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寄身面具 > 第140章 地龙

第140章 地龙


  刘长仁连忙穿好衣物,过去开了门。

  少女“许曼”走入房间,微微皱眉道:“怎么来的这么慢?”

  “抱歉,因为之前正在修炼。”刘长仁微微低头,“对外界的感知有些迟钝,所以来的慢些。”

  语气谨小慎微,可见对眼前少女的敬畏。

  这事得从前段时间说起。

  那日。

  刘长仁与许曼,刚刚踏出城门没多远,就遇上了秦慎带着下属,抓拿他们问询有关拂柳观的情报。

  许曼也是个硬骨头,死活不说。

  即便秦慎动用手段威胁,也是没有开口,最后就是血蜂吸食血肉破体而出,只留下原地一张人皮。

  刘长仁其实原先就打算开口的,但因为害怕自己直接说出来,会让对方起疑心。

  毕竟人们对于亲自送上门来的东西,总有一种不信任感。

  许曼的死亡,却给了一个最好的借口。

  怕死!

  问这世上,不怕死的又有多少呢?

  所以最后他成功将自己伪装成了一个,极度怕死的小人物。

  秦慎问什么,便答什么。

  最后的话,秦慎那些下属原本打算打杀了刘长仁的,因为对方已经看清了他们的面孔。

  这事也被刘长仁告知给了李邵。

  当时,李邵给了两个选择。

  选择一。

  李邵会将意识降临过来,并动用所能施展的手段,拼死逃离。

  但秦慎有着伯爵级的修为。

  虽然只在伯爵级初期,可两人之间的差距,也是跨越了两个大的境界的。

  所以,成功逃离的几率,可想而知。

  百分之一都是往大了说的。

  而且,这么一闹,后果恐也是不好看。

  成功逃离的话,会让秦慎重新估计对于拂柳观的威胁程度。

  那他们最终决定攻占安田州的时间,可能就要往后推个一段时间了。

  这其中,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也是未知之数。

  如果逃离失败的话,刘长仁肯定就是当场死亡了。

  还有一个隐患,就是黑纹獠牙。

  在原标记者未死之前,还能安稳潜藏在标记者的体内。

  在原标记者死亡之后,恐怕就要暴露出来了。

  按理来说,在原标记者死亡之后,獠牙也能很快消散的。

  但是,秦慎身为伯爵级存在,保不齐拥有什么特殊的能力。

  要是让他发现了獠牙的存在,之后通过某些特殊方式,影响到李邵本体那边就不好了。

  选择二,则是堵上一把。

  刘长仁不要做任何反抗。

  赌秦慎最终会留下他一条命,赌秦慎看重他的“邪子”身份。

  最终。

  刘长仁做了选择二。

  不做任何抵抗。

  而结果,他赌赢了。

  秦慎没有杀他。

  不过,为了制约,却也在后背画了一个蜂子图案。

  并言道让刘长仁回去,配合他们的人行事。

  之后便是“许曼”的出现。

  ……

  荒地上。

  刘长仁面色凝重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一个脸色十分呆板,像是一面绷紧的鼓皮的家伙,伸手捡起了地上那张人皮,随后数根长条薄片状,扭曲不直,体表具有密集环节的事物,钻入其内。

  不一会,那张人皮便又重新鼓胀起来。

  一个新的“许曼”站在了大地上。

  “你……好,我是许曼……”

  起初说话还很干涩,就像是两根尖锐的金属薄片放在一起摩擦,但随后就变得通顺柔和起来。

  但不知道是不是刘长仁的心理作用,总觉得再次出现的“许曼”,无论声音再是柔和,都与之前有着明显的区别。

  ……

  最后,秦慎一行人放了刘长仁回去。

  通过对方并不设防的交谈,也从中弄清了那个“许曼”的真实身份。

  一个唤作地龙将铠的战争兵器。

  能力就是能够无限次的分身。

  地龙,也就是所谓的蚯蚓。

  身体断为两截,也能够存活,而且还能从两截处,重新长出新的躯体,由一只,变为两只。

  地龙将铠也是类似的原理。

  它其实并没有本体。

  刘长仁起初看见的那一道身影,却是由无数的地龙凝聚而成。

  分身的原理也很简单。

  就是断开自己的一部分身体,进入新的人皮当中。

  借此完成分身。

  如果不是人皮的话,也没什么关系。

  就先将皮中的血肉尽数吞噬,然后进驻便可。

  不过比之前面多出一步罢了。

  ……

  “罢了。”

  地龙将铠没有计较太多。

  “我们继续工作吧。”

  “是。”

  ……

  随后,刘长仁出了房间,带着许曼不断在拂柳观各处闲逛。

  遇到落单之人时,地龙将铠便会从背后袭击对方。

  并将地龙引渡进入躯体内部,用不了一会,一具新的地龙将铠就会出现。

  如果没有落单的话,就会由刘长仁特意寻找机会,总能制造出几个落单的家伙出来的。

  ……

  风绝谷。

  山谷开放几天之后,预备谷主的大比就要来了。

  当然,在此之前,还有经过一个必要的步骤。

  那就是……报名!

  任何参加预备谷主大比的风绝谷弟子,都先要登记信息,才能参加。

  这一天,山谷之外忽然来了两个人影。

  一个是唐元。

  另一个是个陌生人,他那副脸孔的模样,很容易使人联想到一根灯草的棉油灯光下揭开蒙脸纸看到的那种冷却了的死尸。

  蜡黄的没有韧性的皮肤,似乎离开了里层组织,从下颌两旁耷拉下来,过长的脸孔,这就显得更长了。

  “姚皓,你以前来过这里么?”唐元好奇地打量了一圈四周。

  “没有,这次也是第一次来。”长脸男人淡漠道:“好了,这有什么好看的,还是赶紧登记完资料,回去修炼吧!”

  对于对方这幅态度,唐元已经见怪不怪了。

  长脸男人姚皓,来自一个与蛇风一脉差不多的脉系,唤作暗灵一脉,也是衰落的不成样子了。

  正因如此,两人这才交上了朋友。

  “也不用这么着急吧?”唐元苦笑道。

  “风堂一脉已经找上我暗灵一脉了。”

  姚皓轻声道:“唐元,你也清楚,只有少数人才能保持独立,而保持独立是强者的特权。”

  “要成为强者,唯有修炼!”

  唐元不由沉默下来。

  ……

  另一边。

  李邵坐在密室当中,缓缓闭上了眼睛。

  “经过这段时间的积累,也是时候突破祸变境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