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寄身面具 > 第59章 断桥

第59章 断桥


  注意到李邵望来,高湛连忙拱手一礼:“先生。”

  李邵好奇道:“你怎会搞成这个样子,还有,殷恒他们呢?没回来吗?”

  高湛苦笑一声,道出了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

  事情得从一个半路救下的、自称小柔的女童说起。

  因为见其孤零零一人,颇为可怜,殷恒与高湛两人都不是什么铁石心肠,心软之下,就将小柔带到了身边。

  却不知,这便是祸患的开端。

  之后,三人带着一副棺材,历经多日搜寻,终于找到李邵所言的那颗果树。

  可就在小柔踏入那颗果树周围十丈范围之时,异变,忽然发生。

  果树忽然抽风似的,向着四周狂暴挥舞枝叶藤蔓。

  那个名为小柔的女童,也在此种狂暴攻袭之下,不得不显露出自己真身。

  身披苍白骨铠,赫然是一名达到将级的邪化者!

  果树狂暴的原因也很简单,只因其也达到了将级层次。

  将级或多或少都有一些领地意识,所以当女童踏入果树周围之时,就被认为入侵领地,当成了敌人攻击。

  两个将级大战,为求自保,殷恒不得不强行唤醒了睡在棺材中的殷斐。

  乱战中途,还波及到了附近路过的几人,正是那拂柳观的三人。

  四方混战,战场地面的泥土都被硬生生铲平一截。

  最后的结果,却是奚瑞那边死了一人,带着女道退出战场,殷斐与殷恒都被果树拖了过去,不知死活。

  唯有高湛幸运一些,或者说谨慎一些,自打战斗开始,就不断寻隙向着战场边缘位置移动,最后还真让他逃出一命。

  因为女童没死,只是受伤退去,担心自己被抓,逃跑的途中,高湛的神经一直崩的紧紧地,片刻都不得休息。

  直到回到须洞,心情一下放松,所有的疲劳与紧张都在一瞬间释放出来。

  最后就变成了李邵看见的这般模样。

  “原来是这样……”李邵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随后叹息了一声:“可惜了。”

  也不知他在可惜什么,众人也不敢问。

  再是交谈一会,李邵忽然出声道:“元盛。”

  “在,先生。”元盛连忙站了出来。

  “你有炼意后期修为,身上也种下了牙,此后你就代替死去的甲三,成为新的甲三,如何?”李邵平静道。

  “是。”元盛轻声道。

  “还有,关于蛰组织的一事。”李邵沉吟片刻道:“我原先只是想着祸水东引,将那老人从废宅中引出,协助击杀那个拂柳观的弟子。

  但没想到那老人身后竟然有一个组织存在,而且向你伸出了橄榄枝,那你以后就加入那个所谓的蛰吧。

  当然,加入之后,一开始肯定就是最外围的成员,之后要历经重重考验,才能逐步进入组织内层,这也是应有之意。

  不过不用担心,在这过程当中,我会动用牙牢能力协助与你。”

  元盛应了一声,随后便退了下去。

  李邵淡淡道:“甲一。”

  “先生。”刘长仁站了出来。

  “我从殷县令那边得到消息,五天之后,县衙就会组织全县之人,沿着开和镇的方向一路往上,进入安田州。

  而拂柳观的就建在此州范围之内,你就随着安穆县一道去往此州,然后寻得契机,加入拂柳观。”李邵吩咐道。

  从内部开始破坏么?

  若是以前的自己肯定就应下了。

  但是现在的话。

  刘长仁苦笑道:“先生,不是我不情愿,而是我的道意……”

  “我已经有了一些计划了。”李邵摆了摆手道:“虽然你无有可能重新炼出新的道意出来,但让你看起来似乎拥有道意,也不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而且,谁说没有道意就不能成为道士的了?”

  “先生的意思是?”刘长仁怔住了。

  “你觉醒了特殊能力,短时间内的修行,就比得上人家一年的苦练。”李邵沉声道:“若是拥有此种能力的话,跳过炼意境,直接从脉轮境开始修行,也不是不无可能。

  当然,此事还得从长计议,毕竟我也刚刚迈入脉轮境,对于此境的了解也是甚少,日后待我得到足够的数据,或许就能让你从脉轮境直接修行。”

  刘长仁精神猛地一震,勉强压抑住自身的兴奋,道:“遵命,先生。”

  “还有甲二。”刘长仁瞥向一边的贾瑶道:“现在甲一修为尽失,你就随着他一道去往安田州吧。”

  “是。”贾瑶轻轻点头,并无抗拒。

  “至于余下之人。”

  李邵扫了一眼康鸿,甲六,甲八。

  “就随我一道去往宁龙郡。”

  “是。”三人都连忙应下。

  ……

  翌日。

  清晨。

  四道身影出了须洞,向着西边,也就是孝灯河的方向而去,正是李邵与康鸿,甲六,甲八四人。

  值得一提的是,昨天的谈话当中,或许是因为怕被灭口的缘故,高湛主动让李邵种下了牙,顶替了死去的甲九称号,跟随刘长仁一道去往安田州。

  如此,十个称号当中,还剩三个称号空缺。

  李邵决定,等到达宁龙郡之后,再仔细挑选几个合适的人选顶替空缺的位置。

  ……

  一座长虹般飞跨大江的桥梁映入眼帘。

  孝灯桥!

  建在孝灯河中央,用来联系河岸两侧。

  桥梁之宽大,甚至能够同时通行五辆马车,气势雄伟,高大壮观,是出自道士的手笔。

  但可惜,中央断开一截,缺口参差不齐,似乎是用蛮力硬生生打烂的。

  事实也的确如此。

  那个唤为熊曼的将级邪化者,仗着力之极的能力,几下锤断大桥,随后就将掉落河中的一截断桥,当做自己的领地,建了一座粗犷的石质宫殿出来。

  孝灯桥上。

  李邵瞥了一眼脚下的宫殿,向着旁边的人吩咐道:“准备好,放轻松点,我会操纵你们的身体,安稳跃过断桥。”

  “我相信先生。”康鸿勉强应道,腿肚子有些打颤,因为他是被选为第一个过桥的。

  李邵微微闭上眼眸。

  脉轮开启。

  血气转换。

  体表,苍青色的灵力缓缓流转。

  依靠牙牢的能力,一座虚无的桥梁架在李邵与康鸿之间,苍青灵力顺着桥梁缓缓输送而去。

  “康鸿”缓缓踏出一步,脸上神情闲适平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