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寄身面具 > 第66章 黑影

第66章 黑影


  井底。

  李邵默默盘坐,感受周围水流淌过身体。

  突然。

  水流急剧颤动。

  哗啦!

  水面抖动,水花四溅而出。

  “又开始了。”

  李邵面色淡然,对眼前这一幕毫不感到意外。

  就在一炷香之前,此种情况每隔几秒都要发生一次。

  “战斗应在红脉林爆发,余波传到水井,仍能造成井水狂颤,由此可知,战场那边是何其惨烈……”

  ……

  不知过了多久。

  咚!

  咚!

  聆听着心跳声,李邵缓缓苏醒过来。

  “水流已经许久未曾波动,是战斗结束了么?”

  深深吸了一口气,躯体蓦然一轻,缓缓漂浮起来。

  哗哗!

  一声轻微的声响,一只披着骨铠的手掌探出水面。

  掌心弹出倒三角形的骨质倒刺,轻轻一按,牢牢卡在光滑的井壁。

  手臂向下一扒拉,整个身躯猛地跃出。

  砰的一声,脚掌落地,发出声音轻不可闻。

  李邵站在井边,抬眼向着红脉林方位看去。

  前些时日还需元盛配合使用能力,现在熟悉了牙牢之用,早已无需如此麻烦,一个念头,气机世界便自动展开。

  漆黑,空无一物的黑暗。

  都死了?

  不。

  还有一个。

  黑暗深处,传来一股隐晦奇怪的气机。

  似乎深藏地底?

  凝神一望。

  黑暗徐徐后退,显露出深处一道黑红身影,一只虚弱濒死的避役,体表钉满红头黑身苍蝇。

  “去看看。”

  李邵轻轻一踏,身影瞬间消失。

  ……

  城中。

  白色光影在无人街巷中肆意飞掠。

  李邵一边行进,一边观察城中建筑。

  “越往城门接近,房屋损伤越大,刚才所待庭院,只是墙壁裂开几道缝隙,而现在,却连房梁都给震下。”

  “还有……”

  李邵停在城门口,随意地四下扫视。

  “就连剩下另外半边城墙都给震倒了么?”

  ……

  李邵默然停下。

  眼前的红脉林,早已找不到一株还站着的红脉木,都已倒下,有些是从中部折断,有些是从根部倒塌。

  轻轻从中间走过,他来到红脉林中央。

  整个地换了个样子,目之所及,都是一片断垣残壁,瓦砾的下面,还冒着熊熊的火苗,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破碎的衣物冒着黑烟,发出一阵阵焦糊的气味。

  而在这些尸骸最前方,一道矮状的身影最为注目。

  身披白象将铠,仰头怒吼,似乎是跪在地上,看着矮上一截。

  但走近之后才发现,他并非跪地,而是双腿都被蛮力扯断,只剩上半身立在大地,所以才会给人跪地的错觉。

  将铠之上布满细碎的裂纹,仿佛轻轻一碰,就能散落一地。

  圆睁的苍白竖瞳死死盯着前方,透露出一股疯狂不屈,死战不退之意念。

  但从对方脑袋上,却看不出具体的伤势?

  不破坏大脑也能死亡?

  初见此等情况,元盛不免有些心惊,小心在意识深处问道:“先生,象老人是怎么死的,你知道吗?”

  李邵想了想,认真道:“应是累死的。”

  羽衣对于性质在其之下的事物,拥有很强的压制力,

  虽然象老人很强,甚至强到不可思议,一踏之下,就能使得周围数十丈的大地狠狠踩矮一截。

  可就算羽衣境道士什么都不做,眼睁睁看着被此等巨力击中,体表的羽衣都会自行发动,将巨力抵消,一点伤害都无。

  再加上阻隔引力带来的悬浮飞翔之能力。

  逃不过。

  外加你不可能打伤对方,而对方却能轻易打伤你。

  最后的结果可不就是生生累死么?

  “至于最后一击的话,可能是羽衣之力吧。”李邵随口说着,半蹲在地,细细观察地上的一道裂缝。

  从象老人尸骸位置发出,径直向着前方蔓延。

  看着足有三丈之深,一丈之宽,十丈之远。

  但应远不是极限,因为就在末端,一只浅浅的脚印直接止住了裂缝蔓延。

  “这是象老人的脉术攻击么?”

  李邵缓缓起身,扫了一圈四周。

  像这样的裂缝,废墟周围还有数百条左右。

  “能够连续不断施用脉术,果然是得了体之极的能力。”

  “对了,还有刚才瞥见的那道气机……”

  将气机世界的方位与现实世界的方位简单对比了下,很快找到了对方的所在。

  “就在这儿。”

  李邵在一座倒塌的屋檐前边停下。

  “仅凭速之极的能力,应该抬不起来吧。”

  他伸手试了试,果然如此。

  但没关系,办法是想出来的。

  从旁边拖了一根梁木过来,再在不远处放上一块平整的石头,将梁木放在石头上,一端抵住房梁。

  一个简易的杠杆就做成了。

  李邵来到梁木另一端,右脚轻轻一踏。

  嘎嘎!

  梁木发出几声闷响,似乎随时都要断裂。

  但好在还是撑住了,力量经过杠杆放大,缓缓将房檐抬了起来。

  吼!

  痛苦的低吼传出,一道黑影蓦然从房檐底下掠出。

  砰!

  但在最后一刻,李邵及时放下踩着梁木的脚,没了力量支撑,房檐迅速降下,将下面一道身影压住。

  “那是?”

  李邵脸上露出一抹意外之色。

  “以前见过的医师?”

  一个眉眼俊俏的女人半截身子露出外界,半截身子压在房檐之下。

  正是以前见过的殷雅。

  不过,此刻对方的状态似乎有些特殊,目生苍白竖瞳,口流污秽涎水,脏兮兮的长发四下披散。

  显然失去理智了。

  就像猛兽一般,受了伤,令得殷雅更为狂暴起来,外加眼前还有李邵这个不明生物,更是不安。

  吼!

  连续低吼好几声之后,脸上迅速涌出一片白色骨液,凝固化为一张苍白面甲,左脸颊下方还挂着三颗圆形泪痣。

  “听说她是殷明的亲戚,拥有避役道意也是正常,不过,那些钉在避役身上的红头苍蝇又是什么?”

  李邵缓缓走近,欲要更加仔细观察。

  不过,他却不知,此举更加引来殷雅的警惕。

  不断低声怒吼,就像愤怒的野兽一般。

  忽然。

  数十只红头苍蝇般的黑影从皮肤底下浮出,游动,与殷雅原本的白皙肌肤一比,更显得显目。

  与此同时。

  一道漆黑的流光蓦然绽放。

  李邵警惕地停下脚步。

  他从黑色流光当中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

  “那是……血池灵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