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寄身面具 > 第33章 炼丹

第33章 炼丹


  “这?”

  殷雅沉思良久,道:“那好……”

  “吧”字还没出口,一个穿着医师服,容颜灰黑的老人忽然走了过来。

  “我不是说了,不要过来么?”

  殷雅毫无顾忌地道。

  “感染者那边出事了!”

  容颜灰黑的老人无视了殷雅的愤怒,沉声说道。

  “什么?怎么回事?”

  殷雅一听感染者出事,愤怒立刻转为紧张,连忙追问起来。

  “有一部分的感染者忽然‘邪联’,化作数十只无智的白瞳兽,正在四处破坏,士卒死了三个,伤了数十。”

  李邵若有所思。

  邪联表示什么意思,他心里是清楚的。

  这还是殷恒未曾承认身份之前,告知与他。

  感染者饮下药液,陷入昏睡之后,如果将之摆在一处,有一定几率会引起各自体内邪炁的互相共鸣。

  是为邪联。

  一种特殊的邪炁联合现象。

  后果也很严重,会使体内邪炁总量迅速扩增。

  即便饮药沉睡也无法阻隔扩增。

  邪联的不同感染者个体之间,邪炁扩增速度也有不同。

  体内邪炁总量多的感染者,扩增速度较慢。

  总量少的,扩增速度便快。

  最后。

  能使所有感染者体内潜藏邪炁总量,同一时间,同一时刻,到达临界点,然后猛地爆发出来。

  爆发之强大,快捷,不可思议,甚至能够无视药液的昏睡作用。

  所以,邪联的感染者往往只有一种结果,那就是……死亡!

  “情况这么严重!”

  殷雅的脸色一下沉了下来,也没心思与粱洛等人交谈了。

  “粱洛,我先走一步,有时间会来找你的。”

  “随时恭候大驾。”

  粱洛笑着说道。

  “那好,我们下次再见。”

  殷雅微一点头,随后旋身便朝着某个走廊而去。

  容颜灰黑的老人医师连忙跟在身后。

  不过。

  在最后迈出房间之前,他忽然转头,瞥了一眼刘长仁。

  眼底似乎带着一丝好奇……与玩味?

  不知是不是李邵的错觉,他似乎看到了一双白色的眼瞳,一闪而没。

  但仔细看去时,却又发现老人的眼瞳变成了黑色。

  搞什么?

  李邵双手抱胸。

  对于刚才看到的那一幕,他不认为是光线偏差产生的错觉。

  而是某种意义上的真实。

  但正常人可不会长着白瞳。

  有着白瞳,且有智慧的生命只有两种,一是邪化者,二是融合者。

  那么,对方属于哪一类?

  想到这里,李邵不禁瞥了一眼刘长仁。

  对方似乎也陷入了某种思考,怔怔看着容颜灰黑老人离去的方向。

  这小子一定知道些什么。

  不过,现在也不是问询的时候,待到环境安全之处,再去问他罢。

  “粱医师,既然那位女医师走了,我们是不是也应该走了?”

  李邵语气温和地道。

  “哦,对。”

  粱洛愣了愣,然后道:“不过,你们之前索要的,是十一个感染者,现在才得了十个,还有一个你们不要了么?”

  李邵不假思索的道:“不需要了,十个就已经满足需求,况且,我也不想再被堵上一次,想必粱医师也与我想的一样吧?”

  “那是自然。”

  粱洛赞同道。

  “既然你们不再需要感染者,那就跟在我的身后出去吧。”

  两人都没说关于殷雅的事情。

  李邵是不关心。

  反正今天离开之后,又不打算再来,不信那女人能找到。

  粱洛则是心有定计,有了应对的计谋。

  很快。

  在场的三人便穿过多道关卡,离开了放置感染者的地方,来到了粱洛居住的庭院。

  打开庭院大门。

  十个昏睡的感染者排成一排,放在中央。

  粱洛跨过那些感染者,进了庭院里边,片刻后,便从马厩当中牵出一座双轮马车。

  三人合力,很快将地上躺着的感染者,一道放上马车。

  驱车直出。

  直到行至红脉林角落位置,这才拉紧缰绳停下。

  三人跳下马车。

  “那个,你们说话算数吧?”

  粱洛迟疑地说道。

  “当然,一般情况下,我从不食言。”

  李邵笑吟吟道。

  若是特殊情况,就说不准了。

  一张一千两的银票递了出去。

  “喏,这是剩下的一千两。”

  “好。”

  粱洛连忙收下银票。

  眼看眼前两人就要离开,她连忙道:“日后若是有着需要,可以再来找我!”

  “没问题!”

  李邵点了点头,然后招呼了一声刘长仁,便重新登上马车离开。

  马车是算在给出的报酬里边的。

  马是老马。

  车是破车。

  能动。

  但不指望跑多快。

  花费也是不多,便一块买下来了。

  绕了几圈之后,李邵确认没人跟在身后,便终于驱车来到江边的须桃木,下了车。

  下车之后,便连忙打开须桃木上的大门,将十个昏睡的感染者搬了进去。

  直到全部搬完,李邵这才有着时间问询刘长仁。

  “你刚才是感受到了什么吗?”

  “是的,我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与寻常白瞳兽截然不同的邪炁波动。”

  刘长仁点头道。

  李邵想了想,道:“那以前有遇到过类似的么?”

  类似的?

  刘长仁迟疑道:“好像是有一个。”

  “什么时候,遇到的是什么?”

  “就在前几天,你在须洞当中试验的时候,有一个气质冷漠的青年,身上散发出来的邪炁波动就与老人医师很是相似。”

  果然。

  李邵心底叹息一声。

  那个老人医师,定是一个邪炁意识压过人类意识的邪化者!

  不过,他藏在那里是想做什么呢?

  做间谍?

  搞破坏?

  那里只有躺着的感染者,破坏什么?

  对了。

  李邵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目标或许就是那些感染者!

  是为加快体内邪炁爆发,造出更多更强的邪化者出来?

  “而且。”

  刘长仁顿了顿,轻声说道:“那家伙似乎发现了我的不寻常。”

  李邵回想起那个老人医师离去时瞥向刘长仁的一眼,便点头说道:“很有可能。”

  面对刘长仁这样一个“异常”,对方也没出手。

  显然图谋甚大!

  之前的猜测起码有着九成的可能是对的!

  不过,那边的情况暂时影响不到这边。

  李邵吩咐道:“你待会出去将马车处理一下,然后去往安穆城中的药铺,抓一些药材回来,分别是玉阳参……”

  “记住了么?这可是一味药材都不能少的。”

  刘长仁闭目回想了一番,然后抬头认真道:“记住了。”

  “那便出发罢。”

  “是。”

  刘长仁应了一声,随后便牵着马车沿着江岸远去了。

  李邵则是关门入洞,顺便将殷恒留下来的一些器械稍微清理了下。

  很快,刘长仁便带着买来的药材回来了。

  “煮好水,开了叫我。”

  “好的,先生。”

  李邵刚将药材分好类别,旁边就传来刘长仁的叫声。

  “水开了,先生!”

  “好。”

  李邵拿起一把药材,直接就往煮开的炉子上扔去。

  “这是第一步,按顺序将药材扔下,然后蒸煮成一团药材糊糊。”

  李邵心里嘀咕着,同时手上也不慢。

  不一会,一大包的药材便都扔了下去。

  炉子中煮的原本是清澈的河水,但在加入如此多的的药材进去之后,就由无色透明变成一团乌黑。

  在蒸煮一会,那团乌黑就越是凝实,很快就变成一团糊糊。

  稍稍冷却之后,李邵捞起一团糊糊,就在手上捏了起来。

  “第二步,就是将药材糊糊揉搓形成丹丸形状。”

  旁边放着一个洗干净的青色瓷碗。

  是在角落发现的,刚好可以用来盛放。

  至于瓷碗之前是做什么用的?

  李邵毫不关心,反正不是他吃,洗干净就是了。

  一炉子的药材糊糊,最后捏成了十颗大小一致的黑色丹丸,堆放在青色瓷碗当中。

  李邵将瓷碗交给刘长仁。

  “将坏髓丹放到有阳光的地方,晒干。”

  这……是坏髓丹?

  刘长仁看着瓷碗当中,堆成一叠的黑色,还未干透的乌黑丹丸,脑海不禁有些宕机。

  似乎看出他的疑惑,李邵用着一块净布擦干净手,随口道:“怎么,很疑惑?”

  “没错。”

  刘长仁苦笑道:“我以为炼丹会想说书人口中那样,拿出一个有着房屋高大的炼丹炉,然后接引地脉深处的凶煞地火进行炼制。

  但没想到,真实的炼丹过程,会是如此的……不可思议,说书人误我啊!”

  “说书人说的倒不一定是假的,正所谓空穴来风,必有其因,或许,那些修为强大的道士真就是如此炼丹的也不一定。”

  李邵悠然不迫的说道。

  “但可惜,以我目前的修为,还做不到那一点,只能是用如此方法炼制了,不过你不用担心,炼制出来的效果没有半点折扣。”

  刘长仁想了想,平心静气地问:“先生炼制这坏髓丹,可是为了接下来唤醒的那几个感染者?”

  “没错。”

  李邵坦然承认道。

  “可他们各个都是道士,有两个还是炼意境后期道士,就算喂了坏髓丹,也不见得就能控制他们,到那时我们可就危险了。”

  “不,不是我们。”

  李邵轻轻摇头道:“是你,我的道意特殊,就算他们不服我,想要杀我,也是有着难度的,而你就不一定了。

  不过,我也没有妄想用着坏髓丹控制他们一生,只要一年时间就可以了,一年之后,必将补髓丹给予他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