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寄身面具 > 第28章 频率

第28章 频率


  房间内刚好放着一座屏风。

  李邵拿起桌上刚刚画好的“观想图”,随手挂在屏风正中。

  然后搬来一张椅子,放在屏风前边不远。

  “坐下。”

  “是。”

  刘长仁依言坐在椅子上。

  “背部挺直,眼睛直视观想图,告诉我,你现在看到了什么?”

  刘长仁认真盯着“观想图”看了一会。

  “一团随手乱画的墨渍?”

  “再仔细看看。”

  “……”

  片刻后,他犹豫道:“似乎那团墨渍长着一双翅膀,先生画的是乌鸦么?”

  “不错,你能看出大概的鸦形已是不错。”

  其实,李邵本身的画技表现还不至于如此糟糕,照猫画虎这种事情虽然还做不到,但也不至于画得难以辨认画中之物到底是什么。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则是因为画得不仅是乌鸦,还藏了别的一些东西。

  看出乌鸦之形,只到了第一层。

  “接下来,你就将它看成一只大乌鸦,然后找出身上的笔锋,找到我是何处开始下笔,又是怎样画出大乌鸦来的,怎样,能否做到?”

  “能……”

  刘长仁眼睛瞪得大大的,死死盯着“观想图”,因为用力过猛,眼底已经有着些许血丝浮现。

  嘴里还在喃喃自语:“我一定能做到……”

  细看了一会,眼前的景物就微微变化起来。

  深沉的黑暗忽然涌了过来。

  除“观想图”之外的其他物品,包括屏风等等,都是隐没进入那片黑暗。

  忽然。

  那只抽象乌鸦动了起来。

  双翅向着两边展开,原本扭曲的不成样子的羽毛,在一种未知力量的影响之下,缓缓变得滑亮起来。

  鸦头仰起。

  眨了眨眼睛。

  原本是由墨滴染成的黑色眼瞳,瞬间化为青色。

  哇!!!

  刺耳难听的乌鸦叫声蓦然响起。

  腹部的鸦爪陡然伸出,抓住一个不知何时出现的枯黄树枝。

  外界。

  刘长仁依旧死死盯着“观想图”,身体动都没动一下,而周围放置的事物,包括屏风桌椅等等,都是完好立在原处。

  刚才那片吞没一切的黑暗,是从意识深处涌现而出,用来辅助集中注意力的。

  忽然。

  一道黑色虚像浮现,浑身漆黑,眸子碧青,头顶还带着一顶黑色王冠,正是刘长仁炼出的道意。

  因为道意不能长时间存在的性质,王冠乌鸦的影像也是断断续续,就像信号接收不良一般。

  李邵暗自点了点头。

  “果然,我的推测没有错,道意的出现,是与频率有关!”

  通过那本得自殷斐的《青风》,外加融合自万伯与王玄邈的记忆,主要是王玄邈,他为了突破后期,已经研究了许多年。

  虽然没能研究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但对于道意的认知,也是远超一般的道士,甚至超过一些有着传承却只知道依样画瓢,不知所以的道士。

  因此,现在的李邵,对于道意的认知,也是非常之深刻,外加得自前世的知识,最终发现,道意产生的根源,便是在于频率!

  频率的本意是在一定时间之内完成周期性变化的次数。

  而李邵所言的频率,不是指别的,正是指灵魂波动之频率。

  万事万物都在不断的运动当中,绝对静止的东西是不存在的,就比如天上大大日,看似永不熄灭,但总有一天也会归于黑暗。

  灵魂也是如此,就像人的身体会呼吸一样,通过吸入活气,吐出废气,不断历经循环,用以维持身体的平衡。

  灵魂虽然没有实体,但也存在类似的循环,这个循环的名字李邵暂且称之为灵魂呼吸。

  没有彻底确定定义的原因,则是因为他不确定,这个世界的道士,有没有发现这种循环,但想想应该还是有的。

  此种循环虽是凭借灵魂之特殊才得以发现,普通人甚至难以感知自己灵魂,更别说感应循环。

  但对道士来说,这条超凡之路走到后边,必然会涉及到灵魂的所在,到那时,感应灵魂之循环,岂非理所当然?

  灵魂呼吸,吸的是什么,呼的是什么,这个就凭李邵现在拥有的认知与能力,还不能研究细入到此种程度。

  不过,他发现,如果改变灵魂呼吸的频率,就会出现一种奇特的现象,也就是在体外出现莫名的虚像。

  这就是道士所谓的道意。

  改变不同的频率,产生的虚像自然也就不同。

  李邵猜测,或许更古的世代之前,出现了一些灵魂强大坚韧的普通人,他们在日常生活当中,偶然发现了,如果改变灵魂呼吸,就能在体外召唤出虚像。

  最初的道士就这样产生了。

  明悟此点之后,李邵画出的那张“观想图”,便是依据此理而来,通过线条的变幻,影响人体的眼睛。

  而灵魂寄宿肉体,两者之间必定存在某些关联。

  便可通过肉体,去反作用于灵魂。

  “观想图”便这么出现了。

  所用白纸,笔墨,都是大街上买的便宜货。

  李邵不知其他宗门的观想图是如何制作的,但大致的原理总不会错,使用那些珍贵原料,也只是为了能更长久使用罢了。

  就在李邵在房间当中试验猜想的时候,另一边,五怀镇当中。

  一颗生长茂盛的古杉木底下。

  三人盘膝而坐。

  噼啪!噼啪!

  中间点着火堆,顶上串着一只处理干净皮毛的狍子。

  旁边,那个身材矮瘦的中年道士,此时正不断从怀中掏出各种瓶瓶罐罐,往狍子上洒去,看样子应是调味料之类的。

  女道则与披发青年交谈着。

  “奚师兄,我们要在这里待多久啊?”

  “找到那个刘成礼的独子,我们就能回去了。”

  三人找到刘成礼的所在并不费劲,因为对方也根本没有掩饰自己的想法,护着救下的几个普通人,就大摇大摆地待在镇中心。

  杀他也不费劲,甚至于披发青年根本就没动手,对方似乎非常信任拂柳观的人,根本不带警惕地上前,然后就被女道一剑刺中胸口死了。

  秉承着斩草不除根,吹风吹又生的念头,他们便对那几个刘成礼救下的普通人进行拷问,还真得到了一些信息。

  比如说……那刘成礼还有一个独子!

  “唉,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够找到。”

  女道叹了一口气。

  “如果不是因为邪子的血脉能够流传下去,我们早就能够回去了。”

  旁边的矮瘦道士也叹道。

  他们口中所谓的邪子,也就是殷恒认为的融合者,能够完美与邪炁融合,从此不惧邪炁感染,因为他们自己就是邪炁的高度聚合物。

  至于知道邪子的血液能够流传?

  完全就是因为拂柳观当中,也有一个邪子的存在。

  对方的天赋之强横,着实惊艳了一大批人,甚至被誉为下一任的观主。

  眼下的这三个人,就是那个邪子手下的下属。

  至于为何要杀刘成礼,则是来自上面那人下的命令,“观内有我一个邪子就够了,至于那个刘成礼,你们三个看着办吧……”

  这么明显的暗示,他们当然了然,然后便是出了拂柳观,来到这安穆县,原本打算击杀刘成礼就回去的,却不成想对方还有个独子。

  基于邪子血液能够流传的特点,他们也是必须要找到刘成礼独子并击杀才能回去的。

  与此同时。

  客栈当中。

  李邵原本坐在椅子上,翻阅着那一本《青风》,意图以前后文的意思,猜想出虫蛀的部分写的到底是什么。

  忽然。

  “嗯?”

  李邵忽然抬起头,眼底闪过一丝惊讶。

  一只青眼乌鸦虚像从他身上飞出,与那个王冠乌鸦相对。

  “怎么回事,我的道意怎么会突然出来?”

  李邵想要唤回道意,却发现从那个王冠乌鸦身上,散发出了一道强大的吸引力量,抵抗着他的召唤。

  “收不回来了!”

  意识到这一点,李邵连忙起身换新刘长仁。

  “醒醒!”

  刘长仁身体蓦然一震,意识从黑暗中苏醒过来。

  “先生!”

  “我的道意不受控制了,你看看,能否将你的道意收回!”

  “是。”

  刘长仁面色严肃了几分,但过了片刻之后,他却焦急回道:“先生,我的道意也收不回来了!”

  “这又怎么回事?”

  李邵皱着眉头,看着越来越近的青眼乌鸦和王冠乌鸦,脑海中忽然闪过一道念头。

  难道是……

  “你的修为是在什么时候停滞不前的?”

  刘长仁毫不犹豫地回道:“到达炼意境初期之后,便没有任何进步了。”

  果然。

  李邵心底已经有了八成把握。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将自己的道意与刘长仁的道意分开。

  “道意的出现是与你自己的身体情况息息相关,你试着在自己身上弄出一些伤口,那道意就能自行退去。”

  刘长仁听后,只是犹豫了一会,随后便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朝着自己胳膊狠狠划拉一刀。

  艳红的鲜血当即满溢而出。

  王冠乌鸦的虚像在闪烁几下之后,最终消散不见。

  李邵感受到的那股召唤力量也随之消失,他眼神闪烁几下,一个招手,那个青眼乌鸦虚像便也散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