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寄身面具 > 第55章 鳄鱼

第55章 鳄鱼


  阳三镇。

  一行人站在河岸,静默等待。

  领头之人是阳三镇镇长,一个老头子,高鹳骨,头发稀稀疏疏,只能勉强盖顶。

  河面上。

  一排白鳞鳄鱼快速靠岸。

  最后边跟着一个变异鳄鱼,足有一个屋子之大。

  背部站着数道人形身影,都是面无表情,双目皆白。

  为首者是个少女,容貌美艳,就像刚刚绽放的花朵一般,以奇妙色彩和芳香吸引天涯海角的蜂蝶涌来。

  镇长熊路眼神复杂地看着少女,心底呢喃着:“我的女儿……也不知当初所为,到底是对是错……”

  “恭迎熊将军!”

  一行人在熊路的带领之下,齐齐行了一礼。

  “嗯。”

  少女熊曼微微颔首,以示回应。

  “祭品准备好了吗?”

  “当然。”

  熊路上前一步。

  “就跟上次一样,祭品都被抓到地牢,随我来便是。”

  熊曼刚刚踏出一脚。

  突然。

  轰!

  地牢顶端裂开。

  一道白色人影从中跃了出来。

  身上骨质牛角,白色骨刃,孔洞骨头攀附,再往上,则是……元盛的面容!

  这是元盛的身体!

  不过,此刻身体的操纵者已经换了个人。

  李邵好奇地摸了摸臂侧的骨刃,嘴角微微勾起。

  “果然,灵力也能传送!”

  不远处。

  一颗古木之上。

  本体紧闭眼眸,体表流着一层隐晦青芒。

  脉轮早已开启,血气不断转换成为灵力。

  基于牙牢能力,一道虚无的桥梁架在本体与元盛身体之间,将灵力源源不断输送过去。

  “你是谁?”熊曼好奇道。

  没有愤怒。

  因为她已认出,来者与她一般,登临将级层次。

  李邵没有回答,只是将孔洞骨头微微调整了下,使其发出声音更加尖锐,然后微微伏低身体。

  哇哇!!!

  刺耳的尖啸声回响。

  众人脸上齐齐出现一丝痛苦之色,连忙捂起耳朵。

  一道白色光影忽然出现在熊曼身前。

  跟在熊曼身侧的白瞳兽都是兵级,身体素质较之普通人更强,虽然也被突然出现的尖啸弄得痛苦不已,但还是下意识出手。

  一时间,数道颜色各异的虚像涌来。

  对此,李邵完全将其无视过去。

  原因也很简单。

  那就是血池灵力的存在。

  灵力的位阶本就高道意虚像一截,在晋升途中,又融入了道士本身的道意,两者加起来导致的结果,便是可以直接无视道意攻击。

  手臂横扫。

  白色骨刃快速切割空气,发出嗡嗡低鸣。

  熊曼脸色不变。

  这个结果尚在预料之中。

  好歹对方也是将级,普通兵级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将级对手。

  既然下属靠不住,那就自己出手好了。

  白色骨液迅速涌出,瞬息间凝聚为一具骨铠,背后一道白色影子狠狠抽来。

  李邵身形比来时更快速度向后退去。

  轰!

  白色影子抽在半空,发出一声刺耳的音爆。

  李邵停在不远处,脸色略显凝重。

  熊曼的骨铠映入眼帘。

  全身都是块状骨甲,两眼眶前还有一对短的尖锐棱嵴,鳞骨突出成一高嵴,背后一条摇摆不定的长尾。

  看到铠甲的一眼,李绍瞬间就想到了一个生物。

  “孝灯鳄!”

  一种生活在孝灯河中的鳄鱼,性情凶猛,体型巨大,听说还喜食人。

  至于刚才抽向他的白影,正是骨铠背后的长尾。

  虽说最后一刻及时退了出来,但左臂还是微微擦到些许,全部骨刃瞬间折断。

  这不是速之极能做到的。

  “力之极!”

  “那家伙实力最低也在脉轮境中期!”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李邵也不愿久留,身形一闪,就化为一道白色光影瞬间消失在众人眼前。

  熊曼迈出一脚刚要追击,但最后还是停了下来。

  “这速度……”

  她挑了挑眉。

  “竟然比我还快!”

  想了一会,她伸手招来熊路。

  “查一下,那个家伙来此作甚。”

  “是。”

  熊路连忙点头,退了下去。

  ……

  另一边。

  一道白色光影抓着元盛在林中极速飞掠。

  刚才李邵就将灵力收回,没了灵力支撑,元盛体表的骨铠也很快碎裂。

  至于此次的目标,那个名为齐雪的小女娃,早就在战斗开始之前将其送了出来,安置在了附近一个安全之所,执念也理所当然解了开来。

  ……

  太阳刚刚升起。

  李邵与元盛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了安穆县城之外某处。

  “第五天,刚刚好。”李邵自语了一句,然后向着元盛吩咐道:“动用你的能力,找到甲一他们的所在。”

  “是。”元盛连忙应下,然后紧闭双眸,重新睁开之后,便伸手指了一个方位:“先生,他们就藏在那儿。”

  城外。

  某片竹林深处。

  贾瑶等人坐在清理出的一片空地之上休息。

  一道白色光影从林外瞬间掠入,众人先是一惊,待看清光影身份之后,都是放下警惕,拱手一礼:“先生。”

  短暂交谈之后,李邵得知,那拂柳观的弟子就在几天前到了安穆县城,不过不知是何缘由,只到了两个,余下一个不知所踪。

  而甲七与甲九,众人也依照之前计划,暂时没去接触,转而暗地调查,虽然甲七竭力掩盖自身踪迹,但还是找出一些异样所在。

  路上有一些行人曾经目睹很像甲七与甲九的人进出县衙,虽然次数不多,但也足够让有心人记下了。

  “果然叛变了么。”李邵不禁摇了摇头。

  刘长仁站出来道:“现在他们就在须洞之内,先生,我们要不要?”

  他最忌讳的就是背叛,因为他爹刘成礼就是死在了拂柳观弟子,他寄予厚望的同道身上,所以,对于甲七和甲九,是打心底里痛恨。

  “你们去解决吧。”李邵随意道:“我得去与县令大人好好谈一谈。”

  ……

  须洞。

  曾伟才和蓝彤正盘坐在地修炼。

  忽然。

  嘎吱一声。

  大铁门推了开来。

  刘长仁,贾瑶,甲六,甲八,以及元盛依次走入。

  “你们终于回来了。”曾伟才惊讶道,脸上喜色一闪即逝。

  刘长仁只是冷笑一声。

  “背叛者,去死吧。”

  “什么?”

  曾伟才瞪大眼睛,发现不对,却已为时已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