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寄身面具 > 第14章 血融

第14章 血融


  出城之人,再想入城,也是必须经由医师检查,才被允许。

  即便李邵身为唐家弟子,也得遵守。

  索性,他也没有挑战这个规矩的想法,现在正老老实实地排着长队。

  等到面前只排着十几人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不!我没感染!”

  木棚当中,忽然传来一个男子凄厉的呼喊。

  旋即,篷布忽然鼓胀起来,里边正有一道人影欲破布而出,但随后,仿佛受到什么力量影响,被硬生生抓了回去。

  凄厉的叫声戛然而止。

  排着长队的人群,脸上大都挂着一幅习以为常的神情。

  只有几个没有遇见过此等状况的人,隐隐有些骚动,但在周围人的劝说之下,也很快平静下来。

  李邵抬头看去。

  一个穿着灰色长衫的汉子被抬了出来,双目紧闭,似已陷入昏睡。

  随后,就由一队士卒过来接手,带着灰衣汉子,往旁边树林行去,很快就消失在林中深处。

  旁边有人低声谈论。

  “那人会被抬到何处?”

  “感染了邪炁的人,几乎都会变成毫无理智的白瞳兽,那些士卒应该是将其抬到林中杀了吧,毕竟,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人似乎也有些不好。”

  “唉,这世道……”

  说话之人也只是低声感慨,语气当中却是对士卒的行为并没有丝毫反对之意。

  这话却让李邵心里一动。

  灰衣汉子会被制服在木棚之内,这点并不出乎意料。

  早在上次,就已知晓,木棚之内不仅坐着医师,也坐着几个道士。

  无论何人想要闹事,都会被其用雷霆手段镇压。

  让李邵感到惊讶的,是那灰衣汉子陷入昏睡的姿态,与须洞当中昏睡之人,何其相似?

  真的是被士卒带入森林当中击杀了么?

  怕是不见得吧。

  想着这些,前面几人都已过了。

  李邵带着刘长仁,在一次检查之后,又回到了安穆城。

  这次就没士卒领路了,但幸好记得往返路线,不一会,就行至居住的客栈前门。

  李邵先让刘长仁回去,自己则是找来一个小二。

  “客官,有何吩咐?”

  “小二,我想问一下,今日可有人来寻我么?”

  小二想了一下,摇头道:“没有。”

  “那好。”

  李邵摆摆手,示意小二可以离开,自己心底却是思索起来。

  今日上午在周边感受到的那股窥伺之意,现在也已消失不见,更没人过来问询出行,如此说来,安穆县衙这是完全无视我了么?

  李邵在说出自己是唐瑾的身份之后,便已做好安慕县衙前来试探的准备,但没想到,却是直接无视。

  转念一想,又觉得正常。

  他只是一个不受重视的唐家弟子,没什么危险性,也不能为安穆县带来什么助力,既然如此,县衙又为何前来找他?

  直接无视就好了。

  李邵摇摇头,便也回了房间。

  须洞当中。

  罗衣男子站在一盏青铜油灯底下,脸色不断变换。

  如果仅仅只是抽血的话,还不至于如此犹豫。

  但问题是,可能么?

  看着一排排昏睡的感染者,罗衣男子猛地一咬牙,走了几步,来到木架中间某面未被遮挡的岩壁面前。

  伸手暗下,微微用力,只听得一声闷响,岩壁竟然缓缓旋动,露出背后修建的一座石头密室。

  密室中央,放着一张不大的灰色石床,其上躺着一个中年男子,身材伟岸,肤色古铜,头发已是大半花白。

  紧闭双目,脸上挂着一张苍白面甲,有着一道环形的淡黄面纹,面甲延伸往下,还在身上披了半件锯齿状鳞片的骨甲。

  一面的岩壁上也挂着一盏青铜油灯,得以让罗衣男子看清密室内的情况。

  凝视了中年男子许久,罗衣男子不断变幻的脸色终于停滞,眼神深处,一丝坚毅之意逐渐显露而出。

  翌日。

  李邵,刘长仁,罗衣男子三人正站在须洞当中。

  “如何,想好了么?”李邵随口道。

  “当然。”罗衣男子深吸了一口气道。

  “那我们开始吧。”

  ……

  三天后后。

  李邵对试验更加重视了。

  不仅因为这几天,修为一点没涨,更因为从孝灯河传来的消息。

  孝灯河。

  一条大河。

  如果要从安穆县去往宁龙郡,这条大河是绕不过去的。

  但不知何时,孝灯河上忽然出现一只实力强大的白瞳兽,听说还是将级,手底下不知还有多少兵级存在。

  李邵现在不过是炼意境中期,一个普通的兵级都可能打不赢,就更别实力比兵级强大不知多少倍的将级了。

  因此,前往宁龙郡得到道士下一步传承的计划,基本上算是废了,只能看是否可以在邪炁这边得到突破。

  如果试验成功,不仅可以获得王玄邈完整的记忆,还能够借助邪炁更进一步提升。

  到那时,实力激增数倍不止,就可以尝试渡过孝灯河。

  或者可以从安穆城当中抓几个道士出来,逼问他们的传承?

  毕竟李邵的最终目的是依靠道士之路,得到一具永久宿主,是谁的传承,并不重要。

  罗衣男子口中的那个万蝎祠来的弟子就很不错,听说他们的功法还有增加突破的几率。

  “先生,已经满了……”

  刘长仁在一边小声地发出提醒。

  李邵回过神来,微微低头,就看到圆筒状琉璃器皿当中,已经流满了从刘长仁体内抽取出来的血液。

  原本这个世界是没有这种可以从体内抽取血液并存放的工具的,放血的话大多都是直接从手上或哪个部位,直接割开一个口子出来。

  李邵觉得这放血方式实在过于粗糙,便随口说了几句前世当中的抽血设备,罗衣男子听后,没过几天,就仿制了一个功能类似的出来。

  也就是手中的哪个琉璃器皿了。

  取好血之后,李邵来到木桌旁边,并从怀中掏出一张白布盖着的事物,打开白布,一颗白色的丹丸显现出来。

  拿起丹丸,打开琉璃器皿的盖子,弹出食指,用指尖直接从丹丸上挑了一点进入血液当中。

  “似乎有些多了。”李邵嘀咕了一声。

  旁边看着的刘长仁一脸平静,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那颗白色丹丸其实就是补髓丹。

  为了减少融血试验当中的其他无关因素的干扰,每次从刘长仁身上取血之后,他就会从补髓丹上挑一点出来,解决其中坏髓丹的毒力。

  一边的罗衣男子刚好过来,他手中也拿着几个琉璃器皿,不过,不同于李邵手中那件,他手中的琉璃器皿大小都是小了好几倍的。

  那是从感染者身上抽取而来的血液。

  现在只是在寻找感染者当中,有谁是与刘长仁的血型匹配的罢了,自然无需抽取那么多血。

  三个时辰之后。

  “两百个感染者当中,与刘长仁血型匹配的人有着二十人,这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

  李邵看着一边的罗衣男子,试探着问道:“那接下来我们就随意选择一个匹配者出来,进行试验?”

  罗衣男子脸色不变,只是淡淡应了声好。

  似乎看见李邵脸上的惊讶,他冷哼一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用意,你只不过是想逐渐降低我的心理底线罢了,我还没那么傻。”

  “说只是抽血的那天起,我便有了现在的准备。”

  “那好,我们事不宜迟,感觉开始吧。”李邵嘴角一勾道。

  选择的匹配者很快运到了木桌上。

  那是个少女,看去只有十四五岁,一张白皙的瓜子脸,眉目如画,即便陷入昏睡,也有一股柔弱的气息散发出来。

  至于为何选择这个匹配者?

  那完全就是因为距离近,随便选的。

  做好各种准备之后。

  李邵看着罗衣男子。

  “我开始了?”

  “好,你开始吧。”

  罗衣男子的面色也严肃起来。

  李邵点点头,从一边取过装着刘长仁血液的琉璃器皿,扎入少女的胳膊,缓缓推动,血液便逐渐进入少女的身躯。

  将琉璃器皿取出,胳膊上被扎出来的那个孔洞就自动收缩起来。

  将三炷香插到一边。

  “等三炷香的时间。”

  李邵这般说道。

  三炷香的时间,这是李邵和罗衣男子经过研究之后,得到的最终发生变化的时间。

  当然,在这三炷香里,他们也不是什么都没做,两人都在仔细观察少女身上的变化。

  首先是全身皮肤变红,温度上升,冒出一丝丝的水汽出来。

  但很快,皮肤就会恢复正常,温度下降。

  两种状态不断变动,终于到了三炷香时间之后。

  少女忽然睁开眼睛,黑色的瞳孔茫然地注视着面前的两人。

  “你们是谁?我这是在哪儿?”轻柔的嗓音这般说道。

  “成功了!”罗衣男子兴奋道。

  “不,等等。”李邵皱眉拦住罗衣男子,道:“再等一会。”

  “什么?”罗衣男子有些不解李邵的谨慎。

  但话音刚落,就突发异变。

  少女闷哼一声,脸颊上忽然青筋暴起,颇为可怖。

  凄厉的一声叫喊过后,一丝淡淡的白气忽然飞出。

  “邪炁!”

  罗衣男子的脸色猛然大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