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寄身面具 > 第22章 光明

第22章 光明


  客栈中。

  “除此之外,还有探听到别的吗?”

  李邵问道。

  “呃……不知我寻得了高湛的母亲算不算?”

  刘长仁摸着脑袋道。

  高湛。

  即是那个修为只到炼意境初期的粗眉少年。

  修炼出来的柴刀道意有些少见,也让李邵对他有些印象。

  “其母现在居于丙区,我前去看了一眼,情况似乎不是很好。”

  “仔细说说。”

  “好。”

  邪炁爆发之后,什么是最珍贵的?

  金银?人命?

  都不是。

  食物,才是最为珍贵的!

  没了食物,任凭你拿着千两白银,万两黄金,用不出去,到最后还不是死路一条。

  而现在的田地,除了安穆城周边还有一些能够种植之外,其余地方可以说几乎都被白瞳兽占据。

  没有田地,这粮食是越来越少。

  金银也越来越贬值。

  就拿李邵来说吧,再来安穆城之前,他身上带的银票,应该是够一个三口之家五年的口粮的。

  当然,因为李邵平时的花费绝对比普通平民高上不少,吃的食物也精贵许多,但仔细算来,也能用个大半年左右。

  但都还没过几天呢,饭菜的价格就是越来越贵,对比当初,起码涨了一倍左右。

  就在前天,李邵还见到有房客去找掌柜理论,言说对方不该趁火打劫,借助邪炁爆发之际,大幅提升菜价,狠宰他们。

  但掌柜二话不说就拿出一本账本,众人这才知晓,原来掌柜还是很公道的,从进货的数字可以看出,原料起码都贵了两倍,还真没坑他们多少。

  这都还是一些小有资产的人的窘况,那对那些根本没有多少银两的人呢?

  以他们的身价,根本买不起多少食物,但总不能被生生饿死吧?

  这时,县衙就站出来了。

  每日都有士卒带着大量粮食前往城池丙区,立了几个大棚,现场煮粥发放,但每人每天只能领上两碗。

  起初几个泼皮还想多要,但那些士卒可都是特意挑选出来的,实力可能不怎么样,目力却是极强。

  只要有人领了两碗之后,还想多领的,都是被他们狠狠呵斥退去,敢耍无赖的,直接就是棍棒狠打。

  教训几遍之后,就没人敢在那些士卒眼前耍花招了。

  发粥这块还算公道,但是,那些士卒走后就说不准了。

  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有强者对于弱者的压迫。

  丙区就更是如此。

  刘长仁去了丙区之后,很快就找到了高湛的母亲,并发现其孤零零站在角落,身上带着伤势,领到的白粥也被夺去大半。

  好奇之下,便没有现身,找了一个旁边经过的人问询,一问之下才知晓,原来是丙区有一些人组建了一个帮派,唤为光明帮,专门对那些老弱妇孺出手,强夺他们的粮食。

  也不是没有正义之士站出来,但光明帮人多势众,没有一人反抗成功的,刘长仁那时便忍不住问道,为何不报上县衙?

  但回他的却只有一句苦笑,告诉他,光明帮背后有人,而且在县衙当中身居高位,如此才没引来士卒的镇压。

  因为遇到此事,心情郁闷之下,刘长仁再无心思逛城,随后才回到了客栈。

  听罢,李邵就是皱起眉头。

  不是因为可怜。

  而是因为想到了一件事:“那些难民都穷的不成样子了,还能上供什么?这其中一定有着蹊跷。”

  但想了好一会,也不知其中蹊跷到底是什么,只好暂时放在一边,转头看向刘长仁道:“你想帮那高湛一把吗?”

  “您的意思是?”

  刘长仁表现的有些惊诧,据他所知,李邵可不是那种会无缘无故施善心的人。

  “我接下来的话你仔细听好。”

  李邵没管他的疑惑,直接吩咐了几句。

  “待紫竹与高湛来此之时,你便……”

  刘长仁将那些话记在心里,那是一个针对高湛的计划,要借助此事笼络对方,心底顿时松了松,暗道这才符合李邵冷酷唯我的性格。

  但仔细想了想计划的内容之后,他却忍不住问道:“先生为何这么肯定高湛会随紫竹大人来这儿呢?”

  李邵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反问了一句道:“你还记得在须洞中感受到的那道磅礴邪炁么?”

  刘长仁心中顿时明了。

  下午。

  两个做了乔装打扮的行人站在客栈外边。

  “高湛,你确定他就住这儿?”

  高湛抬头看了眼上方的牌匾,点头道:“桥东客栈,没错,就是长仁告诉我的这个名字!”

  “那好,我们进去。”

  罗衣男子理了理仪表,就要踏入大门的时候,大堂内一人忽然站起,并向他们走了过来。

  “你们终于来了。”来人这般感慨道,同时眼神有些奇怪地看着他们的伪装。

  高湛惊诧道:“长仁!你怎么知道我们要来?”

  刘长仁微微一笑,没有回答高湛,而是朝着旁边的罗衣男子一拱手,道:“先生已经在房间里等着了。”

  罗衣男子心里一沉,已经预感到了什么,不过却什么也没说,只是深深朝着刘长仁看了一眼,随后便迈步上了二楼客房的楼梯。

  高湛本想随着一同上去,却被刘长仁一把拉住,不等他说话,刘长仁便低声道:“等等,你不是想要去看你娘吗?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候!”

  “对啊!”

  高湛的眼神猛地一亮,抬头看了一眼,刚好见着罗衣男子消失在楼上的背影。

  “我们快走!”

  两人连忙快步离开了客栈。

  边走路上还边谈论。

  “对了,长仁,昨天我托你去看我的娘亲,你去了么?”

  去了。

  而且还知道她过的很苦。

  但这些话刘长仁并不会说出来,而是道:“还没,不过我已经打听出了她的住所,就在丙区某个位置,你等下随我一起来就是了,希望你不会跟丢。”

  说到最后,刘长仁还若有所指地加了一句。

  “放心好了,你别忘了我以前的身份,身为一个樵夫,别的我不拿手,跟着一个人不跑丢,还是没有问题的!”

  可惜高湛并没有听出来,反而以为刘长仁在于他开玩笑,便拍着胸脯回道。

  两人很快行至丙区,前方忽然传来吵闹声,对视一眼后,连忙上前几步,刚好见到几人站在前方。

  一个牛马高大的汉子正将一个满鬓银丝的老人推倒在地。

  “老东西,我光明帮要的东西你还敢不给!”

  高湛见着眼前这一幕,立刻就暴怒起来,因为那个满鬓银丝的老人正是他的母亲。

  “你敢!”

  盛怒之下,奇特的白色骨液迅速渗出皮肉,在脸上凝聚出一张残缺苍白骨质面甲,一柄长着眼睛的柴刀虚像也在身后凝聚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