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寄身面具 > 第12章 避役

第12章 避役


  单凭两人说的几句话,罗衣男子仿佛明白了什么,又仿佛什么都没明白。

  半懂不懂的感觉,是最为让人恼火的了。

  但幸好,李邵随后详细介绍了情况。

  “你的意思是说,这小子拥有的能力,是由邪炁带来的?”罗衣男子问道。

  “当然。”李邵点头道。

  “那你为何不认为这能力,是他融入邪炁之前就拥有的?”罗衣男子又问道。

  “他爹刘老道是个道士,而且还是个炼意境后期的道士,如果转变之前他就拥有此等能力,为何被王玄邈抓住之前还只是一个普通人?”李邵反问道。

  “你不是说刘老道原本是拂柳观的弟子么?据我所知,那可是个颇为强横的宗门,而且也禁止弟子外传功法。

  或许,就是刘老道将此等忌讳告知了他,这才没有动用能力,学习刘老道的功法?”

  拂柳观。

  一个实力强横,也是一个带着邪性的宗门。

  别人说起这个道观,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它那颇有邪性的门规:若是门下弟子没有在规定年龄限制之内,达到一定的修为,就会被踢出道观!

  这条门规据说是由拂柳观的祖师亲手设立,对于观中所有人都是适用的。

  就算是当代观主生的儿子,也必须要遵守这条门规,没有半点通融的可能。

  传闻。

  上代观主生的一个女儿,就是因为平时仗着自己身为观主之女的身份,作威作福,疏于修炼。

  结果不达标准,被无情地踢了出去。

  上代观主原本还想利用自己身为观主的权利,搞一个特例出来的。

  但没想到,却被观中大部分的弟子反对,说其违背祖训,已经不适合坐在观主这个位置上了。

  即便那个观主也算是拂柳观创立以来,有名有姓,为观中做过巨大贡献的,但很快也被赶下了位子。

  最后,只能无奈带着自己女儿离开,再也不知所踪。

  这么邪性的门规领导下,导致拂柳观的弟子始终不多,每年都是大量招收弟子,每年也是大量逐出弟子,人数始终维持在一个平衡的位置。

  但也因为门规的关系,导致留在观中的那些人,天赋都是极为优秀,实力也是颇为强横的。

  故而,虽然每年都有大量弟子驱逐出观,但真正敢将观中功法流传出去的,却是少之又少。

  当然,也不是没有敢捋虎须的人,但后果往往不怎么好,被发现之后,就会立刻引来拂柳观追杀。

  一般势力也不太敢招惹拂柳观,而单人对上一个宗门,还会有什么其他可能么?

  被杀之后,尸体就被带回观门之前,使得每一个进出的弟子都能看到,前车之鉴就在眼前,就更没什么人敢了。

  更别说那刘老道是个厚道人,就更不会做出私传功法的事情。

  李邵摇摇头,没在与他争论什么。

  虽然刘长仁自己已经说了,是在被王玄邈抓走之后才出现那项能力的,但明显,两人都没将他的话当回事。

  毕竟,人都是会说谎的,更何况前车之鉴就在眼前。

  比起语言,他们更相信自己推测出来的事实。

  而罗衣男子越看刘长仁,心中就越兴奋,心中一动,忽然起了某些念头,手掌一翻,蓦然向前拍出。

  一道紫色虚像顿时显现而出,圆筒状细长的身躯,浑身长满紫色的、仿若皮革制成的鳞片,两侧扁平,头颅看去像个三角形,尾部卷成一团,两只紫色的大眼睛骨碌碌乱转。

  变色龙,或者说避役!

  李邵当即认出了虚像的真实身份。

  看其凝实程度,大概是炼意境中期的样子。

  而且避役虚像冲过来的速度很慢,显然只是一个试探性的攻击,没有拼命的打算。

  那就稍微显露一下身手好了。

  呼吸节奏一下变了,由原本的平静变为狂躁,有若狂风一般。

  其实,用呼吸法与冥想观想图炼出道意之后,平常打出道意也无需两者的配合,这便是为何李邵也能在海底打出道意的缘故。

  但如果加上呼吸法之后,道意的威能还能更上一层楼就是了。

  数十只青眼乌鸦虚像从拳头之上飞出,化作鸦群,狠狠撞击在紫色的避役身上,将其击退开来。

  更有数只青眼乌鸦虚像从两侧飞过,往罗衣男子的位置飞去。

  当然,李邵此刻心底其实没有杀意,只不过想要吓一吓对方罢了。

  但就在要控制虚像在离皮肤几寸之外的地方消散的时候,一道诡异的暗影忽然在罗衣男子体表闪过。

  脑海中传出针刺般的痛苦,而那虚像就仿佛遇到硫酸一般,飞快在消融在那绚烂光芒当中。

  “那是……什么?”李邵的脸色陡然凝重起来。

  罗衣男子没有回答,而是深深凝视了他一眼之后,忽然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你与前几日来到安穆县的那个万蝎祠的男子有何关系?”

  万蝎祠?

  什么东西?

  李邵摇头道:“没关系,甚至我都没有听过这个名字,怎么了?”

  “是么?”罗衣男子眯起了眼睛,似乎有些不信,顿了顿,道:“万蝎祠这个宗门招收的弟子不多,你没听说过倒也正常,不过,他的功法的能力想必你一定听说过。”

  “是什么?”李邵挑了挑眉,心底却想起了自己刚才发出数十道虚像的场景。

  “能够修炼出不止一个道意!”罗衣男子这般说道。

  李邵心底当即了然,虽然从王玄邈魂籽上得到的记忆是残缺的,但关于这些消息的记忆,就恰好那些残缺记忆当中。

  自从得知那些消息之后,他就有意将自己能够放出复数只虚像的能力,说成是得自那些流派的。

  却没想到……

  “王玄邈只是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宗门流派,就连名字都是不知道的,没成想,现在安穆县当中就来了这个流派当中的弟子。”

  脑海中念头极速转动,嘴上却也不慢。

  “哦,你说的是我刚才那个放出来的道意虚像啊,我也不知道怎么搞得,就是练着练着就发现拥有这种能力了。”

  因为就有一个正主待在安穆城当中,李邵这时也不敢说自己是那个流派的弟子了,只能打马虎眼糊弄过去。

  毕竟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从始至终,他都只修炼出来一个道意罢了。

  如果罗衣男子仔细观察,就能发现鸦群其实不是同一时间出现,每只青眼乌鸦虚像出来的时候,都有那么一点时间差。

  “呵呵。”罗衣男子笑了两声,明显不信,但见李邵不再解释,也不追根问底,而是道:“随我来吧。”

  说罢,便转身进了桃木大门内。

  李邵好奇上前两步,往前一看,却是发现大门往下建着一道石质阶梯,不知通往何处,再三观察,确定没有危险之后,这才招呼一旁的刘长仁一道进去。

  走了没多久,三人就已来到阶梯的尽头,一扇黑色的铁门伫立在前方。

  罗衣男子一把推开铁门,柔和的白色光华忽然从门内绽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