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全能大佬绝不瞎搞事 > 879.把人都带过去吧

879.把人都带过去吧


  进入通道入口后,老酒保特意停下几秒,等陆容跟上,然后两人再继续往前。
通道里有些暗,但两边墙上都装有电灯,隔几米就有一盏,勉强能看清楚周围情况。
在这样昏暗的光线下,老酒保禁不住半侧头,暗暗打量着陆容,。
还没看几眼,突然听到陆容的声音。
“你就算把我看出个洞来,也发现不了什么。”
陆容淡淡的声音拉回他的注意力。
从这声音上其实至少能判断都出,其主人年纪不大。
正是年纪不大,老酒保才觉意外。
他做装模作样的笑了笑,“不知小姑娘是哪儿的人?看你对赌市的熟悉程度,想必先前已经来过了吧?”
老酒保一向自诩记忆力非凡,但凡来过赌市的人,他都能记住,即便记不住,也会眼熟。
可要是这小姑娘来过,他却一点印象都没有,就说明这小姑娘底子绝对不简单。
“这很重要?”
陆容淡淡开口。
老酒保反问道:“我总不能将自己的命,寄托在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陌生人手上吧?”
陆容不可置否的嗯了一声,但是……
“——无可奉告。”
老酒保:“………”
知道的越多,越危险。
他忍。
不一会儿,陆容和老酒保便走到了尽头。
那里守着的人看见老酒保出现,有些诧异,目光随即注意到了老酒保手上拿着的黑牌。
他们愣了下,很快反应过来,看老酒保的眼神里就带上了些同情。
虽然有老酒保在,他们还是依照惯例问了句:“南陈北李龙七少。”
这次陆容没开口。
老酒保看眼她,站出来道:“乞丐师爷小阿铃。”
一人闻言便转过身去,按下墙上的一个开关,一块墙面升起来,露出真空的内层。
他从里面拿出两张狐狸面具,这次没拿木牌,回过身来客气的递给陆容和老酒保。
陆容顺手带上。
老酒保迟疑了下,却是没戴。
因为他作为破冰酒吧的老板,只要是进赌市的人,基本上都认识他。
他戴不戴面具其实并无意义。
那几人在这时一起给陆容和老酒保鞠了个躬,然后就打开后面的门,外面是一个小房间,对面有道厚重的布帘垂下来。
一人指着那布帘说道:“从那里出去即可。”老酒保点点头,要过去时犹豫了下,最终还是选择戴上面具。
甫一出去,他们便听到了此起彼伏的叫卖声。
从门内出来后,视野截然不同。
还是在地底,光线昏暗,只有最上方漆黑天花板上装着的电灯,以及鳞次栉比的店铺里的灯光照亮,除了那些店铺,还有不少摆摊的人,三教九流,什么样的都有,而他们卖的东西也是令人眼花缭乱。
放眼看去,能看到的人都和他们一样带着面具,各式各样,穿的服饰也是千奇百怪。
陆容扫了眼这熟悉的地方,直接转身朝左边走去。
那是观星台的方向。
此时陆容非常淡定,反倒是老酒保,凭空生出些忐忑。
他同常人不一样,已经作为赌市的守门人,在赌市待了很多年,更了解些赌市的深层秘密。其实,关于赌市六行的执掌者,谁也不甚清楚他们的身份背景,从何而来,只知他们似乎后台极大,别人难以撼动,十分神秘。
其中,关于这位龙七少的传言,更是甚嚣尘上。
因为他是六人当中最难琢磨、乖戾无常,视规则于无物的。被他挑中的人,极少有能安全活下去的。
越想,老酒保越觉心惊,忍不住问陆容。
“你确定你能赢过龙七少?”
陆容懒散的说:“我不确定,你会现在回去吗?”
老酒保:“……”
这是能开玩笑的时候吗?!
老酒保方想说什么,这时,面前突然有两名戴面具的黑衣人停在了他们面前。
其中一人直接拿出了一块黑色的牌子出示给老酒保。
冷冰冰的说道:“我家主子,已经等很久了。”
话音刚落,周围陷入一片寂静。
所有人愣愣的看着这一幕,都随老酒保骤然僵硬的反应里,一起瞠目。
黑色牌子啊……
这可是赌市里最危险的牌类,没人敢接的!
然而,这哪里是老酒保想拒绝就能拒绝的邀请?
老酒保深吸一口气,点点头,跟他们走。
陆容要一起时,被黑衣人拦住。
“主子有令,每天只见一人。”
老酒保面具下的脸更僵了。
陆容双手环抱于身前,道:“我此行来赌市,正是要见你们主子。”
老酒保诧异转头看向陆容。
还有特地来龙七少面前找死的?
黑衣人不为所动,作势只带老酒保一人走。
陆容皱了皱眉,跟上,却再次被黑衣人拦住。
这下现场气氛凝固住了。
陆容眉头紧锁:“我说了,我有事见你们主子。”
黑衣人声音依旧毫无波动:“主子每天只见一人,再跟着,别怪我们动手。”
陆容这下没了耐心,不及黑衣人再说话,倏然出手攻向对方,动作又快又狠。
对方始料未及,也来不及抵抗,没过两招就败在陆容手里,被陆容一脚踹倒制住。
旁边的老酒保惊呆了。
不止他,周围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
他们来赌市那么多年,第一次见敢向赌市之人动手的人!
果不其然,不出片刻,前方突然出现了些冷静。
他们循声看去,就见不远处冲过来一群训练有素的黑衣人,正是同那两人一伙的。
见此,周围的人唰唰让开,唯恐波及到自己。
老酒保看到这一幕,哆嗦起来。
他是想保命,不是来真送命的!
思及此,老酒保立即想躲进人群里,不料从地上爬起来的那两人直接朝过来的人叫道:“就是他们!他们是一伙的,企图挑衅赌市规则!”
老酒保眼前一黑。
陆容皱眉。
她没想到这时候见龙七少,居然会这样难。
既然如此,干脆直接用重丰好了。
而那些人很快过来,将陆容和老酒保团团围住。
为首的人上前一步,肃然喝道:“赌市之内,不容放肆!来人,给我拿下他们!”
“等等等等!”
老酒保赶紧出声,想给自己解释争取下。
不料旁边的陆容直接道:“不容放肆,也放肆多回了。”
老酒保惊恐脸:“!!!”
你知道你他妈在说什么吗!
就在这剑拔弩张之际,陆容环顾四周,目光最后落至某处,不紧不慢开口:“龙七少,故人让我给你带句话,今年的无忧花开势正好,适宜见面。”
“你在乱说什么!”
老酒保慌的手足无措。
这时候不是应该赶紧想办法补救吗?!
没看那些人都近至眼前了!
然而,就在那些人要出手时,一道声音突然响起。
“且慢!”
这声音听起来十分稚嫩,就像个小孩子。
但这声音响起的一刹那,所有人戛然而止,再不敢动作。
陆容循声看去。
不远处一家店铺二楼某处,有一身着西装,精致贵气的男人凭栏而立。
他身形高大挺拔,与他的声音严重不符。
但他带戴着面具,别人也看不到他的样貌。
此刻,他修长劲直的手搭在栏杆上,目光隔空定在陆容身上,显得有些晦暗。
几秒后,他嗤了声,冷冷吩咐道:“人,都带过去吧。”
话落,他转身离开众人的视野。
将陆容和老酒保围住的那些黑衣人见此,面面相觑,恭敬的应了声。
为首的人只好朝陆容拱手,态度大变:“请。”
陆容心里有点微妙。
什么都没说,抬脚往前走去。
老酒保懵逼的跟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