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盛宠之嫡女医妃南宫玥萧奕 > 番外十:韩凌赋X白慕筱(1)废帝

番外十:韩凌赋X白慕筱(1)废帝


“篷!篷!”

一朵朵巨大的烟花在漆黑的夜空中炸了开来,那么绚烂张扬,如同花朵绽放般,花瓣如雨般坠落……

皇宫西北角的冷宫之中,却是一片寥寂冷清,空荡荡的,与皇宫其它地方的喧哗热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寝殿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药味。

穿着白色中衣的韩凌赋颓废地靠着一个大迎枕坐在床榻上,眼神阴郁地透过敞开的窗户看着外头夜空中绽放的烟火,浑身释放出一种黯然萎靡的气息。

半个月前,镇南王萧奕率南疆军攻破皇宫后,没有杀了旭和帝韩凌赋,而是将他圈禁在冷宫之中。彼时,一些见风使舵、贪生怕死的朝臣立刻提议废帝,并拜萧奕为摄政王,又由萧奕做主从宗室旁支中择稚子继位为新帝。

今日是大裕新帝登基的日子。

皇宫乃至整个王都都沉浸在一片喜悦中,仿佛半个月前南疆军攻破王都和皇宫时,那残酷的一幕幕只是一场可怕的噩梦般。

然而,外面的人可以忘记,但是韩凌赋却忘不了。

直至此刻,当时那浓重的血腥味似乎还在他的鼻头萦绕不去,还有那一具具死不瞑目的尸体、那遍地的鲜血、那凄厉的惨叫声、那惊心动魄的武器碰撞声……一次次地将他从梦中惊醒!

至今他还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他明明是真命天子,他明明扫平了一切障碍登上了大宝,君临天下……不过短短十年,他怎么就成了阶下囚呢?!

韩凌赋仰首望着夜空中那弯新月,今日是初一,新月如钩,皎洁明亮。

他不由得想了那个女人,这些日子来,他越来越频繁地梦到那个女人,白衣黑发,阴冷如女鬼般的女人,他的元后,他的废后——

南宫玥。

浓烈的恨意立即喷涌了上来。

若非是她与萧奕暗中勾结在一起,自己何至于沦落到如今这个地步,终究是自己当年心还不够狠,居然留下了南宫玥这个后患!

一步错,步步错!

这时,一道纤细的身形捧着一个木制托盘不疾不徐地走了进来,托盘上放着一个偌大的药碗,热气袅袅。

女子穿了一件柳色素面褙子,一头青丝挽着一个松松的纂儿,浑身虽然不着一点饰物,但依旧秀丽动人。

“筱儿!”

韩凌赋看着那款款走来的佳人,原本冰冷的目光变得柔情似水,心里叹息:哎,苦了他的筱儿陪他一起受苦!

“皇上,我刚熬好了药。”白慕筱一边说,一边走到床榻边,小心翼翼地把托盘放在了床头柜上,“皇上,腿上的伤今日可好些?”

虽然白慕筱还是称呼韩凌赋为“皇上”,但两人都心知肚明如今的韩凌赋不过是一个废帝。

白慕筱在一把小杌子上坐下,关切地掀开了韩凌赋身上的薄被。

薄被之下,散发出一种浓郁的血腥味,其中混杂着古怪的药膏味。

韩凌赋双腿的膝盖上包扎着一圈又一圈的白色绷带,绷带下隐约渗出血渍,这是宫变那一晚,南疆军追来时,两支利箭正好射穿了韩凌赋的左右膝盖……

他们被南疆军擒住后,萧奕甚至没见韩凌赋一面,就直接让人把他和白慕筱送到了这冷宫之中,之后只是派了一个南疆军的军医来看过韩凌赋的伤势,替他拔了箭,又敷了药,开了药方,留下药草后,就走了。

如今这冷宫之中,只有他们二人,没有一个下人,也只能靠白慕筱亲力亲为地照顾韩凌赋了。

韩凌赋感动地看着白慕筱,苦笑着道:“还不就是这样!”

“皇上,伤筋动骨一百天,你且好好将养着。”白慕筱拿起一旁的药碗,细心地吹了吹后,才递给了韩凌赋。

韩凌赋一鼓作气地喝完了那苦涩的药汁后,道:“筱儿,你放心,我会好好养伤的。等我养好了伤势,我们就想办法离开这里!”

萧奕之前留着自己不杀,十有八九是为了暂时安抚大裕朝堂的人心,让那些朝臣知道他萧奕是“清君侧,锄奸佞”,并无篡位弑帝之心。

可是现在新帝已经登基,那自己这废帝也就没有价值了!接下来,萧奕怕是就要对自己下手了……

他必须设法从这冷宫中逃走才行!

离开?!白慕筱愣了愣,知韩凌赋如她,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心思,心里隐约浮现一丝失望,一闪而逝。

她定了定神,若无其事地说道:“皇上,我觉得萧奕是不会杀我们的!”

韩凌赋面露惊讶,问道:“为什么?!”

萧奕秉性暴戾,他敢弑父杀母屠弟,敢率领南疆军北上王都直破皇宫,敢废帝另立新帝,这世上还有什么他不敢做的!

据他所知,王御史就是因为称病没有上朝,当日南疆军就如狼似虎地冲进御史府,将其直接拖走,并在午门斩首,家眷流放千里。

这是个杀神!

这是一个无情无义、冷血嗜杀之徒,与他根本讲不了什么仁义道理!

白慕筱理了理思绪,耐着性子解释道:“皇上,萧奕生性狠绝,所以弑父杀母屠弟,却绝非单纯的残暴,他能率领南疆军打退南蛮,得南疆民心,甚至于走到今日这一步。萧奕可谓‘枭雄’也。”

听白慕筱言辞间竟然对萧奕还颇为赞赏,韩凌赋的脸色有些僵硬,眼神幽暗。

白慕筱只当做没看到,继续说道:“萧奕既是枭雄,自然明白留着你,更利于安人心、稳定朝局。大战方休,大裕已经千疮百孔,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这个道理萧奕明白,可是韩凌赋却不明白……

“皇上,我们不能逃,”白慕筱情真意切地握住了韩凌赋的手,“只有留下,才有机会!”

都说建文帝出逃,明成祖朱棣因此一辈子如芒在背,但也仅止于此……再也没有“以后”了。如果像老鼠般一辈子躲在阴暗的角落里,那么“活着”又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皇上,一时的失败不代表永远的失败,只有耐心等待时机,我们未尝没有机会再逆转局面!你可不能就这么放弃啊!”

就如同历史上的明英宗,虽然一度被其弟朱祁钰夺走帝位,软禁于宫中足足八年,但最终还是复位称帝,此后半生顺遂。

既然明英宗可以复位,韩凌赋也可以,只要他耐心等待,细心筹谋!

被白慕筱眼中如火焰般的热情所感染,韩凌赋的心底也燃起了一簇希望的火苗,他激动地反握住白慕筱的手,道:“筱儿,你说的没错,机会一定会来临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话语间,他又变得意气风发,两人相视一笑,神色间浓情款款,情意绵绵……

冷宫中的日子分外乏味,这里没有宫女,没有太监,除了一日三餐送来的粗茶淡饭,其他的一切都要白慕筱亲自动手,打扫、洗衣、熬药、洗碗……伺候受伤的韩凌赋。

白慕筱从小到大还没做过这么多粗活,更没有这样伺候过人,可是想着这一切都是为了她爱的人,为了他们的将来,她还是忍了下来……

一个多月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过去了,她忽然就发现自己瘦了,手粗了,头发也干枯了不少,脸色蜡黄……这段时日每一天都忙忙碌碌,只有三个时辰可以休息,让她觉得身心疲惫,她开始深深地意识到今时不同往日。

晾完了刚洗好的衣裳和被褥后,白慕筱就拖着沉重的身子回了寝殿,她觉得很累,她想休息一会儿……

可是她一进殿中,就眉头一皱,一股恶心的尿骚味扑鼻而来。

她再往前走几步,就对上了韩凌赋那窘迫的脸庞。

“筱儿,我……我……”韩凌赋满脸通红,羞愤欲绝,“我叫过你……”可是他叫了许多遍,白慕筱都没有回来,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所以才失禁了……

白慕筱握了握拳,压抑着心中的厌烦与恶心,一遍遍地对自己说,这是她爱的人,可是脚下的步子却不自觉地放缓,道:“皇上,我来帮你换身衣裳。”

然后,连昨天刚换上的被褥也要重洗了……

一炷香后,白慕筱就抱着装满衣物的木盆出了寝殿,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叹息声转眼间就随风而逝。

春去秋来,日复一日,对于白慕筱而言,接下来的一年变得那么枯燥、乏味而漫长,度日如年,却又不得不一日日地过下去……

这一日中午,白慕筱取了宫人送来的食盒就回到了寝殿。

寝殿中,韩凌赋仍旧是坐在床榻上,长发披散,神情烦躁阴郁。

过去的这一年,韩凌赋变了许多,他瘦了一大圈,身上的中衣有些空荡荡的,眼下一片青影,形销骨立。

一看到白慕筱来了,他就阴阳怪气地说道:“你去哪儿了?”

白慕筱直直地看着满脸胡渣子、不修边幅的韩凌赋,心中满是失望,口气中就不免透出一分不耐,提了提那食盒道:“皇上,我是去取食盒了。”

“是吗?”韩凌赋眉头微蹙,上下打量着白慕筱,“取饭需要那么久?你不会是想要独自逃走吧?”

韩凌赋越说越是烦躁,他的膝盖已经养了一年了,伤口表面早已经结疤了,但是他的双腿却使不上一点力气……他的膝盖骨碎了,再也好不了!

如今的他不过是一个不良于行的瘸子,谈何复位?!

想着,韩凌赋就觉得浑身刺骨的寒意,眼神更为阴郁。

白慕筱在几步外提着食盒停下了脚步,神色淡淡,床榻上散发着一种古怪污浊的异味,扑面而来。

这样的对话在最近这半年来已经发生了许多次,他总是怀疑她,怀疑她有异心,怀疑她嫌弃他……她一次次的容忍也不过换来他的变本加厉。

韩凌赋变了,仅仅一年,他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暴躁易怒,阴郁颓废,他已经不是当年她认识并爱恋不已的如玉公子。

他变了,一点点的挫折就把他彻底击溃了!

看着眼前这判若两人的韩凌赋,白慕筱觉得无力而心冷,她早就受够了!

“信不信由你!”白慕筱淡淡道。

她竟然如此对他!韩凌赋的眸中顿时燃起熊熊的怒火,额头青筋浮动。

对韩凌赋而言,曾经的白慕筱是朵聪慧、体贴的解语花,有超越男子的惊世才华,还能不时地在政事上给予他独到的见解,可是自从他受伤以后,白慕筱起初还体贴细心,渐渐地,她似乎发现他的伤好不了,就对他越来越懈怠,越来越不耐!

韩凌赋随手拿起一旁的空茶杯就朝她砸了过去,“啪”的一声,正好砸在白慕筱的脚边,无数碎瓷片飞溅开来……

------题外话------

前世的故事,未完,下章在12号。群里今天更新福利番外官语白。入群需【全文订阅】,进【454805669】验证。正文番外快结了,新文也肥了,《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书荒的姑娘可以跳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