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寄身面具 > 第47章 钩纹

第47章 钩纹


  元盛说完便有些懊悔。

  该死!

  不就长了双残翅,气机变强一点么。

  怎么我就慌了,将计划说出来了!

  只是现在也没后悔药可吃了。

  郭默在元盛出声之际,便预感大事不好。

  这个坑货!

  计划已经暴露,如今只剩两个选择。

  一是果断投降。

  但李邵是什么性子?

  如今就算投降,恐怕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二是全力出手。

  如今李邵尚未反应过来。

  全力出手,还是有着一定几率的。

  只要成功,就能拿到补髓丹。

  自由,就在眼前!

  电光火石间,念头如电般飞掠而出。

  郭默很快做了决定。

  第二个选择!

  反抗!

  “动手!”

  女人,农人迟疑了不到一秒,便也跟着上来。

  自由,她们也想要啊。

  郭默冲在最前。

  低吼一声。

  白色骨液迅速渗出皮肉,瞬息间凝固为一张惨白面甲,眼部带着蓝色纹路。

  一道灰色虚像从半空浮现,拖着一个扫帚似的大尾巴,目光凶恶,眼睛放出蓝幽幽的冷光,令人毛骨悚然。

  饿狼!

  贾瑶不假思索地拦住郭默。

  “喝!”

  一道白色虚像蓦然跃出,流线型结构,披着雪白蓑毛,长着张铁色长喙,底下一双青脚踩在地面,增一分嫌长,减一分嫌短。

  白鹭!

  贾瑶拦下了郭默,却拦不住后边两人。

  但没关系,房间中不止贾瑶一人站在李邵这边。

  甲六这个老仆和甲八,康鸿站了出来。

  农人身形一跃,一脚踢去。

  骨液渗出,化为缺了一角的面甲。

  一道黄色虚像倏地钻出地表。

  身体呈圆筒状,两侧对称,无眼,无耳,无口,无鼻,无舌,甚至分不清那边是头,那边是尾。

  坚蚕!

  最后一个女人已经临近主位。

  “抓住你,我就能重获自由!”

  女人伸手一抓。

  长袖底下忽然窜出一条白鳞大蛇,高昂着头,血红色,箭头似的,分叉的舌头,“突突”向前吐着,下半截身体在地上疾速的左右摆动,冲了过来。

  “先生小心!”

  刘长仁侧身踏出一步。

  恍若王冠一般的面甲已经戴在了脸上。

  一只乌鸦中的王者,从半空跃下,朝着白鳞大蛇抓来。

  但大蛇只是一摆,一咬,乌鸦王者身体便是一僵,然后破碎开来。

  刘长仁只感眼前一花,脑中传来剧痛,差点昏厥过去。

  这时,白鳞大蛇与李邵之间的距离,只有短短的一尺!

  “成了!”

  女人狂喜。

  但随后,狂喜就变成了惊愕,进而变成恐惧。

  “怎么可能!”

  成群结阵,像一片片墨点似的老鸦从李邵身上冲出。

  只是一个冲击,白鳞大蛇便破碎开来。

  女人脑中传来剧痛,身子一软,便倒在了地上。

  解决完女人之后,鸦群分成了两部分。

  一部分鸦群看着小些,朝着农人而来。

  坚蚕左右扭动,却抵不过乌鸦铁喙,撕个粉碎。

  大些的鸦群朝着贾瑶那边而来。

  郭默此时的脸色可谓阴沉如水。

  甲四和甲五都已倒下。

  只剩他一人。

  无论怎么看,计划都不可能成功了。

  以鸦群的密度与速度,恐怕逃跑都是奢望。

  失败了。

  完全失败了。

  错估了李邵实力。

  并非炼意中期,而在炼意后期。

  外加周围无数道意虚像,怎么可能赢?

  一颗心直往下沉,直至到底。

  深沉的绝望气息弥漫出来。

  就连贾瑶隐隐都有些察觉,投来惊讶的目光。

  郭默惨笑一声。

  突然放弃了自己的对手。

  不过,却不是朝着大门逃去,而是向着鸦群迎了过去。

  没有求饶。

  因为知道李邵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他们。

  没有怒吼。

  因为一个照面,饿狼就被无数比它更恶的鸦群冲个粉碎。

  剧痛袭上脑海,让他和女人,农人一样,软软倒在了地上。

  击败敌人之后,鸦群没有散去。

  忽然飞得高高的,又落下来。

  像一面黑网似地罩住整个大厅。

  似乎想将将众人保护在内,又似乎想将众人尽数吞噬。

  即便刚才发生巨变,可李邵仍然保持微笑。

  扫了一眼众人。

  没人敢直接对视。

  就连刘长仁,贾瑶两人都低下了头。

  大厅彻底安静下来。

  寂静的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老鸦在大厅周围盘旋不定。

  若能出声,一定此起彼伏,噪个不停。

  因为虚像转瞬即逝的特性,老鸦往往飞到半途,就要破碎开来,但很快又有老鸦从李邵身体飞出,补充上去。

  忽然。

  李邵出声打破沉默。

  “甲一,过来!”

  刘长仁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甲一说的是他。

  连忙上前几步,站在李邵身前。

  李邵伸手握住右肩长的一根黑纹獠牙。

  一个用力。

  咔!

  骨头崩裂的声音传出。

  獠牙已被取下。

  “不要反抗。”

  李邵轻声道。

  举着黑纹獠牙,就向刘长仁额头刺来。

  看那架势,如果不及时躲开,额头定然见血,甚至见白也不一定。

  下边的贾瑶见此,似乎想说什么,但瞥见李邵的身影,最后也只是沉默。

  但刘长仁却是硬生生止住了自己躲避的行动。

  砰!

  轻微的闷响。

  预料当中的红色并未出现。

  刘长仁神色一怔。

  冰冷的感觉从额头传来。

  就像是一块冰块一样。

  迅速融化,渗入脑海。

  在外界看来,就是獠牙在接触额头的那一瞬间,便突兀的从固态化为液态,迅速渗入身体。

  李邵拿开手。

  一道黑白相间的钩纹出现在额头上。

  刘长仁心底有些明悟。

  或许……这便是先生所言的控制能力!

  李邵挥手让刘长仁退下。

  “下一个,甲二!”

  贾瑶犹豫片刻,便也站了上来。

  咔!

  又一声骨骼脆裂声传出。

  贾瑶死死盯着黑纹獠牙向着自己额头刺来。

  即便通过刚才一事,知道自己不会出事,但紧张感却不是能轻易解开的。

  冰冷的感觉渗入脑海。

  一道黑白相间的钩纹缓缓浮现。

  李邵挥手让贾瑶退下。

  “下一个,甲六!”

  ……

  “下一个,甲八!”

  ……

  “下一个,甲十!”

  ……

  “下一个,元盛!”

  元盛神情一怔。

  就连我也要么?

  李邵瞥了他一眼。

  “还不赶紧上来,是要我请你么?”

  元盛强笑道:“怎敢劳烦您呢?我这就上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