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寄身面具 > 第86章 小比

第86章 小比


  擂台。

  左侧。

  一个穿着墨色缎衣,看起来最多八九岁,但神情严肃认真的男孩走了上来。

  右侧。

  一个青年也随着上场,大概有二十二三岁的样子,身量不高,可是很瘦,黄白的脸色儿,瘦,可是不显着苦弱,两条长眉往上稍微竖着一些,眼角儿也往上吊着一点。

  二人站定。

  “刘长仁,请赐教!”

  男孩一板一眼地行礼道。

  “冯常,请赐教!”

  青年也拱手回了一个礼节,脑海中飞快闪过男孩的资料。

  “七日前,拂柳观开启了一年两次的选拔大会。”

  “只要通过选拔,就能踏入观内,成为拂柳观的弟子。”

  “这刘长仁,就是一个幸运通过选拔的幸运儿。”

  “而且,在随后的收徒大殿当中,展露出了自己邪子的身份。”

  “一眼就被陈良长老看重,收为了弟子。”

  “并在四天之前,加入拂柳观小比,说要连赢一百场。”

  “到了我这,已经连赢九十九场了。”

  “如此强横的一个人物,我也不大可能赢了,只是走个过场罢了。”

  “但是,身为拂柳观弟子,就是要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啊!”

  冯常眼神当中,透露出一股战意。

  而对面的刘长仁,依旧是面无表情。

  这几天的相处下来,已经有些摸清拂柳观中的情况。

  整日被一股狂热的战斗氛围笼罩。

  即便对战斗没有兴趣的人,生活几天之后,也会被逐渐影响。

  当然,其中也包括了刘长仁。

  不过,与其他拂柳观弟子,为战而战不同。

  他想要的,其实是将长剑,刺入敌手的胸膛。

  他想看的,其实是那抹鲜艳的红色。

  他想做的,其实是要杀人啊!

  一抹淡淡的红色,从眼角浮现而出。

  冯常只感觉浑身一冷,但他并不清楚,战意与杀意的区别。

  还以为刘长仁与他一般,也是一个噬战之人。

  “来吧,来战个痛快!”

  冯常心中兴奋不已。

  “开始!”

  擂台旁边,一个专门决断输赢的长老,下了命令。

  冯常率先动手。

  一道银灰色的身影,蓦然从地上跃出,身躯高大,胸部厚,脑袋大,长着漂亮的长腿,却是一只银狼!

  刘长仁这边也是不甘落后。

  心念微动,向着虚无发出自己的请求。

  “请求……借用道意!”

  瞬息间,就传来了回复。

  “允许!”

  某个未知的限制解开。

  虚妄的桥梁架设开来,联系到了某个牙的标记者身上。

  刘长仁脸色不动,轻轻一伸手。

  一道黑色的影子,倏地从半空跃下,漆黑的翎羽,碧色的双眸,却是一只青眼乌鸦!

  不过,这只乌鸦,却与之前有些不同。

  因为,它竟然长着六只羽翼!

  银狼只是与六翼乌鸦略一接触,身躯就突兀破碎开来。

  冯常的脸色一白,张口吐出一口鲜血。

  擂台长老连忙喊道:“胜利者,刘长仁!”

  ……

  安田州城中,某个隐秘之地。

  两道身影,一站一坐。

  站立着的,是一个身材细挑的女人。

  坐在地上的,却是一个披着拂柳观鹤氅的男子,一双剑眉和高耸的鹳骨,宽阔的前额,带着沉着而刚毅的气概。

  “潘和,怎么样?”贾瑶开口道。

  “刚才,长仁借了我的道意出去。”

  潘和开口道。

  “现在已经归还回来,想必与前两天一样,是战斗结束了。”

  “这样么……”

  贾瑶若有所思地点头道。

  ……

  与此同时。

  拂柳观中。

  刘长仁刚刚走下擂台,就见着面前一道身影走过。

  那人看着才十六七岁,长得个子高,肩膀阔,两臂特别长,几乎快到膝盖头,方方的脸,卧蚕眉,丹凤眼。

  一看就知身份不凡。

  “沈尹!”

  刘长仁暗自捏紧了拳头。

  “就是他,派出那些家伙,杀了我爹么?”

  沈尹,拂柳观中的第一个邪子。

  天赋出众,还是当代拂柳观观主的弟子。

  所以有很多弟子愿意追随,甚至愿意为他去杀刘成礼。

  但是,事情也分两面性。

  利益冲突之下,有朋友,也就有敌人。

  这几天中,就有人将沈尹所做的事情,悄悄道与了刘长仁。

  让他知晓了,这个沈尹,就是刘成礼死亡的罪魁祸首。

  “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

  刘长仁深吸一口气。

  紧握的手掌也慢慢松了开来。

  “要忍耐!”

  刘长仁目不斜视,就打算没有看见沈尹,直接从旁边走过。

  可没想到,那个沈尹却突然出声。

  “长仁师弟,来到拂柳观,可还习惯?”沈尹面带微笑道。

  “习惯,多谢沈师兄关心了。”刘长仁面色平静道。

  “那就好。”沈尹轻轻点头。

  接着。

  两人擦肩而过。

  与此同时,两人都感受到了,彼此之间的杀意!

  “定要找到机会,杀了他!”两人同时下了决心。

  ……

  在观中走了一会之后,刘长仁行至一间看似平平无奇的房间。

  “噔噔……”

  “师尊,长仁拜访。”

  刘长仁规规矩矩道。

  “进。”

  一道温和的男声,从房间深处传来。

  “是。”

  刘长仁点头,轻轻推开了门。

  一个中年男人坐在房间中央,眼睛细细长长,眼梢微微向着鬓角挑去,显得英俊潇洒。

  “师尊。”

  刘长仁行了一个礼,不敢有丝毫不敬。

  因为此人,正是他的师尊,陈良,与观主那一方分庭抗礼的存在。

  虽然修为仅在羽衣境,远远比不过当代的拂柳观观主。

  但听说,他与上代,那个因为挑战古礼的观主,有着某些联系。

  因此,对上当代的观主,也是丝毫不虚。

  “是因为那个约定吧?”陈良笑道。

  “是。”

  刘长仁低声道:“弟子已经连胜一百场,所以来找师尊。”

  “我也早就准备好了。”

  陈亮从袖中摸出一本深青色封皮的古籍,递了过去。

  “规矩你也知晓,半个时辰,不准用笔,能记多少记多少。”

  “是。”

  刘长仁连忙接了过来。

  然后就坐在一边的椅子上,一页一页翻看起来。

  陈良看了一会之后,没有发觉异状,就移开了目光。

  但他却是不知,正有一道陌生的意识,潜藏在刘长仁体内,借助他的眼睛,翻看那一本古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