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寄身面具 > 第19章 非人

第19章 非人


  安穆城中。

  客栈。

  窗户半开,霜白的月光洒落,照亮了移到窗边的一张木桌,也照亮了单手倚在桌面上的男子。

  李邵抬头仰望明月,黝黑的眼眸中闪过丝丝涟漪。

  今日下午,那个彪形大汉最终还是死了,死在了晋升的半途,被罗衣男子称为血池灵力的红白水晶丝线,硬生生耗尽血气而死。

  死相极惨,最后看起来,就只剩一张人皮披在白骨之上,底下的皮肉内脏等等,似乎都已经消失不见。

  原本李邵还想刨开看看来着,但被罗衣男子出手阻止了,争论不休之下,还被其赶出须洞。

  “关于白瞳兽的诞生,以及邪炁的侵蚀,还有诸多疑问未解啊……”

  李邵叹息一声,

  脑海当中闪过多道画面。

  第一幅画面停在初次遇到的白级白瞳兽,那个穿着脏兮兮鹤氅的红鹤道人身上。

  “我记得他的修为应该处在炼意境后期吧,如果按照下午那个死去的试验品来看,他也应要被迫晋升脉轮境才是,但为何根本无有动静?”

  难道说,是被邪炁侵蚀之后,修为才到达后期的,所以还要等待一段时间,积蓄力量,以待日后突破脉轮境不成?

  第二幅画面停在王玄邈变成的白瞳兽与另外两只兵级乱战之上。

  “但王玄邈在感染之前,就已经到达后期的修为,那为何他变成白瞳兽之后,也没有动静可言?”

  是因为乱战的缘故么?

  紫竹曾言,突破脉轮境的第一步,就是要转换体内的生命血气,使其变成血池灵力。

  在激烈的战斗当中,一个不小心,性命都要丢失。

  生命血气的消耗定然很大,故而导致无有足够充沛血气转换,所以停下了么?

  “可惜,如果在下午,能想到此点的话,说不定就可验证一番这个想法的正确与否。”

  第三幅画面停在那个冷漠青年身体中邪炁人格出现的情形。

  “其似乎是有意等待解开束缚之后,才奋起抗争,当时还说了几句大游话,这已说明诞生一定智慧。

  但按照探听得到消息,诞生智慧最低也要到达将级,为何出现特例?”

  或许,力量并非诞生智慧的唯一条件。

  还存在另外的因素,能够让未达将级的白瞳兽出现智慧。

  那个试验品存在异常的地方,就在于曾被药液压制,几乎过了三月之久。

  如此看来,这存在的另外因素,最有可能的就是时间。

  “时间越长,就越能出现智慧?”

  若是这么继续思索下去,最后星球上的白瞳兽,只要不死,都会出现灵智。

  到那时,或许会建个白瞳国度,对抗人族么?

  “而且,那个试验品也没怎么动手吧,生命血气的消耗应该也是不高,那为何他也没有晋升之征兆?”

  还是说,能够自己控制?

  问题一个接一个冒了出来。

  李邵揉了揉太阳穴,稍稍缓解了一下痛苦。

  “罢了,不想这些了,那个大汉虽然死了,但我的计划,也算成功了。”

  就在那个彪形大汉彻底死亡的前几秒,王玄邈执念化作的小蛇终于坚持不住,膨胀到极致之后炸裂消散,挣脱束缚的魂籽当即向着陶瓷面具飘来。

  加上上次融入万伯魂籽的经历,这次他终于发现某些不一样的地方。

  “魂籽融入面具之后,我的灵魂似乎得到某些补足,活力增加了几分,对于面具的侵占速度似乎也是加快不少。”

  原本还想着,如果得到的魂籽执念难以完成,那么就干脆忽略算了,反正不完成执念,也不会受到什么损伤。

  但如果魂籽有着补足灵魂,活化灵魂之效用,那原本的打算就要改一下了。

  变成若得到的魂籽执念不是太过艰难,比如登上九天将大日摘下这种,能完成就要尽力去完成。

  毕竟,这对获得一具永久宿主也是有着一定帮助的。

  想到面具,李邵忽然起身,绕过面前的木桌,来到房间角落放着的一面铜镜面前。

  或许是前几天还有人打扫的缘故,铜镜表面落得灰尘并不多。

  霜白月光洒落桌面,反光将房间照成淡白,借由月光反射,李邵抬眼向着铜镜看去。

  黄色镜面当中,忽然倒映出一男子身影。

  穿着前几日重新买过的苍蓝绸衣,身形纤细瘦弱,一阵风就能吹倒似的。

  往上,一张面无表情的面孔出现,脸色看着异常苍白,仿佛失血过度一般。

  漆黑的眼眸开阖间,一股隐隐约约的非人气息散发而出。

  妖异。

  危险。

  就仿佛站在万丈深渊之边一般,你只能从深渊之侧感知其危险,却不能知晓其到底有着多危险,到底有多高。

  因为……根本看不到底!

  李邵就这么静静的与镜中自己对峙着。

  一个透过镜面往里望。

  一个透过镜面向外看。

  眼神在中间交汇。

  身上的非人气息越发浓重,仿佛化作一团深沉的黑暗,从身上流下。

  流过地板,淌过房间,蔓延至客栈各个角落。

  在这一瞬间,客栈内待着的所有人,不管在干什么,是在睡觉,或在挑灯夜读,都是同一时间,不约而同地颤了颤身体。

  有些精神敏锐的人,这时已是皱起了眉。

  “起风了吗?”

  旁边房间传来细微的说话声,听着是个男声。

  “我刚才也是感到一丝凉风吹过,夫君,要不我们也赶紧睡了吧?”

  一道细微的女声回道。

  “还不成啊,如今我们离了故乡,没了田地,没了收入,要想在县城活下去,就得拼命,你先睡吧,我在算会账本……”

  男声似乎考虑到周围房间睡觉的房客,越说声音就越是微小,到达最后,已然弱至不可听闻。

  一道乌云刚好飘过,遮挡了明月片刻。

  室内的光线瞬间暗淡下来。

  黄色镜面上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人影,却看不清人影到底是谁。

  “唉……”

  一道低沉的叹息声忽然响起。

  深沉的黑暗仿佛受到某种感召,飞快向着房间退回,仿佛一只大章鱼正在收回它的触手一般。

  最后流上苍蓝绸衣,缓缓隐没身体深处。

  客栈中所有人又都不约而同地抖了抖。

  上次抖动是因为生命体本能隐隐示警,带来感觉自然不太愉快,但此次抖动却是因为察觉危险源已经退去发出,却是放松的。

  那些精神敏锐之人,现在也是松开了眉头。

  乌云缓缓飘过,被遮挡的明月重新出现。

  皎洁的月光洒落,为房间重新带来光亮。

  “症状越发严重了。”

  李邵怔怔看着铜镜内的自己。

  嘴角微扯,似乎想要做出一个笑容,但怎么看怎么觉得诡异,完全就是皮笑肉不笑的那种。

  “这便是融合面具带来的隐患么……”

  前世只是一个没出过大学的学生,连鸡都没杀过,怎么降生这个世界之后,变得如此杀伐果决?

  联想自己所作所为,包括但不限于附体唐瑾,算计王玄邈,解刨尸骸,强迫试验……如此种种。

  而发生变化的根源,李邵回过神来之后,经过探查便已查清。

  那副陶瓷面具!

  面具当中无有血肉依存,也无致使生命体产生种种情绪之能力,因此,越是融入面具,灵魂便越是冷静,淡漠。

  也越发……非人!

  “今日之我已非昨日之我。”

  李邵自语了一句,略有波动的眼神重新变得淡漠起来。

  “这般变化,也不是不好。”

  ……

  翌日。

  刘长仁顶着一双黑眼圈,缓缓从木床上半坐而起。

  转头向着窗户看去。

  金黄的晨曦洒下。

  “已经到了大早上了啊,怎么我还感到很是困倦……”

  打了个哈欠。

  “对了,似乎昨天梦到一个比天还要高大的怪物从地底钻了出来,具体什么模样却又忘记了,只记得那是一片无法形容的深沉黑暗……”

  想到此处,刘长仁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睡意什么的,一下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没想到我竟然做噩梦了。”

  简单洗漱一番之后,刘长仁站在李邵门前,伸手欲要敲门,却忽然想到什么,手掌急忙停在半空。

  “对了,昨天先生吩咐过我,中午之前不要进去打扰,因为早上的事,差点忘了这茬。”

  “那接下来我要干什么呢?”

  刘长仁迷茫起来。

  李邵说话算数,在昨日便已将剩下的补髓丹给了。

  虽然因为试验清除毒力之缘故,少了半枚,但对恢复力越发强大的融合者来说,少个半颗问题不大。

  按理说,现在他是重获自由之身,可以随意来往,但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他还是决定……继续跟在李邵身边!

  回忆起昨日。

  当说出跟随之意时,李邵问询他原因,他也如实回答:“我炼出来的道意是得自您的,如果我想继续前进,就只能继续跟在您的身侧修习。”

  而李邵只是愣了一声,随后便答应了他的请求。

  思绪飞散一会,很快回过神来。

  “对了,自我来到安穆城之后,就好像没有好好逛过这座城池,不若乘着今天这个机会,好好看上一遍。”

  刘长仁旋身离开门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