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寄身面具 > 第61章 牛车

第61章 牛车


  四人刚刚行至郡城大门,就被门口的一物吸引住了。

  “牛?”康鸿忍不住道。

  李邵眸光微闪,上下打量了一眼。

  那畜牲外披块状骨甲,膘肥体壮,高有十尺,长有两丈,屁股圆得像是箩筐,四腿粗得像是石柱,鼻梁又宽又平,还给戴上了黑色的鼻环,两条板角大得惊人,简直有大门那么宽。

  的确是牛。

  但不是普通的牛,是一只感染了邪炁,而且修为到达将级的白瞳牛。

  不过,这样一头牛,怎会大摇大摆出现在郡城之外?

  “甲六,去问问怎么回事。”李邵吩咐道。

  “是。”甲六轻轻点头,缓步过去探查情况,片刻后重新回来,将探听得到的消息尽皆道出。

  小黑,这是那头将级白瞳牛的名字。

  尹凯歌,则是小黑的主人。

  这尹凯歌也是一个奇人,邪炁未曾爆发之前,就已经有了脉轮境的修为,师承未知,但反正很厉害就是了。

  生性洒脱,行事常常出乎众人的预料之外,而且……贪财!

  不过,他信奉的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从不做什么杀人夺财之事,赚来的银票都是通过正规方式而来。

  邪炁爆发之后,据他自己言说,某日外出途中,忽然遭遇一只将级白瞳牛攻击,还把他高价买的道袍给戳了一个洞来。

  当时他就与那只白瞳牛较上了劲,最后硬生生靠着自己修为高上一筹,成功压服了白瞳牛,并将其命名为小黑。

  之后为了重新买上一件新的道袍,他又做了一件让众人目瞪口呆的事情,那就是将一辆四轮大马车的车厢给卸了下来,安在了白瞳牛的身上,制成了一辆牛车。

  行走在游国各个地域之间,依靠牛车拉人,价格虽然偏高,一人就要十万两,但鲜少出事,也算物有所值了。

  当然,这个“各个地域”肯定要打一个折扣的,最起码,那些有着将级以上白瞳兽存在的地域,牛车无论如何也无可能过得去。

  实质算起来,能够到达的地域,也只有宁龙郡以及周边的郡城,只占据了东泽州的一半罢了。

  今日,正好他的牛车就驶到了宁龙郡这边,停在门口一天时间,等待乘客自己上门。

  李邵忽然出声道:“甲十,哦不,康鸿,那辆牛车可是能到旁边的昆嘉郡的,你可想回去?”

  “那是当然的,不过……”康鸿耸了耸肩:“我现在身上可没十万两。”

  “我有。”李邵从怀中掏出了一叠银票。

  之前从船上带过来的银票早就用光了,这些都是从殷明那儿借来的。

  拿走银票的时候还没什么,但刚走出县衙,就听到背后传来几声瓷器的破碎声。

  估计是殷明想着之后就要迁走了,不便携带就摔了吧,真是浪费。

  康鸿脸色先是一喜,但想起李邵的性格,脸上喜色渐渐淡去,转而变成苦笑:“先生,你是想要我做什么吧?”

  “没错。”李邵没有否认:“想要得到什么,就得付出什么,我能给出十万两让你回到昆嘉,但你也要答应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康鸿好奇道。

  “把你们康家的道士传承给我一观!”李邵平静道。

  “什么?这……”康鸿脸色陡变。

  “不要着急拒绝。”李邵悠悠道:“不过是道士传承罢了,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给了我,你们康家就会灭族不成?

  别想太多了!而且,在你受困安穆之时,康家可有派出人手过来?没有吧,估计已经放弃了。

  是我,将你从昏睡当中唤醒过来,如果没有我,你现在还躺在红脉林那边,不知什么时候就邪炁爆发被喂下毒药死了。

  于情,我将你从死亡中拉了出来,于理,我用十万两换取传承,公平公正,你有什么理由拒绝?”

  康鸿脸上的挣扎弱了许多。

  李邵连忙趁热打铁道:“看看那边的牛车,已经坐了近一半的人,如果坐满,就算没等完一天,尹凯歌都是要走的,你还不快些做出决定!”

  什么?

  康鸿惊慌地朝着牛车那边望了一眼,果不其然,已经坐了近一半的人,而且每隔片刻都有一人上车。

  估计就如李邵所言,等不到一天牛车就要满人了。

  猛地一咬牙,康鸿坚定道:“这个条件,我答应了!”

  “甚好。”李邵笑眯眯地将一叠银票递出:“去吧。”

  康鸿接过银票,朝着李邵拱了拱手:“先生请放心,待我回去之后,若寻得机会,一定第一时间就将传承取来!”

  言罢,便大踏步朝着牛车而来,交了银票上了牛车。

  背后。

  李邵脸上的笑意渐渐淡去。

  心底不禁叹息一声。

  这个世界的门户之见真是大到惊人。

  若不是牙牢的能力有限,一次只能操纵一人,外加不能长时间将自身意识离体,何须如此麻烦?

  还是寄希望于甲十能够安心完成条件,不要起什么不该起的念头。

  要不然,就不得不动用一些非常手段了。

  ……

  郡城大门也搭了一个类似安穆县城那边的木棚,里边坐着一些医师与道士,用来检查进城之人身上有无什么伤口之类的。

  当然,这对李邵与甲六,甲八三人而言,这检查有跟没有一样的,轻轻松松就混过去了。

  街道口。

  “先生,入城之后我们要做什么?”甲六轻声问道。

  “现在有钱了,而且郡城也不像安穆县城那样,分成甲乙丙丁四区,那就先买个住宅吧,以后行事也方便许多。”李邵想了想道。

  甲六行了一礼就待离去,忽然,一双手拦住了他。

  甲八咳嗽了一声道:“先生,其实无需如此麻烦,其实以前我就在郡城买了一座庭院,这次正好献给先生了。”

  李邵认真地看了一眼甲八,络腮胡子,大大方方的国字脸,阔鼻子,一看就知是个正派人士。

  “既然如此,那就去甲八你买的庭院那儿吧,不过,就不用献给我了,我也只是暂住一段时间罢了,之后总是要走的。”李邵轻笑道。

  甲八真诚道:“我江某这条性命,可以说是先生给的,为报救命之恩,一座庭院根本算不得什么,先生收下之后,还能让我有所安慰,不然整日都是诚惶诚恐啊!”

  两人再是推说一会,最后,在甲八的盛情之下,李邵最后还是收下了庭院。

  “既然如此,现在就去我的庭院那罢!”李邵点头道。

  甲八不着痕迹的扯了扯嘴角,但还是附和道:“那就由我来引路,先生请随我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