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寄身面具 > 第17章 成功

第17章 成功


  双手轻轻放下。

  这次的试验品是个少年,年纪看着不大,也就十五岁左右,穿着一件麻衣,皮肤都被晒得黝黑,似乎是常年在太阳底下劳作所致。

  下巴处挂着一张残缺的苍白面甲,一道黑色的面纹横穿而过。

  额上长着一双又粗又厚的眉毛,远远看去,就跟爬着两只黑色的毛毛虫一般。

  “炼意境初期么……”

  李邵心里嘀咕了一句。

  炼意境道士身体感染邪炁之后,体质就会逐步改变,脸上也会慢慢长出骨质面甲出来。

  而面甲生长的完整程度,则是取决于道士本身的修为。

  如果炼至后期,那面甲就能生长圆满,完全将整个面部包裹。

  只有中期,那面甲长到一半左右,就会停滞下来。

  初期的话,那就只剩一半的一半,也就是长到四分之一停止。

  粗眉少年下巴处生长的面甲,看着应该有四分之一了,所以才能断言只有炼意境初期的修为。

  “检查过了么?”

  李邵忽然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

  刘长仁当即心神领会,点头道:“已经检查过了,没有问题。”

  探查一个感染者究竟是什么时候运送过来的,只要感知体内邪炁波动强弱就能知道,这对刘长仁并不是一件难事。

  但为了保险行事,李邵还是向着罗衣男子问了一句。

  “这个试验品是什么时候运过来的?”

  罗衣男子虽然脸色不太好看,但犹豫了一会之后,还是回答了问题。

  “半个月之前。”

  “那就好。”

  李邵满意地点了点头。

  拿起一边的琉璃器皿。

  “嗯,没血了?”

  随手旁边的桌面拿起一叠白色小药包。

  打开药包,蓝色的药粉映入眼帘。

  此物唤为山蓝粉末,是摘了一种名为山蓝草的植物,取其草叶细细研磨之后制成,具有化血之功效。

  如果不加此物,恐怕血液进入器皿之后,还没等进入试验品体内,就要凝固起来。

  捏起药包一角,将蓝色药粉缓缓倒入器皿。

  刘长仁自觉走了过来,并伸出了自己的胳膊。

  琉璃器皿扎入胳膊,很快又抽了一管鲜血出来。

  而刘长仁的脸色看去更是苍白了数分,但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在抽血完成之后,默默放下袖口,走到一边,以免妨碍到试验的进行。

  又加了一些补髓丹的粉末,化解血液当中的坏髓丹毒性。

  李邵拿起琉璃器皿,一步步向着粗眉少年行来,对准手臂上一条凸出来的青筋,扎了进去。

  粗眉少年似乎感受到了痛楚,那两条黑色粗眉不自觉地扭动起来,看着更像两只毛毛虫了。

  缓缓推入血液。

  三炷香时间过去。

  “呃……”

  粗眉少年低吟一声,缓缓从昏睡当中苏醒过来。

  记忆还停在半月之前,将母亲从镇里带去县城的路途中,不小心被一只白瞳兽抓伤,随后在进出城门口检查的木棚当中被抓。

  饮下某种气味难闻的药液之后,意识就已陷入昏迷。

  睁开眼眸,就见三个陌生人围在身边。

  “你们是谁?”

  李邵向他简单介绍了下当前状况,最后说道:“你可以感受到体内那道陌生的意志么?”

  粗眉少年感受了下。

  “可以。”

  “那能吞噬,或者镇压它么?”

  李邵这么说着。

  “我……我试试。”

  粗眉少年说完,便直接闭上眼眸。

  李邵示意旁边的刘长仁上前。

  “先生。”刘长仁行至身侧,恭敬道。

  李邵也不啰嗦,直接道:“刚才那个试验品失控的时候,体内的邪炁是否有所变化?”

  刘长仁回想了下,道:“似乎变得更为狂躁了些,如果说平常的感染者体内的邪炁是一平静的湖面,难以见得波动,那刚才那个试验品的邪炁,就是涌动的大江。”

  “那如果再次出现邪炁变化,你能否准确及时辨认出来?”

  李邵问道。

  “可以。”

  刘长仁低头想了一会,然后认真点了点头。

  “那好。”

  李邵指了指闭着眼睛的粗眉少年。

  “如果这小子身上出现那种状况,你就告知于我。”

  “是。”

  刘长仁应了声是,旋即便瞪大眼睛,认真盯着粗眉少年。

  罗衣男子自刚才起便无有言语,这时却是忽然出声,问道:“他拥有探查邪炁气息的能力么?”

  李邵知他所说是谁,笑着说道:“当然。”

  罗衣男子的眼神有些闪烁。

  不知是否发现了须洞密室?

  想要直接问询出口,却怕对方明明没有发觉,被自己一言道出之后,就得知了密室的所在。

  即便言语说得再是小心,都是有此可能发生。

  毕竟,李邵心性之机敏警惕、冷酷淡漠,这些天都是有目共睹的。

  正当罗衣男子想着如何行事之时,粗眉少年那边忽然有了变化。

  下巴处挂着的残缺面甲,竟然逐渐化作白色液滴,渗入皮肉深处,再也不见踪影。

  缓缓睁开眼眸。

  灰白眼瞳变作黑色。

  如果不是事先知晓此人身份,谁也不能从现在对方的外表当中,看出他曾被邪炁侵染。

  “我已经成功压下那道意识了。”

  刚一睁眼,粗眉少年就说了一句。

  眼神当中带着一丝疲惫,似乎刚才经过的一小会,精力消耗很大。

  李邵看见对方面甲收回的时候,脸上就已经露出淡笑。

  这时便道:“不错,还剩最后一道测试,只要成功通过,就能最终确定了,来,你将面甲重新唤出。”

  粗眉少年应了一声,也不见有何动作,那白色液滴便又从皮肉当中渗出,缓缓凝结成一张残缺面甲。

  “再唤出你的道意。”李邵继续道。

  “哦。”粗眉少年照办。

  一道黑色的虚像从身后缓缓浮现出来。

  刀形,中段漆黑,唯有末端闪烁锋芒。

  这是一柄砍柴所用的柴刀!

  “这个道意……有点少见啊。”

  李邵若有所指道。

  粗眉少年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低声道:“这是我家传下来的特殊观想图,没有名字,也只能修至炼意境初期,不过对付一般野兽倒也……”

  锵!

  短刀猛然划过。

  一块白色的骨片崩飞。

  柴刀虚像整个闪烁了下,一只苍白色眼瞳忽然浮现刀柄,森冷的眼眸扫射下方,停在李邵身上。

  粗眉少年愣了愣,半晌之后才反应过来。

  “你在做什么?要杀了我吗?”

  李邵淡定地收回短刀,轻轻摇头道:“这剩下的最后测试,便是令面甲受损,看你是否会失去理智。”

  无论是无智者,还是邪化者和融合者,面甲受损之后,因生死之危影响,体内邪炁必定暴动。

  此谓邪变。

  但邪变之下,仍能保有原来理智,基本就可肯定,已经消除邪炁影响。

  “那你好歹也事先跟我说一声吧……”

  粗眉少年苦笑道。

  李邵耸了耸肩,没有说话,随后旋身行至一边,后背靠在岩壁之上,低头思索着什么。

  只留下罗衣男子一脸欣喜地问询粗眉少年各种问题。

  半天后。

  经过检测,粗眉少年的确成了融合者当中的一员。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用了刘长仁的血液才成融合者的缘故,他并没有获得那种能够快速掌握技艺的能力。

  即便如此,也很让罗衣男子兴奋了。

  旁边忽然传来一道淡漠的声音。

  “再去为我寻来一个感染体,修为要达到炼意境后期,且饮下药液没有多久的。”

  李邵吩咐道。

  “是。”

  刘长仁点了点头,便转身向着左边木架而去。

  “你还想做什么?”

  罗衣男子的好心情一下破坏不少。

  “试验不是成功了么?”

  “那是你的试验,我的试验还不算成功。”李邵淡淡道。

  你的试验?

  罗衣男子忽然想起了李邵的身份,王玄邈招收的“助手”。

  而王玄邈的试验目的是什么?

  自然是为了借助邪炁突破下一境界!

  这么来看,对方试验的确还说不上成功。

  很快,那边的刘长仁就跑了过来。

  “先生,只有一个符合你的要求。”

  “没关系,直接放到桌上。”

  “是。”

  一个新的感染者被放在了木桌上。

  这次的试验品是个彪悍大汉,脸上挂着一张完整的苍白面甲,左额上方有着一道菱形的蓝色面纹画着。

  罗衣男子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出言阻止。

  旁边站着的粗眉少年的成功,让他莫名对李邵有了些许信心。

  “如果不成也没关系,最多也就停在练意境后期罢了,总归没有其他后果了吧……”他心里这么安慰自己。

  推入血液,等待三炷香。

  彪悍大汉忽然睁开眼眸,猛然从桌上半坐而起。

  经由李邵解释,他也如之前粗眉少年那般,闭目镇压了体内的邪炁意识之后,将面上挂着的苍白面甲收起。

  但之后,似乎就没其余变化了?

  正当李邵思索间。

  忽然。

  “先生。”

  刘长仁在一旁紧张地说道:“他体内正有一道陌生的能量升腾而出!”

  什么?

  李邵原先还不解其意,但很快就理解了。

  一道光华从大汉身上绽放。

  华美异常,尊贵异常。

  凝神望去,就见胸口正中位置,缓缓飘出一道红白相间的半透明丝线,向着四下散发微光,恍若水晶铸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