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寄身面具 > 第3章 炼意

第3章 炼意


  李邵盘膝坐下,五心朝天。

  “呼——”

  “吸——”

  呼吸频率以一种神秘的规律变动。

  脑海中,不知名的黑暗深处,缓缓涌出一大片灰色薄雾,带着微光,四下流动着,逐渐凝聚出一只奇异的鸟之形。

  但每当雾气就要成形的时候,鸟之形就好像缺了什么一样,瞬息之间就奔溃开来,重新化为散雾流淌。

  “为何我一直观想不成功?”

  李邵睁开眼眸,眼底满是疑惑。

  “再看一遍记忆罢。”

  ……

  一座占地颇广的道观当中。

  阶梯上站着一个中年人,身穿一件深紫色夹袍,体型健壮,是一个实力高强的道士,也是道观之主。

  阶梯下站着数十人,年轻的万伯也在其中,在人群当中显得毫不起眼,眼角时不时看向右上角。

  那里站着一个青年,体型欣长,身上带着一股从容不迫的气质,是他们的大师兄,也是中年道士的入室弟子,得到真传的。

  而他们这些人,顶多称为记名弟子,得到的传承都是残缺版本,修炼到炼意境后期,就已经登顶,想要更进一步,却是千年万难。

  不过学成后对付一般人还是没有问题的,年轻的万伯也很是满足了,他走了一会神,连忙集中精神,认真聆听中年道士述说。

  “由凡人成为道士的第一个境界,唤为炼意境,炼意,炼意,也就是不断磨练自己的意念,去芜存菁,炼出道意来。”

  “那什么是道意?”

  “或许你们当中,有些已经见识过别的道士放出道意,但也有一些没有见识过的,那么,我就在此演示一遍,看好了!”

  中年男子深吸一口气,捏紧拳头,蓦然砸出。

  一道黑芒一闪即逝。

  “看到了么?”

  年轻的万伯瞪大眼眸,眼底满是惊诧。

  那是……什么?

  漆黑翎羽,暗青眼眸,一只黑鸟,不,一只黑鸦?

  但为何身体中会飞出一只黑鸦,那只黑鸦飞离拳头之后,又去了哪儿?

  “看来你们是看到了,没错,刚才那只从我体内跃出的青眼乌鸦,就是我风拳一门的拳意,或者说道意显化。”

  “别看这么栩栩如生,就像活的一样,但其实是一道虚像,没有实体,存在时间极为短暂,只在出拳瞬间显化,范围也是有限,飞出不到三丈就要消散。”

  “但只要打中别人躯体,不管是手掌,还是躯干,略微擦过也好,只要那人不是道士,就必定倒地!”

  “告诉我,你们想学吗?”

  “想!!!”

  沉默片刻后,道观内忽然爆发巨大的呼声。

  “好。”

  中年道士满意地点了点头。

  “那我就教给你们如何炼出道意的方法。”

  “一个凡人,想要从无到有,炼出属于自己的道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其一,需要卓越的天资才情,其二,需要漫长的时间,最后还不一定成功,就跟赌博没什么两样。”

  “我们的先人为了降低难度,特意制出两座阶梯,第一阶梯唤为呼吸法,第二阶梯唤为观想图,只要修炼成功,登上阶梯,就能百分之百炼出道意来!”

  中年道士从旁边木桌上拿起一册玉简,道:“我手中玉简记载的,就是呼吸法,是一种特殊的呼吸节奏,熟悉之后,即便没有观想图,也能大幅提高五感知觉,身体素质。”

  “之后便在脑海当中冥想,只要呼吸法与观想图配套,一旦冥想完整成功,就能炼出真正的道意。”

  中年道士放下玉简,从身后取出一幅画卷,展开。

  “看仔细了,这就是我风拳一门的观想图。”

  李邵意识附身在青年版本的万伯身上,朝着观想图看去。

  死寂的灰色枯枝上,立着一只乌鸦,通体漆黑,眸子暗青,眼神平静,但就如风一般,带有一股难以把握的变化。

  难不成是?

  李邵脸色忽然变得奇怪起来,意识到了某些事情,迅速从记忆回到现实。

  ……

  深吸一口气,再深呼一口气,呼吸频率瞬间改变,由原来的平和淡然,变为短暂急促,如疾风一般。

  意识缓缓下沉。

  不知名的黑暗深处,淡灰色、闪烁着微光的薄雾再一次涌出,逐渐朝着中间聚拢而去。

  但这一次与上次不同,在鸟之形下方,一抹灰影缓缓扭动,灰色枯枝逐渐凝聚。

  不消片刻,一道与观想图一模一样的影像出现。

  李邵突然睁开眼睛,手臂就像装了弹簧一般,朝着前方直直砸去,速度迅捷无比,隐含狂风之声。

  青眼乌鸦虚像一闪即逝,消失在一丈开外。

  “成了!”

  “如果按照道士的等级来说,我现在应该是在炼意境初期。”

  炼意境分为三层,分别是初期,中期,后期。

  初期显化的道意,还很虚浮,就像气体组成,一眼就能看出是虚像,离体最多不过一丈,再远不能及。

  中期就很凝聚了,恍若液体组成,一不注意真可能以为是活的,但仔细观察还是能够发现别扭之处。

  后期道意大成,就完全与活的没什么两样了,最起码外表上看不出两者有什么区别,细微之处都是一模一样的。

  突然。

  些许刺痛感从脸上传来,就像被人抹了辣椒水一般。

  怎么回事?

  李邵疑惑地摸了摸脸,拿到眼前一看,却不由沉默下来。

  洁白修长的指尖,正挂着一道黑色的泪滴。

  “差点忘了这个。”

  李邵无奈地叹了口气。

  陶瓷面具在佩戴者脸上的时候,有两种形态,一是外显,也就是正常的面具形态,二是隐藏,也就是化为液体,渗入脸部皮肤内部。

  但无论哪种形态,面具的能力都是不会改变的,既不会增强,也不会削弱。

  而大部分的能力,对于现在的李邵来说,都是控制不了的,包括那从面具眼部不断淌出的,极具腐蚀性的黑泪。

  “幸好黑泪渗出速度极是缓慢,能够支撑我这具身体挺长一段时间了。”

  李邵心底暗暗计算着。

  “按理说,我本体是副面具,拥有夺舍之能力,现在这具躯体烂了,那我就再换一具便是了,不过……”

  李邵微微皱起眉头。

  “我心中有股预感,若我频繁更换躯体,终有一日,会出现某些无法逆转的糟糕事情,还是尽量不要换体为好。”

  “而要完全解决这个隐患,我想到的有三种方法,一是强化身体硬度,使其达到无比坚固的程度,能够抵抗黑泪的侵蚀。”

  “二是强化身体再生能力,只要再生速度比黑泪腐蚀速度要快,最低都要持平,那么就算成功。”

  “三则是让我彻底掌控陶瓷面具!”

  李邵意识苏醒之后,起初以为自己是在面具当中,类似器灵一类的存在,可经过一个月时间摸索,发现事情并没那么简单。

  琉璃棺当中,许久之前,应是躺着一具尸体的,一开始要穿越的对象,也应是那具尸身。

  可随着陶瓷面具不断渗出黑泪,尸体早被腐蚀的渣都不剩,穿越后的灵魂,不得已只能与陶瓷面具融合在一起。

  但因为是从外部强行融合的缘故,速度极为缓慢,算了算,直到现在,也不过占据了面具的三分之一。

  而他的意识在之前都是浑浑噩噩的,只是在占据三分之一后成功苏醒过来。

  如果照这么来算,或许穿越的时间还要往前推一推,说不得要推到千年之前,牵扯到那个死在琉璃棺当中的存在。

  原本这只是推测,但在读完唐瑾与万伯两人的记忆之后,李邵愕然发现,他的推测,极有可能是真的。

  “只要让灵魂与面具百分之百融合,到时自然就能掌控黑泪的流淌。”

  “不过,照之前的速度计算,占据三分之一就花了一千年,要完全占据,岂不是说还要花上两千年?这时间未免也太长了些。”

  “但这个世界存在道士,或许当我修炼到后期的时候,就能获得一具永久的躯体了!”

  获得一个永久宿主,这便是李邵当前的目标。

  咕噜噜!

  奇怪的声响从下腹传出。

  “从船上下来之后,这具身体就是滴米未进,再不吃些食物,可能就要饿死了。”

  想了想,李邵便朝着海边行去,一头扎进海水当中,不远处是一片彩色的宝石珊瑚林,其中有许多海鱼游弋,食物就是它们。

  可这里不比陆地,海水带有强劲的阻力,阻碍人体运动,忙活了一会,却是半条海鱼都没抓到。

  李邵决定使出点真本事出来。

  刚好,底下惊起一片黄色的小鱼。

  风拳!

  一只青眼乌鸦虚像瞬间飞出,掠过鱼群,数十只黄色小鱼立刻就翻了肚子,一只大手从旁而来,抓住黄鱼就向岸上游去。

  沙滩更前一点,就是一座森林。

  李邵在森林中捡了一些干枯的木柴,在沙滩上起了一堆篝火,先是烘干身上的衣物,这才拿起旁边打到的黄色小鱼。

  “道意还真是好用。”

  那些黄鱼其实并不是死了,而是被破坏了大脑,陷入了昏迷,也就是常说的植物人,不,植物鱼的状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