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寄身面具 > 第43章 书架

第43章 书架


  周乐的记忆看着实在太过驳杂,也不可能全部融入,那不现实,强行融合的结果就是脑袋爆炸。

  但遗弃也不好,谁知里边有没有自己需要的信息呢?

  所以李邵还是保留了下来。

  为了方便搜索,他决定仿照现实当中的书架,也造个记忆书架出来。

  分成不同类别,有关于诗歌的,有关于词曲的,等等。

  每个类别,都有一个专门存放此类别的记忆书架。

  片刻后。

  九个书架出现。

  记忆自动归类,化为一本本书籍,自动落在书架上边。

  “嗯,这样看着就舒服了。”

  不过。

  搜索的话,还是显得麻烦了些,需要到每个书架面前,一本一本去翻,搜寻自己想要的书籍。

  “或许,可以借用一些前世的经验……”

  李邵思索了下,决定为每本书籍都列出一些关键字出来。

  那样,检索的时候,便可通过关键字,迅速搜到自己想要的。

  这项工作倒是不麻烦,但需要的时间较长,足足花了一个时辰。

  但在列关键字的时候,李邵忽然找到一本有意思的书籍——《道士起源》。

  “我也很想知道道士究竟如何诞生的……”

  融入记忆书籍。

  ……

  现在所处的纪元,唤为昃,是一个人族统治的纪元。

  而在这之前,还存在十一个纪元。

  在那些纪元当中,人族只不过是生活在宇宙角落的一个孱弱种族罢了。

  那么,先天孱弱的人族,是如何逆袭的?

  唯有四字。

  模仿!

  学习!

  比如,自宇宙诞生以来的第三个纪元——玄纪元,称霸宇宙的,是一种唤为“意”的种族。

  无实体,单纯是以虚像形式存在,比之生命,更像是一种现象。

  掌握难以想象的神秘力量,穿越时空,扭曲现实,随手就能做到。

  那时的人族才刚刚诞生,是以部落形式存在。

  依靠众人之力,抵御凶兽侵袭。

  部落中有智慧者,唤为巫。

  通过模仿“意”的存在形式,炼出了道意虚像。

  这便是炼意境产生的起源。

  当然,模仿终究比不过原版。

  炼意虚像比之“意”的能力,更是弱了万倍不止。

  仅能使人或者其他生命,变成“木僵”,永远不得苏醒。

  道士的其他境界,也是类似的诞生过程。

  都是通过模仿、学习其他强大种族,默默积蓄力量。

  然后在昃纪元全部爆发出来,成为第一个人族称霸的纪元。

  ……

  李邵睁开眼眸,暂时停止自己如风车般迅速转动的思绪。

  斜了一眼窗外,只能看到漆黑一片,夜幕早已降临。

  “时间也快到了。”

  想了想,他起身出了门,叫人找来了刘长仁。

  “先生,是时间到了么?”

  “没错,你准备好了吧。”

  “已经准备妥帖。”

  说着,刘长仁便从袖中拿出一根长筒琉璃器皿,以及一把专门用于放血的短刀。

  李邵扫了一眼,便重新在椅子上坐下。

  “那便开始罢。”

  “是。”

  刘长仁轻轻点头,随即拿出短刀,毫不犹豫的往手掌上一划拉。

  噗嗤!

  殷红的鲜血涌出,流过指尖,化为血珠落地。

  李邵轻轻点了点头。

  “再重说一遍计划,等下若是见我失控,就将琉璃器皿当中药液推进我的血管,千万不能犹豫,能否做到?”

  “放心,先生,长仁定能做到。”

  刘长仁坚定道。

  “那就好。”

  李邵轻轻一笑,闭上了眼眸。

  一阵微风从窗外吹来,卷起了长袖的一角,露出手背一道浅浅伤痕。

  其上,淡淡的邪炁波动传出。

  “前几日特意染上邪炁,之后算了算,当是今晚爆发,能否成功突破后期,就看这次的了!”

  因为本体特殊,尽管李邵感知比不过刘长仁元盛等人,但比起一般道士来说,还是敏锐不少。

  闭上眼睛之后,精神更为集中,感知就更上一层楼。

  模模糊糊中。

  似乎感应到,一股陌生的意识开始在体内逐渐苏醒过来。

  那是邪炁意识。

  就如母鸡孵蛋一般,李邵现在的躯体,便可看成鸡蛋,而邪炁意识,便是蛋中小鸡。

  随着时间推移,蛋黄和蛋清开始变化,生成心脏血管,大脑眼睛,之后便是翅膀双脚,待羽毛长满之时,便会破壳而出。

  也就是邪炁意识完全爆发,想要夺取躯体之时。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子时。

  刘长仁静静坐在角落。

  心中没有丝毫忧惧,有的只是一片平静,如古井一般的平静。

  不知何时。

  他对李邵已经产生了一种盲目的崇拜。

  认为李邵做出的决定都是正确的,永远不会出错。

  无论李邵要求做什么,都会毫无犹豫地去做。

  就如现在。

  “伤口又要恢复了。”

  刘长仁咕哝了一句。

  看着快要快要愈合的掌心,拿起一边血迹未干的短刀,又给自己来了一下。

  剧烈的疼痛传入脑海,可眉头皱都没皱一下。

  无他。

  割了这么多下,已经有些习惯。

  就在此时,李邵身上忽然发生异变。

  一股陌生的意识从躯体深处迅速爆发开来。

  李邵意识只坚持了不到几个呼吸,就被那股陌生意识直接冲散开来。

  结束了么?

  当然不会如此!

  就在邪炁意识以为获得胜利之时,李邵意识又重新出现了。

  邪炁意识没有产生愤怒这种情绪,只是略感奇怪,但还是重新冲了过去,想要故技重施,而它也的确做到了。

  对面意识又被冲散。

  但很快又重新恢复。

  冲散!

  恢复!

  冲散!

  恢复!

  ……

  这一过程不知持续了多久。

  每一次冲击,邪炁意识都要耗损一些力量。

  虽然单次耗损量看着不大,但架不住次数多。

  而李邵意识虽然每次都被冲散,都每次都能重新聚合,不知是何缘由,根本没有表现出来半点耗损。

  最终。

  邪炁意识败下阵来。

  外界。

  日出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刚好照在李邵上半身。

  在刘长仁惊诧的目光下,白色骨液不断渗出皮肉,想在脸上凝聚化为面甲。

  但每次快要成功之时,都会莫名爆裂开来,化为细碎骨片四散而开。

  如此两三次后,骨液终于不再坚持,沿着脸颊流动而下,缓缓淌至一边的肩膀,逐渐凝固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