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寄身面具 > 第9章 风绝

第9章 风绝


  “唐家?那个唐家?”

  一道沉稳的男声传了出来。

  “就是宁龙郡的唐姓世家啊!姓唐的家族还有哪个比唐家更为出名的么?”

  白面男子无奈道。

  “当然有啊。”

  男声依旧沉稳,不紧不慢道:“汤国不是也有一个姓唐的家族么?听说还是皇亲国戚呢。”

  白面男子顿时噎住,半晌才讷讷道:“那不一样,汤国在最南边,游国在最东边,中间隔了数个王国,相距这么远,汤国的唐家弟子怎么会跨越这么漫长的距离,来到此地?”

  “呵呵……”

  里边的人轻笑一声,道:“你忘了邪炁是怎么来的吗?”

  白面男子立刻就不说话了。

  邪炁怎么来的?当然是因为五国的人争夺那件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的“宝物”,使其分裂开来,这才大规模爆发。

  “好了,不说这些了,来的人是唐家的哪个弟子?来此作甚?”

  说话间,一个青年缓步从密室深处走了出来,身上只着一件白色单衣,额头上隐见汗水,不由令人浮想联翩。

  此人,正是安穆县的县令,殷明。

  但白面男子却是知道,那只不过是殷明在修炼功法罢了,只不过他的功法有些特殊,所以才会出现这种令人想歪的情况。

  虽是这么想着,嘴上也是不慢。

  “来人自称是唐家族长第三子,唐瑾!”

  “唐瑾?”殷明拿着云袖衣的手顿时停住了。

  “怎么了?”白面男子有些莫名其妙。

  “原来是他。”殷明轻轻一笑,将拿起刚要穿在身上的云袖衣重新放了下来。

  “怎么,大人认识?”白面男子试探道。

  “不认识,只是听说过。”

  殷明摇头道:“你是外地人,邪炁爆发之后,家乡被毁,这才来到我的安穆县,对于唐家的情况不太了解,我给你说说吧……”

  原来。

  唐家当代家主一共生了七个孩子,其中五个是男孩,两个是女孩。

  而唐瑾,正是唐家主的第三个儿子,但自从生下来之后,就一直不受待见,可以说是七个孩子当中,父子亲情最弱的一个了。

  “为何如此?”白面男子提出了疑问。

  “这与唐瑾的母亲有关……”殷明悠悠说道。

  唐瑾的母亲其实也是一个大家族的弟子,与唐家主的婚配,实际上属于政治联姻,在唐家主未成家主之前,就已经嫁给了他。

  但也正因如此,让当初年纪尚小,正值意气风发的唐家主很是不喜自己这个妻子,对于她生出来的儿子,自然也就不怎么待见。

  起初还不敢怎么太过招摇,不过,随着唐瑾母亲背后家族的没落,就已经不再顾忌什么了。

  唐瑾刚刚及冠,就迫不及待地将其驱逐到铁山岛之上,只允许一年回返一次,来个眼不看心不烦。

  “这件事当初闹得还是挺大的。”

  殷明摇着头道:“我也是从那时起,才知道唐瑾的,现在算算,也该到了从铁山岛返回的时间了。

  估计唐瑾也是刚回,途中或许发生了什么意外,这才到了我安穆县,毕竟我这儿距离港口的位置还有一点距离的。”

  解了心中疑惑,白面男子脸上却没什么喜色,犹豫了一会,道:“再怎么说,他也是唐家的人,唐家怎么折腾,都属于他们的家事。

  如果我们怠慢了唐瑾,得罪了对方还是小事,要是让他背后的家族,认为我安穆县蔑视唐家,这就不妙了!”

  “说的也有一定道理。”

  殷明沉吟了一会,忽然道:“对了,你将他安置在哪个区域?”

  “乙区。”白面男子毫不犹豫道。

  自从邪炁爆发之后,每天都有人涌进这本就不算太大的安穆县城当中,为了方便统一管理,因此将县城分成四个区域。

  一是甲区,也即是安穆县衙所在的位置,县城当中几乎所有高手,都被招揽进了县衙,以此共抗强敌,因此,这里是最为安全的地方。

  二是乙区,指的是离县衙不愿的地方,形似一个圆形,将县衙包裹在中央。

  因为离得不愿,所以如果发生什么意外,也能很快反应过来,算是县城第二安全的地方。

  三是丙区,原本是一块荒地,是殷明为了县城发展,而特意留出来的,准备以后建立成一片商业区,吸引游商来此。

  但在邪炁爆发之后,他就立刻就下令,将原本储存用来建立商业区的材料,全部用来建立临时营地。

  起初众人还不太理解这位县令大人的命令,但在无数难民涌入县城之后,他们终于知道了命令的真意。

  难民不断涌入,客栈一下就已经住满了人,剩下的难民就不得不到大街上去睡了,但越来越多人进来,恐怕就连大街都要满了。

  而那新建的临时营地,就发挥出来巨大作用。

  每个人分配一个小棚子,虽然只能用来睡觉,躺在里边就连手脚都是伸展不开,但起码算是解决了难民的问题。

  不用担心风吹日晒,下雨落雷之类的事情。

  四为丁区。

  丁区其实不在地表,而在县城地下。

  原本是用来关押罪犯的监狱,后来经过殷明下令改造,已经成了一处安置犯错难民的地方。

  当然,因为前身是监狱,环境可不怎么好,脏乱差,潮湿,住一段时间可能没什么问题,住久了一定会得病。

  殷明挑了挑眉,道:“竟然住在乙区?我还以为你会按照规定,将他安置在丙区呢?”

  白面男子不由苦笑道:“规则也是人定的,面对一个背后站着强大家族的世家弟子,做些退让,又有何不可?”

  殷明摇了摇头,既没表示赞同,也没表示反对。

  “不过,既然你将他安置在了乙区,那也不用去对他在做些什么事情了,就算宁龙郡唐家来人,我们也有了个说法,足以堵住他们的嘴。”

  “真不用管他了?”

  白面男子小心问道。

  “等一下……”

  殷明刚要点头,又似想到什么,忽然改口问道:“他是一个人来的?还是带着人?”

  “呃……带着一个人!”白面男子迟疑道。

  “什么样的人?”殷明追问道。

  “是一个小孩,穿着墨色绸缎衣,看模样只有八九岁的样子。”白面男子摸了摸头,想了一下道。

  “除此之外呢?还有其他人吗?”

  “没了,就他两人,大人,怎么了?”

  “没事。”

  殷明摆摆手,道:“我只是想起了,传闻中唐瑾的身边,似乎还跟着一个炼意境后期的老头,现在那老头不在了,或许是死了罢。”

  “一个炼意境后期的道士,虽然强大,但能让大人记得这么清楚的,恐怕自身也有某些不凡之处吧?”白面男子试探道。

  “董和你倒是了解我。”

  殷明诧异地看了一眼白面男子,随后爽快道:“没错,那个老头确实有着特殊,他是风拳一门的传人!”

  “什么?”白面男子面上露出迷惘之色。

  “说风拳你可能没听说过,说风绝谷你总听得出来吧?”殷明道。

  “难道说,那个老头是风绝谷的弟子!?”白面男子惊诧道。

  殷明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大人这是什么意思?”白面男子又迷惘了。

  殷明叹了一口气,道:“那老头算不上风绝谷的弟子,如果是的话,你想想,有着这么一位背景,唐家主就算太不喜他那三子,也不至于做的这么明目张胆,肆无忌惮了。

  但风拳这一宗门,却是风绝谷的一个下属部门,专门为风绝谷输送优秀的弟子,人才的。

  我听闻那老头当年只差一步,就能进入风绝谷了,只可惜,最后被人在身后阴了一把,大好的机会,拱手给了别人。”

  “好了。”

  殷明说到这里,却是摆了摆手,道:“话就说到这里,我还要继续修炼,你离开吧。”

  “是。”

  白面男子连忙朝殷明行了一礼,然后转身离开了密室。

  轰!

  密室的大门重新关上,里边便又重新恢复黑暗,只不过,在那黑暗深处,不时有几点绚烂的光彩亮起。

  华美异常,尊贵异常。

  ……

  客栈一楼。

  角落处。

  桌上摆满了菜,有红烧鱼,有烧鸡,也有一些花生,青菜等等。

  但现在,它们却以一种风卷残云般的速度,飞快进了两人的肚腹当中。

  “呃……”

  李邵打了一个饱嗝,拿着桌上放着的牙签剃了剃牙。

  “连续吃了几天没盐的食物,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这次终于吃了个饱。”

  一边的刘长仁没有说话,正拿起一旁的竹筒,飞快朝嘴巴里灌着水,凉凉的茶水流过喉咙,推下卡在喉咙中的食物,他这是被呛着了。

  看着刘长仁现在那双黑色眼瞳,李邵眼底闪过一丝异色,这也算是对方的能力之一,能够改变瞳孔颜色。

  想想就知道,如果没有这种能力,顶着那一双灰白眼瞳,守城的士卒怎么也不可能让他进来的。

  这事李邵在得到王玄邈的研究记忆之时就已知晓,令他惊讶的,却是另一件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