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寄身面具 > 第78章 破脉

第78章 破脉


  一天后。

  书阁。

  二楼。

  一道佝偻的身影正脸色阴沉地站在楼梯口,一个老人,脸颊微微塌陷,肤色白如鱼腹,看不见一丝血色,寿眉低垂,眼边的纹路多如皱纸,也不知到底几岁了。

  他是负责看守薛家藏书阁的长老,具体的姓名未知,众人只知叫其藏书长老。

  虽然修为仅在炼意境,但因辈分高,就连薛洪在他面前都要尊称一声书老,外加负责的是放着各种传承的藏书阁,说是薛家第一重地也不为过,故而也没谁敢轻视他。

  但现在,藏书长老却是感受到了久违的被轻视感。

  因为眼前正有一个家伙,大摇大摆地坐在书阁当中的木桌上,一手握着茶杯喝茶,一手拿着书籍翻动。

  藏书长老心惊胆战地看着对方喝茶的动作,生怕一不小心,茶水倒翻出去,染湿书籍。

  要知道那些书可是在书阁里放了有些年头的,如果被茶水泼上,基本上是别想要了。

  “这家伙!”

  藏书长老捏紧了拳头,想要上去给那个眼睛锐利的少年一拳。

  可再三思索之后,还是无奈放弃了。

  没办法。

  对方是薛家新晋的长老,外加还有着脉轮境的修为,一巴掌下去,说不定还没拍中,自己就得从书阁二楼飞下去了。

  自己这身老骨头,可经不起对方折腾。

  李邵也注意到了藏书长老在一边瞪着他,但并未在意,一个炼意境道士,外加年老体衰,还造不成威胁。

  此刻虽然将视线放在书籍上,但意识却有些放飞起来。

  “昨日的那封密信……”

  ……

  时间稍稍回溯。

  李邵疑惑道:“那是?”

  薛洪将密信递了过去,平静道:“你看看就知道了。”

  李邵接过密信,展开来,细细看了一遍,眼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这封密信是一个叫做薛修的男人写的,这家伙不是别人,正是薛惠的便宜老爹。

  他在信中写出了一段往事,时间大概是在一年之前。

  事件的主人公主要有两个人,一个是薛修,另一个便是唐家的族长,唐子昇,也就是唐瑾的父亲。

  在某个晚上,薛修与唐子昇同时收到了一份情报,说是在郡城之外某处地域发现了道士传承的出现,听说其中还有着晋升羽衣境的关键功法。

  两人先是心照不宣地封锁了情况的传播,然后便是亲身前往那处地域,探明情况是否属实。

  一开始还好,因为两人同属于宁龙郡的两大家族,关系不说好,但也绝对算不上坏,于是便开始相邀合作。

  最后果真发现了道士传承的踪迹,在去探明传承的最后一个夜晚,薛修便在暗中悄悄写下了这一封密信,藏在了某个隐秘之处。

  那是薛家的商队外出行走必要经过的某处地域,本想如果遭遇不测,薛家就能通过密信发现自己死因。

  之后的情况就像李邵所了解的,薛修一进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而那封密信,也因邪炁爆发的缘故,延迟了整整一年时间,才被送回薛家。

  至于为什么要重新开拓道路,李邵也问询了下,薛洪毫不避讳地说道,说是得到了孙胤想要联合一位羽衣境道士反攻兴汾郡攀正的消息,所以先行派人前去。

  李邵稍稍一思,便是了然。

  就连唐元都能得到羽衣境道士来的消息,其他人比唐元的境界更高,身份更高,势力更大,没有理由不知晓反攻的消息。

  “那么,你现在打算怎么做呢?”薛洪平静地问询李邵。

  李邵思了一思,忽然有些明悟。

  如果自己真是薛惠,如果薛洪真为自己着想,那这封密信他就绝对不会拿出来。

  照密信所言,唐子昇或许已经得了那个什么羽衣境的晋升功法。

  外加对方前些年早已晋升脉轮境后期,现在即便未曾突破,实力也绝非普通的脉轮境道士可比。

  如果强行找其复仇,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所以,对方的想法大概率是想借着这封密信,诱骗自己去送死。

  当然,自己为何要去复仇?

  只是占据了薛惠的肉身罢了,毕竟不是真正的薛惠,便利肯定是要继承的,至于那些恩怨情仇,还是算了吧。

  念及此处,李邵便淡声道:“我打不过唐子昇,想必在地府当中的老爹也不会想让我去帮他复仇,所以还是乖乖呆在薛家就好。”

  ……

  稍稍走了一回神,李邵重新将注意力放在了手中的书籍上。

  忽然。

  翻动的书页忽然一停。

  这是一本记载着薛家历代先祖创造改良的脉术的书籍,停下的这一页上边也记载了一项脉术。

  脉术——破脉!

  创造此术的薛家道士认为,既然脉轮是用血池灵力转换变成,其中也一定蕴含着血池灵力。

  那么,能否以某种方式,破裂脉轮,将其中的血池灵力重新放出来?

  要知道,凝聚脉轮的时候,使用的血气可是非常巨量的,就算只放出一些出来,也是非常有用处的。

  比如就在斗战的两方体内血气都已消耗殆尽的情况之下,自己这方突然破裂一道脉轮,就能恢复己身部分的力量。

  最后的赢家自然就不必多言。

  “这个脉术不错,但还是不太完美……”

  李邵闭目思索起来。

  脉轮如果遭受轻微的受损,其实是能够随着时间缓慢复原的。

  所以创出破脉的道士为了之后能够重新恢复脉轮,此脉术的破裂脉轮的程度其实是非常轻微的。

  最后释放出来的血池灵力,也仅仅够一击之力罢了。

  此术不完美的关键也是在于此处。

  “都要拼命了,还在担忧脉轮之后能不能重新复原……”

  在残酷的战斗当中,甭管使用什么手段,活着就是一切!

  当然,李邵选择性忘记了,己身是副面具,就算脉轮尽丧,也能重新夺取身体晋升。

  而其他道士只要脉轮破碎,那么就别想晋升之后的境界了。

  为求之后的道途,破脉的创造者会下意识降低脉术效果也是情有可原。

  ……

  与此同时。

  薛洪的书房当中。

  一个脸上刺着海蓝色纹身的长老忽然走了进来。

  “族长,你叫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