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寄身面具 > 第45章 牙刺

第45章 牙刺


  右肩。

  一个奇怪的柱状事物伫立,看着足有两尺之长。

  白色。

  骨质。

  结构致密,摸着感觉就跟青瓷相差不多,温润,没有粗粝感。

  前端粗大,似与肩骨长在一处。

  之后延伸往上,轻微向后弯起,直径越来越小,末端就是一根尖刺。

  整体看上去,就像野兽长出的獠牙一般。

  不过,这根獠牙并非长在嘴里,而是长在肩膀之上。

  此外。

  在白色獠牙表面,还有一些黑色纹路浮现出来,四处生长,直至攀附整根獠牙,颇为神秘。

  “这根从左肩长出的黑纹獠牙,该不会就是我的面甲吧?”李邵喃喃自语道。

  在这之前,他想了很多关于自己面甲的情况。

  酷炫的。

  低调的。

  一看就知不凡的。

  和一看就知大众的。

  但唯独没有想到,会是一根獠牙!

  而且,还是从肩骨长出来的!

  “此种面甲,估计就我身上才有。”

  李邵无奈地叹了口气。

  “罢了,面甲长成什么样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道士修为到了后期,代表之前的推测都是正确的。”

  时间稍稍回溯。

  某天晚上。

  李邵又一次尝试突破炼意境后期。

  但结果仍以失败告终。

  有了多次失败经验,他开始推测起自己失败的原因来。

  “修为停滞……道意不灭……这两者一定存在某些关联!”

  那么。

  只要找出道意不灭之因,就能顺藤摸瓜,找到修为停滞的缘由。

  “道意的本质是何物?”

  这是他问自己的第一个问题。

  道意虚像并不存在实体,是一种规律。

  是当灵魂呼吸达到某种频率之时,出现的某种现象。

  若被道意冲体,生命体的大脑就会产生某种程度的损伤,进入“木僵”状态,如不施以特殊手段,无法苏醒。

  “普通道士自身道意被破,为何不能恢复?”

  这是他问自己的第二个问题。

  外来道意击破自身道意之后,或许仍有一部分能冲击到大脑,因自身也有道意之缘故,虽被轻微冲击,有些微损伤,却不会变成“木僵”。

  而灵魂寄宿肉体,两者之间紧密相连,肉体受损,灵魂一定也有损伤,难以维持某个特殊频率。

  与灵魂频率关联的道意虚像,便再也不能出现。

  这是对于普通道士而言。

  “但我不同!”

  本体其实是寄身面具,现在这具身体不过是宿主罢了。

  外来道意或许能够损伤宿主身体,但定不能影响寄身面具。

  既然本体无有损伤,灵魂自然不会受伤,毕竟虚像不能直接影响灵魂,故能维持某个特定频率,不断召唤出道意虚像出来。

  此为道意不灭之因。

  “那为何修为会停滞不前?这两者的关联是什么?”

  这是他问自己的第三个问题。

  “道意通过肉体影响灵魂……而本体是副面具,道意根本影响不了,故而才有不灭之能……对了,答案就是这个!”

  灵魂寄宿肉体既有缺点,也有优点。

  缺点是道意被破之后,容易通过肉体牵扯灵魂。

  优点是晋升途中,肉体有着辅助灵魂之效用。

  “肉体有着巨大的潜能,如果我的灵魂不能更深入控制肉体,只是流于表面的话,那无论如何也不能突破。”

  但灵魂绑在了寄身面具之上,如何更加深入控制肉体?

  李邵思索良久,最后也没找到以自身灵魂深入控制肉体的办法。

  “既然自身灵魂不能做到,那就找别的能够做到得来。”

  找谁呢?

  邪炁这时便出现在了眼前。

  “邪炁拥有占据原身,并从躯体之上诞生第二人格之能,它对躯体的掌控程度,定是比我更深。”

  若能掌控邪炁,再通过邪炁掌控躯体,突破应该就是板上钉钉之事。

  “也不知我本身的意识能不能压下邪炁意识,但没关系,如果最后压不了,那就只能注入药液了。”

  刘长仁拿的琉璃器皿装满了从殷恒那儿取的一些药液。

  当然,肯定做了些许改进。

  之前药液需要通过口服,被肠胃吸收,通过血管流通全身,才能起到作用。

  李邵嫌弃太慢,于是保持药液当中的有效成分不变的同时,将一些不能被血液吸收的物质通通剔除出去。

  这样一来,就能直接注入血管,瞬息间就可遍布全身上下,速度不知快了多少。

  “但最后还是成功了,我的意识压过了邪炁意识,当然,这与它根本无法真正破碎我的意识有关。”

  灵魂寄宿面具也是有着优缺点的。

  缺点是无法深入肉体,无法通过肉体辅助突破。

  优点是外来攻击如果无法击破面具防护,就不能真正伤到灵魂所在。

  寄身面具究竟是何物?

  这点暂且不知。

  不过,对于面具的研究却是一直没有停止。

  如今也算取得阶段性的成果,得到了一些关于面具的数据。

  其中,最重要的一项数据,便是——不朽!

  没错,他已经发现了,面具的本质似乎极高,拥有不朽不灭的本质。

  而融合面具的李邵魂魄,自然也沾染了一丝不朽的气息。

  如果不是同位阶的存在发起进攻,都可无视过去。

  故而,无论是藏在体内的邪炁意识,还是随雾而来的面甲骷髅,都不能真正将李邵意识真正消灭。

  只因它们本质都没李邵高。

  “先生。”

  刘长仁见李邵瞥了黑纹獠牙一眼后,就似乎陷入某种沉思状态,便小心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

  李邵回过神来,摆了摆手。

  “对了,我似乎做了跟你一样的梦境。”

  “那先生还记得,那个梦境到底是什么吗?”

  刘长仁精神一震道。

  “当然记得。”

  李邵随后便将自己在梦中经历的一些事情,捡了一些倒了出来。

  “你的梦境应该与我相差不大的,我说的这些,你有印象吗?”

  刘长仁仔细回想一会,最后摇了摇头道:“没有。”

  “那可惜了。”

  李邵叹了一口气。

  如果刘长仁能被启发说出一些事情出来,就能对那个白色宫殿,以及坐在王座上的黑影,有更深一步的了解。

  “对了,先生。”

  刘长仁似乎想到什么,期待地开口道:“既然你也做了那个梦,那有觉醒什么特殊能力么?”

  特殊能力么?

  李邵轻轻一笑:“自然也是有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