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寄身面具 > 第25章 青风

第25章 青风


  身材魁梧的老人伸手在袖里掏了掏,然后随手一扔。

  “下次见面的时候,你就将这本秘籍给他,并告诉他,这是长辈的一个见面礼,希望他不要见笑,如果最后成功,会将传承亲手交出,以示郑重。”

  殷恒下意识伸手接住,定睛一看,发现那是一本青色封皮的书籍,所用材质特殊,摸上去温凉。

  上书两个大字——《青风》。

  青风?

  殷恒下意识瞪大眼眸。

  “这难道是……”

  “没错,那本书正是青风亭的传承功法。”

  殷斐在一边抚掌笑道。

  青风亭,一个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宗门。

  数十年前,风绝谷当时还不叫这个名字,原名叫做雷风堂,一个名不见传的小宗门。

  然后,不知怎么的,突然兴起了一个名为“风绝”的试炼。

  波及范围很大,所有名字当中包含“风”之一字的宗门,都被卷席其中。

  雷风堂不幸中招。

  试炼很严肃,所有加入者,想要通过改名退出,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试炼很残酷,每隔个几天,就会从哪地传出哪个宗门被灭,全宗血流遍野,无有一人存活,或者仅存一两人的消息。

  雷风堂其实并无夺冠的心思,面对如此严峻的环境,他们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宣布封谷,不许弟子外出,也不许外人进来。

  但不找麻烦,不代表麻烦不会自己找上门来。

  很快,雷风堂驻地所在山谷之外,就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也即是青风亭。

  当时,青风亭与其余几个宗门,被誉为最有可能夺冠的种子之一,风头一时无两。

  进攻一个默默无闻的雷风堂,众人都不认为有什么阻碍。

  “三天!给我三天时间!这个所谓的雷风堂,就将变成一堆废墟!”当时的青风亭宗主这么夸下海口。

  结果狠狠打了青风亭宗主的脸。

  雷风堂的实力强到有些超乎想象。

  只是一个照面,青风亭的先锋就被杀的一个不剩。

  传闻,当这个消息传到青风亭宗主耳边的时候,气得他将自己居住的房屋都给拆了下来。

  折了面子的青风亭势必要挣回面子来,随后便是疯狂收缩各地的力量,集中在雷风堂所在山谷之外。

  而雷风堂……却是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每天操练弟子,仿佛没将站在谷外不远处的青风亭放在眼中。

  这场即将开始的大战,几乎吸引了整个星球上的所有势力关注。

  在一个良辰吉日,万里无云,天气晴朗,青风亭的一个弟子,在风雷堂所在山谷外边走过,忽然被脚下一块石子绊倒。

  于是,大战,爆发了!

  无数风暴龙卷无故出现,瞬间就将战场变成可怖的绞肉机。

  而且,随着时间流逝,风暴转动的暗灰之上,忽然多出一丝血红,直至所有都被染红,天空显示出一片血色。

  浓重的血腥气飘散三万里,都仍能清晰嗅到。

  大战持续了数天数夜。

  风暴龙卷终于消散开来。

  无数势力派出探子前去探查,传回的消息都是高度一致:青风亭全灭,风雷堂还剩下七成弟子。

  风雷堂瞬间由一个无人问津的弱小宗门,一跃成为都青星最强宗门之一,被许多势力列为不可招惹的对象之一。

  或许是被青风亭刺激到了,明了就算自己忍气吞声,也还会有其他人见机过来踩上几脚,唯有自己立于巅峰,才能不被任何人,任何势力轻视,践踏。

  于是一改之前的守势,疯狂进攻试炼当中的其他宗门。

  之后的情况不必多言,反正,等“风绝”试炼结束之后,星球上名里带“风”字宗门,全都消失了,只能见到一个,那就是雷风堂改名后的风绝谷。

  “难不成爹你参加了当年那场风绝试炼?”

  殷恒看着老人的眼神瞬间就不对了。

  “怎么可能。”

  殷斐哈哈一笑道:“如果我真的参加了风绝试炼,就凭风绝谷的威势,你以为现在我能在这儿?”

  “那这本《青风》又是从何而来?”

  “我虽然没有参加试炼,但是……”

  说到这里,殷斐突然停了下。

  殷恒的神色一下变得极为认真,预感到,接下来殷斐说的,可能就是一场秘闻。

  想到此处,心脏都不由快了几拍,血液极速涌动,呼吸更是粗重几分。

  “老爹,你快说啊!”

  殷斐不禁摇了摇头道:“恒儿,你的定力,还得再练练才行,算了,不逗你了,告诉你,我之所以能得到这本《青风》,完全是因为……”

  “我当初正是被当成游国的探子之一,去了那片青风亭与风绝谷交战的战场,在那里捡到的!”

  什么?

  殷恒一下就愣住了。

  梦想破灭的太快,有些承受不住。

  看着殷恒的模样,殷斐叹了口气道:“你别以为捡到秘籍很容易的,当初那片战场之上,除了有我游国的探子过来一样,其他势力也有派出探子。

  你爹当时我的修为比你现在还差了不少,要不是行事警惕小心,莫说捡到秘籍,恐怕早就死在战场上了。”

  “竟然这么危险么?”

  殷恒有些皱眉,毕竟只从别人口述,和从书本上见到,对于当年那一战,印象很少。

  “是啊。”

  殷斐感慨道:“不过,也正是因为那一次探查,给记了一个大功,这才得以回到安穆县,成了这里的县令。”

  “算了,不说这些了,只要记得,将那本秘籍交予对方之后,再将我说的话,给重述一遍就行。”

  殷恒看着手中青色封皮的书籍,忽然出声道:“这本秘籍可以炼到哪个境界?”

  “脉轮境初期不是问题,里边还有一个青风亭凝聚脉轮的方法。”

  殷斐毫不犹豫道。

  “唐瑾需要的,应该就是一个能够突破至脉轮境的功法,爹你捡的这本秘籍,已经符合了他的需求,那直接给了不就行么?为何要加后续条件?”

  殷恒抬起头问道。

  “你打开看看便知道了。”

  殷斐面不改色道。

  打开看看?

  殷恒心存疑惑,却也按着殷斐所言,伸手翻了翻秘籍。

  淡黄色,皱巴巴的书页上,几个虫蛀的缺口很是显眼。

  “这是?”

  殷恒顿时直眉瞪眼。

  “被虫蛀了,看不出来吗?”

  殷斐的声音从一旁悠悠传来。

  “当年,我得到《青风》这一秘籍之后,也没拿给其他人看过,原本是打算自己偷偷修行的。

  虽然青风亭被风绝谷击败了,但败因不是青风亭弱小,而是风绝谷太强了,强到与青风亭不在一个等级。

  而青风亭比起我殷家传下的道士传承,又是好上不少的,但考虑到几个问题,最后还是放弃了。

  其一是得到的青风亭传承只能修到脉轮境初期,接下来的功法,也不知能不能找寻得到。

  其二是风绝谷在夺得风绝之名的时候,下发了命令,只要是有修炼青风亭功法的道士,无论老人还是小孩,王族还是平民,都要杀死!

  听闻当时还真有几个贵族仗着自己的身份,修炼了功法,结果被风绝谷击杀,吊死在城门口示众呢。”

  听后,殷恒的脸色就是一变。

  “那《青风》功法拿给唐瑾修习,不会被那风绝谷的弟子追杀么?”

  “不会。”

  “为何?”

  “因为没有观想图。”

  殷斐理所当然道。

  “那本《青风》里边,只书写了呼吸法,配套的观想图,我当年其实也是得到了一幅,只不过因为不便携带,外加不准备修习,就点了一把火销毁了。

  现在里边就只有一个凝聚脉轮的方法,以及青风亭关于脉轮境的一些基础认知罢了。

  你觉得,他能够在缺失观想图,依靠被虫蛀了一些关键地方的功法,修炼到脉轮境,引来风绝谷的追杀吗?”

  说到最后,殷斐忍不住笑了出来。

  “是……不太可能。”

  殷恒挠了挠头。

  收起书籍。

  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道:“爹,你是真的准备打算将殷家道士传承给他么?”

  “不打算。”

  “那你是骗他的?”

  “没错,就是骗他的。”

  殷斐一脸理所当然道:“如果最后不成,死了,也不用交出传承,如果最后成了,活了,以脉轮境修为,他敢找我要么?

  恒儿,这些你都学啊,好了,时间也过的差不多了,再给服下那些抑制药液吧,要不然邪炁就要暴动了。”

  殷恒叹了一口气。

  早该料到的,以爹的秉性,怎么可能真的拿出传承来呢?

  不过是画一张大饼罢了。

  希望这张大饼能够骗住唐瑾吧。

  想着这些,手上却也不慢,将药液喂给殷斐服下,亲眼见着老人重新陷入沉睡之后,便打开大门,走了出来。

  拍醒了坐在凳子上睡觉的高湛。

  “走吧,我们去找唐瑾。”

  高湛眨了眨眼睛,才从迷糊中回过神来。

  “哦。”

  随后便起身跟上了殷恒。

  与此同时。

  客栈中。

  李邵惊讶地看着一颗白色的小光球穿过窗户,缓缓飘了过来,随后便是悬停半空,不再动作。

  “一个新出现的魂籽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