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寄身面具 > 第11章 王冠

第11章 王冠


  “那站在你旁边的就是?”罗衣男子目光转到刘长仁身上。

  “没错,这小子就是王玄邈试验唯一的一个成功品。”李邵笑着点头道。

  “那为何?”罗衣男子指了指刘长仁那双黑色的眼瞳,虽然没有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那家伙怎么眼睛是黑色的?

  该不会是你造假,路上随便拉了一个路人过来,欺瞒于我吧?

  罗衣男子忽然想到什么,托着下巴思考起来。

  不。

  也不一定是对方造假,或许对方也不知情,是王玄邈那家伙说了谎也不一定。

  毕竟,王玄邈只是说了,自己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之下,得到了一个成功品,是不是真的有,真的存在,这就不知道了。

  再往深处想想,或许,王玄邈说不定没死?

  只是在那个脸色苍白的小子面前,故意演了一场戏,好让我以为他死了?

  但这还有个问题说不通,那就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李邵莫名其妙地看着脸色不断变换的罗衣男子。

  王玄邈还没告知他刘长仁的能力,有着误会,也在情理当中,不过,这家伙到底脑补了什么东西?

  脸色变得这么快,就跟开了染坊似的。

  “咳咳!”李邵咳嗽一声,顿时惊醒了正在疯狂脑补的罗衣男子,他抬起头来,眼底还带着些许茫然。

  “长仁,展示给他看。”李邵轻声说道。

  “是的,先生。”刘长仁轻轻点头,随即,便闭上了眼眸,大概三个呼吸的时间之后,重新睁开,黑色眼瞳就已经变作灰白。

  白瞳兽特有的死寂,与身为人类的智慧光芒,相互交织融合在一起,看去竟然不觉得有什么违和。

  “你……现在还保持着理智么?”罗衣男子这时倒显得迟疑起来。

  “当然。”刘长仁轻声说道。

  “太好了,果然是个成功的试验品!”罗衣男子嘴角止不住地勾起,心里更是下意识长松一口气,明白刚才的产生的念头,都只是无端猜测罢了。

  “还不止呢。”一旁,李邵忽然出声道。

  “什么?”罗衣男子一脸疑惑地看着李邵,道:“你是什么意思?”

  而刘长仁的身体则是完全僵在了原地。

  冷汗不断从手心额头,手心冒出。

  他发现了?

  不会的,我这么小心,怎么会被发现?

  那他是在炸我?

  那便来个抵死不认,他就不能确定。

  想到这里,心底微微放松些许,抬起头,刚要说些什么,就见到李邵看向他的眼神,冰冷而又淡漠,其中更是带有淡淡的嘲讽。

  仿佛是在说:小子,我早就发现你的小心思了,只是平时不说罢了,现在我问你,你竟然还不承认?

  刘长仁刚要脱口而出的话语,又被他重新咽了回去,比刚才更紧张了。

  罗衣男子这时也已经发现了刘长仁的不对劲了,他皱眉看了一眼那双灰白眼瞳,似乎想到什么,待在一边,竟也沉默起来。

  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可喉咙还是干涩的要命。

  “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刘长仁还在做最后的幻想。

  “非要我来戳破你么?”

  李邵摇了摇头,道:“我说的,是你偷学我的功法的事情。”

  此言一出,刘长仁脸上血色尽退。

  他知道了!

  空白一片的脑海中,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那么,可以展示给我们看了吗?”李邵在一边轻声催促道。

  虽然话语声很轻,但听在刘长仁耳中,却是不啻于天雷之声,当即下意识道了声是。

  随即。

  额头中间位置,开始涌现出一小股白色的骨液,按照某种未知的规律,凝结成了一个残缺的骨质王冠面甲。

  缓缓伸出手掌。

  身后,一个黑色的虚像一闪即逝。

  “那是?”罗衣男子看清了那个虚像的真实面貌,一个乌鸦,身披漆黑翎羽,眸子青碧有若宝石,但最奇异的,却是那乌鸦头顶长出的一顶黑色王冠。

  仿若黑鸦之王一般。

  “果然。”

  看着这一幕,李邵心底也是不禁叹了口气。

  改变双目颜色,使其由灰白变作漆黑,只是刘长仁最弱小的一种能力罢了,还有着一个更为强大,也更为奇妙的能力,那就是快速掌握技艺,在短时间内拥有相当于普通人数年苦修的能力。

  起初,王玄邈在成功之后,也很是高兴了一阵,但随后,他便发现了刘长仁那堪称恐怖的学习能力。

  看了一眼,无论是书籍还是其他什么东西,都能很快记忆下来,并举一反三。

  在这个道士横行的世界,此种能力被称作过目不忘,若在穿越前的世界,则被称作照片式记忆,遗觉表象等。

  让这家伙继续学习下去的话,说不定以后会发生某些不妙的事情。

  带着这样的想法,所以最后王玄邈虽然炼制出来了迷药和坏髓丹两种控制手段,却还是弃用坏髓丹,而改用迷药。

  一开始,李邵虽然从王玄邈的记忆当中,融合得知了这一消息,但其实心底也没太过放在心上。

  但之后数天,就发现自己有些小看了那个能力。

  刘长仁的能力不仅能学习书籍知识,对于道士修炼的功法,都有一定的作用。

  现在对方身边放出来的那只带着王冠的黑色乌鸦,无一不说明了这点。

  “仅仅是靠眼睛去看,就能修炼到如此境界,真是不可思议……”李邵心底暗道。

  这时,刘长仁也已经冷静下来,复杂的眼神看向李邵,忍不住道:“您是怎么发现的?”

  李邵笑了笑,没有说话。

  其实,他的发现还得从突破之日那天说起。

  那夜傍晚,成功突破炼意境中期之后,李邵心底便对刘长仁产生了疑虑。

  他不是与邪炁融合了么?

  体质就算比不上寻常的白瞳兽,可与普通人比起来,恐怕也是好上不少了吧。

  怎会一天下来,就直接累倒了?

  心底虽有疑惑,可李邵面上却什么都没表现出来,只不过,却在暗中开始观察起对方的日常行动来。

  这么一观察,还真让他发现了某些东西。

  刘长仁……竟然在偷学他的功法!

  呼吸法比较好学,毕竟就只是一种特定的呼吸节奏罢了,虽然记录呼吸节奏的书籍有着一个巴掌之厚,但以他的能力,应该很快就能记住。

  而观想图那里就有些麻烦了。

  李邵之所以能够不用观想图,就能直接炼出道意来,那是因为融合了万伯的魂籽。

  修炼的时候,直接将万伯的记忆翻上那么一遍就可以了,记忆当中,那张用特殊材质和特殊笔墨描绘的青眼乌鸦观想图,就能完美重现出来。

  可刘长仁哪有此等条件?

  他只能在李邵出手的时候,瞪大眼睛看着那只青眼乌鸦虚像,依靠脑子死记。

  当然,也有记不住的地方,那里就要看着真正的传承图卷,才能悟的出来。

  但他现在也没那个条件,最后只能依靠脑补了。

  那个头上长着王冠的青眼乌鸦,便是这么来的。

  还别说,那只黑鸦之王的形象,倒是比普通的青眼乌鸦多了几分霸气,和一丝身为帝者携带的深邃华贵之意。

  倒是颇对李邵胃口。

  “可惜了……”

  李邵看着双目灰白,额上残甲的刘长仁,心底再是长叹一声。

  “只可惜,他的恢复速度也不能压过黑泪的腐蚀速度,不然,这就是一具完美的宿主!”

  其实,在唤醒刘长仁之后不久,他就对其做了一次试验。

  试验内容便是黑泪对刘长仁身体的恢复速度,究竟哪个更快。

  当然,对方是不知晓黑泪到底是什么的,还以为跟王玄邈平时对他做的一样,所以根本就没反抗。

  但是,试验结果让李邵很不满意。

  被黑泪腐蚀的部位,其恢复速度竟然被压制了!

  黑泪的腐蚀过程,与其说是一种能力,不如说是一种现象,一种不能更改的自然规律。

  无论刘长仁身体的再生恢复速度再快,也不可能改变这一结果。

  李邵当时心中就有了这个明悟。

  很快,他又想起了一件事。

  “既然寻常的恢复再生速度根本不能抵抗黑泪的腐蚀能力,那海底的那具琉璃棺,能够存放上千年,一定很不简单!”

  想到此处,就不禁有些后悔。

  “你说你好好的一个宝物,竟然被一个普通人用刀就随便破开了,哪有半点宝物的样子!”

  如果当时琉璃棺是被人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开的,那么李邵就会……不,他估计还是什么都不会做。

  船翻了,能够游到海岸上就已经算是幸运了。

  还要背着破碎的琉璃棺,这不是闲自己死的不够快么?

  当然,他是不会死的,顶多又被沉到海底,但那又不知多少年之后才能出来,或许,永远也出不来也不一定?

  想清楚此点之后,他心底的悔意这才去了不少。

  脑海里的念头不断闪过,但时间也不过过去了几个呼吸罢了。

  在刘长仁看来,就是李邵听了他的问题之后,对他微微一笑,却根本没有回答的意思,反倒与一边的罗衣男子交谈起来。

  只留下刘长仁待在原地胡思乱想。

  “他要怎么处置我?杀了我?不,我对他还有用处,应该不会杀我,那要废了我的修为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