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寄身面具 > 第18章 血池

第18章 血池


  只是瞥了一眼,一股异样的感觉便油然而生。

  华美!

  尊贵!

  这是看见丝线的三人心中,所生出的唯一想法。

  “那是什么?”

  李邵眼底闪过一丝好奇。

  将融合的万伯记忆与王玄邈的记忆翻了个遍,却也找寻不出丝线的真实身份。

  那么,或许是炼意境下一境界才出现的事物?

  王玄邈剩下的尚未融合的记忆当中,会有关于丝线的描述么?

  李邵瞥了一眼跟在自己身侧,而其他人却都视而不见的白色光球,想了想,不禁摇了摇头。

  应该也是没有的。

  比之前世,这个世界的门户之见大到惊人。

  王玄邈之所以卡在后期这么多年,迟迟不能晋升,就是因为他对下一境界根本无有多少认识,也根本不知如何突破。

  他也曾下过黑手,抓了不少道士过来,欲要逼问出他们传承,却也因为门户之见的关系,没有一人屈服,皆以失败告终。

  心灰意冷之下,感觉晋升再也无望,之后才会回返家乡。

  但李邵不知,不代表别人也是不知。

  “灵力……那是血池灵力!”

  罗衣男子一脸兴奋地望着那红白色的丝线。

  “没想到邪炁确是拥有帮助道士突破之能力,只待血池灵力转换完全,凝练出属于自己的脉轮,就能成功突破至脉轮境了!”

  李邵若有所思地瞥了罗衣男子一眼。

  这小子也是有着道士传承的啊。

  不过也是,没有传承,又怎会炼出那个神秘的避役道意。

  这般想着,便直接出声道:“能否为我们解释一下?”

  罗衣男子醒悟过来,转头扫看一眼,却是见着麻衣少年和刘长仁脸上的好奇之色,以及虽然看似平静,但却主动向他询问的李邵。

  “难道你……不知道这些吗?”

  李邵有些疑惑道:“难道我应该知道么?”

  罗衣男子脸上露出一丝迷惘之色。

  我猜错了?

  他与那个前不久入城的万蝎祠的家伙真的没有什么关系?

  如果是的话,王玄邈自己都没得到传承,作为他的助手,不知这些信息也是正常。

  但问题是……那个道意化作的鸦群作何解释?

  虽然心头仍有问题萦绕,但能够见到平时做事那般强势的李邵,现在谦虚地问询自己,心头也不禁飘了几分。

  外加那些信息也算不得太过珍重,寻常道士或许散尽家财也难以获得,但对获得传承之人来说,却是轻而易举就能得闻。

  念及此处,便咳嗽一声,轻声解释起来。

  “那条恍若水晶铸就的丝线,唤作血池灵力……”

  灵力。

  为炼意境突破之后,脉轮境持有的特殊力量。

  本质属于一种能量。

  分为两种,一种唤作天池灵力,一种唤作血池灵力。

  天池灵力流散于世界各处,沙漠深处,风沙肆虐之地,深海之底,黑暗未知之渊,九天之上,罡风吹拂所在,都可得见天池灵力之影。

  血池灵力,则是从生命体内诞生,由生命血气转换而成。

  这里所说血气,其实并不单指血液,更像是一种生命精气、元气、神气凝合一处所形成的事物。

  天池灵力充斥天地,根本不渝耗尽之时。

  而血池灵力的多少,则是取决于生命体的血气充沛程度。

  当然,这并不是说天池灵力就比血池灵力好,这两者完全不在同一量级,各存在其优缺点。

  天池灵力虽是无穷无尽,但其性质却是颇为驳杂,难以控制。

  血池灵力量少,可因其由生命体自行提炼而出,其上带有生命烙印,只要心念一动,就能随意使唤而出。

  难度比之天池灵力不知易了几倍。

  而所谓的脉轮,就是指一种将体内血气转换成血池灵力的特异器官。

  “其实,在晋升开始的时候,脉轮就已凝练出来一部分,如若不然,那血池灵力也不可能出现。”

  罗衣男子侃侃而谈。

  “但那凝练出来的脉轮,本身就是残缺的,要等那提炼出来的血池灵力到达某一阈值,反过来补全脉轮。”

  “只要脉轮补全成功完整,那么,脉轮境就已成!”

  说到此处,罗衣男子忽然顿了一下,另外三人顺其视线看去,就见得那彪形大汉的中央胸口位置,不知何时又飞出了数十道红白丝线出来。

  聚拢一处,缠成一红白线团,其中丝线还在不停扭动,看着让人眼晕。

  “现在已经到达那一阈值了,你还在等什么,赶紧凝聚脉轮啊!”

  罗衣男子喝道。

  旁边之人也将期待目光看来。

  “但,但我不知道该如何补全啊!”

  彪形大汉有些欲哭无泪。

  众人将视线转向罗衣男子。

  “传承功法上边应该有写吧……”

  罗衣男子小声说道。

  “可我的传承只到中期就已断绝,后期的修为还是侥幸升上来的。”

  彪形大汉绝望地说道。

  现场忽然沉默起来。

  而那红白丝线还在不断增多,吸收了如此大量的血气,彪形大汉的身体也是肉眼可见的缩水,皮肤更是寸寸干裂。

  眼看着就快不行了。

  李邵瞥了飘在一边的那颗白色光球。

  执念化作的小蛇正探头探脑地向着彪形大汉看去,时不时的浑身细鳞炸起,似乎想要炸开,但又很快消退,处于将散未散之时。

  “还差一点……”

  李邵叹息一声。

  小蛇只是魂魄临死之前执念所化,故其留存智慧也是有限,这点李邵早已清楚,如若不然,当初也不可能只是将面具渗入体内,就将万伯所化执念消除。

  “它是能被蒙蔽的……”

  李邵心底自语了一句。

  心中一动,忽然生出一个主意。

  “紫竹,你不是有着传承么?现在情况危急,你也看到,如果不赶快凝练所谓的脉轮,等那家伙血气耗尽,最后等待的只有死亡。”

  一边躺着静静等死的彪形大汉精神顿时一振。

  刚才虽在转换血气,可罗衣男子的话语也听闻了,绝对是一个有着传承的。

  如果他愿说出凝练脉轮之方法,这次不仅可以不死,修为还能更进一步啊。

  想着这些,彪形大汉便仿佛心底生了一把火出来,向着罗衣男子投来期待的眼神。

  大义压迫下去,罗衣男子身躯一抖,脸上露出犹豫之色,顶着众人的目光,最后还是羞愧地低下了头。

  “对不起……我不能……”

  彪形大汉眼中的光华一下暗淡。

  心怀死意,那红白丝线的凝练速度似乎都是加快不少。

  “这个世界的门户之见大到如此程度么?”

  李邵皱起眉头。

  罗衣男子是何性格,经过这些天相处,早已有所了解。

  一个纯粹意义上的好人,善人。

  但即便如此,在此种危急情况,也不能逼其交出传承,足以见得门户之见的严重程度。

  而随着时间推移,身侧的执念小蛇眼看就要彻底散开,可不好功亏一篑。

  “没有凝练脉轮之方法,那家伙必死无疑。”

  李邵心底思索。

  “但还是要尽可能延缓其死亡之速度,将执念小蛇彻底散开再说。”

  这么想着,他忽然开口道:“不要放弃,你可知,在更古老的世代,那时道士这个名称都未曾出现,那他们是如何突破的呢?”

  “肯定是经过不断尝试之后,逐步走出道路出来。”

  “你也可不断尝试一番,看能否效仿先人,不说走出新路,只要能够沿着古路走出炼意境后期这道关卡便可。”

  彪形大汉的眼神立刻亮了亮。

  “那我该如何尝试?”

  “呃……”

  李邵也没突破过啊,现在只能试探着道了一句:“脉轮境最重要的便是脉轮,你或可尝试将那红白线团变成圆轮之形。”

  彪形大汉尝试了一会。

  “不行啊,这个红白线团都已经缠成死结了,只能移动最外层的线条,里边的根本动作不了。”

  “哦,那你接下来……”李邵脸色不变道。

  他也没认为自己随便说的一句,就能让他成功晋升。

  过了好一会,彪形大汉还是放弃了。

  他苦笑道:“还是不用白费功夫了,能做的我现在都已经做了,但那线条还是不断增多,看来,今天合该是我的死期……”

  李邵瞥了一边的白色光球。

  执念小蛇已经膨胀为原来的两倍之大,似乎随时就要炸开消散。

  在拖延一会时间,如果还是不行,就只能等待下次时机。

  “这样吧,我这有个交易,你在努力坚持一会,好让我多些晋升的经验,作为代价,你有何遗愿,可对我言,你看如何?”李邵沉声说道。

  彪形大汉深深看了一眼,忽然笑了一声,道:“好,这个交易我做了,我的遗愿就是希望你能回返乌古镇,将我女儿接过安穆城来,你听好,她的名字是……”

  在听见乌古镇三字的时候,刘长仁的脸色就有些变化,心底暗思:“乌古镇?那个小镇不是在三天之前就被灭镇了么?

  听说里边所有活人都被白瞳兽吃个一干二净,是了,那大汉是半月之前来的,定是不曾听闻这个消息……”

  李邵自然也知他女儿已死,但还是言道:“放心,我定会接她出来。”

  彪形大汉闻言,顿时欣慰地点了点头,闭上双眼,开始竭力对抗身前丝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