上的韩凌赋已经三日半没吃过东西了,他双眼紧闭,静静地躺在那里,气息微弱。他面上毫无血色,嘴唇惨白干裂,脸颊微微凹了进去,上下颌的胡渣更浓密了,狼狈得仿佛一个路边的乞丐般。

相比下,静立在那里的白慕筱则丰盈了些许,乌发挽了一个整齐的弯月髻,身上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这几天,不用再照顾韩凌赋,她彻底从那些繁琐沉重的粗活中脱身了,好好地睡了几个懒觉,而她也终于有时间仔细打理自己了,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好好地挽个头发,给衣裳熏上香……

这样的感觉真好!

白慕筱抚了抚洗得有些发白却干净的衣袖,目光冷淡地看着形容枯槁的韩凌赋。

反正,现在的韩凌赋也不过是一个毫无价值的废人,反正连他自己都已经放弃自己了,每天都是躺在床榻上混吃等死,既然如此,他又何必活着浪费口粮呢?!

据说,人如果不喝水三天就会死,不吃饭的话,则是七天。

韩凌赋还能活多久呢?!

白慕筱眯了眯眼,眼眸更为幽深,透出一丝冰冷的阴毒。

他死了,她也就自由了,不必再继续伺候他了。

她还年轻,她与他不同,她有惊世的才学,如果她肯货与摄政王萧奕,他一定能明白她的价值!

白慕筱的瞳孔中燃起一簇野心勃勃的火苗,仿佛比那外头的夕阳还要灿烂夺目。

“咔擦……”

她毫不迟疑地转身离开,但是脚下却不小心踩到了一片碎瓷片,惹得她微微蹙眉,脚下的步子顿了一顿。

背过身的她没看到她身后的床榻上,一直紧闭双眼的韩凌赋猛然睁开了眼,浑浊的眼眸中迸射出怨毒的光芒。

他布满了血痕的双手撑在床榻边缘,然后纵身一跃,朝白慕筱飞扑了过去。

“咚!”

两人的身体重重地跌倒在满是碎片的地面上,白慕筱痛苦地呻吟出声,下一瞬就感觉到一双枯瘦如柴的双手掐在了她纤细的脖子上,只听男人那沙哑而恶毒的声音回响在她耳边:

“白慕筱!你这个贱人!朕要杀了你这贱人!”

“朕就算要死,也要拉着你这个贱人一起下地狱!”

韩凌赋的眼眸中迸射出浓浓杀机,其中仿佛有一片巨大的旋涡般,除了恨,还是恨!

都是她!都是她害了他一生!

韩凌赋把全身的力量都灌注在双手上,越来越用力,越来越用力……

“放……开……”我!

白慕筱狠狠地瞪着韩凌赋,两眼布满了血丝,拼命地挣扎着。

她想要挖开韩凌赋掐在她脖颈上的双手,可是哪怕如今的韩凌赋枯瘦如柴,毕竟是男子,力量始终要强于女子,再加之他此刻临近疯狂,一瞬间爆发出的力量让白慕筱根本摆脱不了他的桎梏。

“唔……”她发出痛苦的呻吟,渐渐地,两眼涣散,反抗的力量越来越小,眼中写满了不甘与难以置信。

她就要这么死了吗?!

这怎么可能呢?!

上天既然送她来到这千年之前的大裕,上天既然给她这般奇遇,她不是注定该是天命之女,名留青史吗?!

南宫玥死了,而她活了下来,难道这不就是上天给予的暗示吗?

她怎么会是这样的结局呢?!

白慕筱已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双目瞪得更大,乌黑的眼瞳中只有韩凌赋那怨恨的脸庞映在其中。

她的呼吸越来越艰难,心中的恐惧越来越浓,感觉一阵无边的黑暗涌来……

是她错了,她看错了人!

(完)

------题外话------

正文番外暂告一段落,等以后有新的脑洞再继续~

读者群里已经有若干福利番外了。从5月16日起,读者群会开始更新福利:官语白长番外《天下谁人不识君》。(验证群:454805669,需全文订阅)

最后再给新文打一次广告,《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潇湘、qq书城同步连载,坑品满值,欢迎入坑。

爱你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