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寄身面具 > 第97章 焦巳

第97章 焦巳


  拂柳观。

  中年道士张仲,那副长期在外,晒成古铜色的圆脸微笑着,细长的眉毛底下,一双明亮的眼睛坦然,给人一种俊美,憨厚的感觉。

  此刻正滔滔不绝地说着自己的所见所闻。

  语毕。

  房间中沉默了一会。

  陈良轻声道:“你的意思是说,长仁刚刚突破,就斩杀了玄月楼的一个脉轮境弟子?”

  “没错。”

  张仲平静道:“我亲眼所见。”

  “你若不信,可唤长仁进来问询。”

  “不是不信,但那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

  陈良轻轻摇头。

  “罢了,还是让长仁自己进来吧。”

  ……

  过了一会。

  刘长仁扣响大门。

  “师尊。”

  “进。”

  踏入大门,就见得两双眼睛望来。

  一双眼睛来自陈良。

  一双眼睛来自陈良的心腹张仲,也是那个浑身冒着彩光,助自己解围的道士。

  刘长仁脸色不变,行至房间中央,朝着两人拱手行了一礼。

  陈良迫不及待地问道:“长仁,能否将身上脉轮展示出来,让为师一观?”

  “当然。”

  刘长仁轻轻点头,心念微动,数十道赤色脉轮,便从皮肤底下浮现而出。

  陈良简单数了数,有着三十九道。

  “上等焚风脉轮!”

  陈良双目放光,看向刘长仁的眼神,立刻不一样了。

  知道刘长仁天赋很高,但想不到,竟然这么高。

  看来,一开始将刘长仁强抢过来,果然是正确的选择。

  放在其他长老门下,只会埋没了他的天赋。

  唯有在自己这儿,才能将天赋完全展露出来。

  陈良想了想,忽然出声道:“长仁,等下你随我出去一趟。”

  “是,师尊。”

  刘长仁沉声问道。

  也不问陈良到底要带他去哪儿。

  而站在一边的张仲,则是投来惊讶的目光。

  “陈长老,现在带他过去,是不是太早了些?”

  “长仁现在已经晋升脉轮境,不早了。”陈良随口道。

  张仲耸了耸肩,不再劝说。

  刘长仁则在一边暗思,等下陈良究竟要带自己去哪儿。

  让张仲都提出了异议,显然不是一个寻常的所在。

  ……

  一个时辰之后。

  三人离开了拂柳观。

  行了好半天,终于来到目的地。

  靠河北面的一座茶馆,为数不多的茶客们,坐在水面的茶亭上,有的向外看水,有的打瞌睡。

  “随我来。”

  陈良只说了一句,随后便上了茶馆。

  刘长仁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也紧跟其后。

  刚至门口,就有一个小厮迎了上来。

  “原来是陈客官,这次跟往常一样?”小厮问道。

  “一样。”陈良轻笑道。

  虽然对方是普通人,可却也没有因此而轻视对方。

  “好嘞,里边请。”

  在小厮的带领下,三人最终来到一间封闭的茶室。

  小厮走后,陈良看向刘长仁,轻声问道:“长仁,你很疑惑?”

  “是的,师尊。”

  刘长仁点头道:“那小厮不过是普通人,何以让师尊平等以待?”

  处了这么多天,他自认为对拂柳观也有了解。

  观中大部分的道士,对待凡人的态度,只有两种。

  一种是轻视。

  另一种是无视。

  但总归都不是什么好的态度。

  而陈良,据他多日观察,在拂柳观风气影响之下,也不是那种会无缘无故,会对一个凡人露出微笑的人。

  陈良脸上笑容微微收敛,认真道:“既然到了这里,那我也跟你稍稍透个底吧。”

  “这座茶馆的主人,实力强大,地位很高。”

  “所以,虽然那个小厮只是一个凡人,但也绝对不可因此怠慢!”

  原来如此。

  刘长仁轻轻点头。

  这才符合他心目中陈良的形象。

  不过,实力强大?地位很高?

  该不会是……那个人吧?

  刘长仁将自己疑问问出口,可陈良却再也不说。

  只是脸上带着一抹迷之微笑。

  问了旁边的张仲,也是如此。

  ……

  过了好半天。

  三人依旧待在茶室当中。

  陈良倒是向刘长仁投来惊讶的目光。

  在他认知当中,以刘长仁现在的年纪,应该是那种好动,坐不住的。

  可没想到,时间过去这么久,竟然还能平心静气地坐在这里。

  但仔细想想,又觉释然。

  如果没有此种耐性,即便拥有天赋,也无可能短时间,就到达脉轮境。

  砰!

  一声轻响,茶室大门打开。

  刘长仁下意识转头,待看清来人长相,心底便暗道一声果然。

  来人看去很是衰弱,衰弱到不能走路,手脚像是芦柴棒一般的瘦,身体像弓一般的弯,面色像死人一般的惨。

  咳着,喘着,进了屋子。

  就像个濒死之人一般。

  但是,刘长仁却不敢丝毫轻视眼前之人。

  因为,此人的名字,叫做焦巳!

  正是那个尝试挑战古礼,而被逐出拂柳观的上代观主!

  “传闻只是说,焦巳在出了拂柳观之后,心灰意冷,隐居起来了。”

  “但任谁也不会想到,他竟然就住在州城中央。”

  “距离拂柳观的驻地,也是不远。”

  “以他的修为,几乎可以说是转瞬及至!”

  焦巳扫了一眼三人,视线在刘长仁身上,多停留了一会。

  陈良连忙在一边道:“师尊!”

  “这小子是我收的徒弟。”

  “天赋极高,短短几天时间,就由一个普通人,突破到脉轮境。”

  焦巳脸上也不由露出一丝惊讶,朝着刘长仁轻轻点了点头。

  一个天赋极高的少年,还是值得让他看一眼的。

  ……

  接着。

  陈良便跟焦巳在一边谈论起来。

  刘长仁则与张仲在一边静静听着,也了解了许多秘闻。

  比如说。

  焦巳那推翻古礼的念头,并未抛弃。

  居住在州城一座茶馆当中,便是明证。

  还在暗中联系了多位长老与多个弟子。

  只待时间一至,振臂高挥,先将当代观主拉下马。

  然后在将陈良捧上观主之位,废除古礼。

  再比如。

  焦巳的女儿,当年之所以违反古礼,并非是不小心。

  而是听从了焦巳这个父亲的命令。

  当然,后果很不好看。

  被逐出拂柳观之后,与焦巳的关系也僵了。

  之后更是愤而改名,加入了州城另一个与拂柳观不相上下的宗门,千鸟宫。

  听说过的还不错,现在已经走到了少宫主的位置。

  最后。

  陈良忽然一指刘长仁,道:“师尊,我此次前来,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这小子。”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焦巳轻轻点头。

  “功法,可以给他。”

  说着,便从怀中巍巍颤颤地拿出一本册子来。

  刘长仁下意识望去。

  封面上的“焚风”二字,很是显目。

  是后续羽衣境的功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