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逍妖法外 > 第五十章 凝神丹

第五十章 凝神丹


苏异望着手中装有“凝神丹”的锦盒,隐隐有些明白为何自己迟迟达不到“内华境”了。禹应苍晚年才得到这“上清御飞经”,有根基功底在,跨过“内三境”自然是轻轻松松。而苏异内功根基尚浅,又是没有外力相助,仅仅靠自身的努力便想在短时间内连跃两境界,可谓是痴人说梦。

  而眼下有了这“凝神丹”,事情便要简单许多了。苏异不知道周扬服这丹药是否有什么特别的用处,或是他所修炼的内功心法与“御飞心经”有何关系。但他心里却是十分笃定“凝神境”和这丹药脱不了干系。那卷中对“凝神境”的记载仅仅是一笔带过,正如家财万贯而不知草民的斗米之难,出自名门正派的巨擘自然也不会关心无门无派之人是否有足够的资源去修炼武功。

  创造“上清御飞经”的那位大能定也从没想过,有一天这经卷会流落到一个无名小卒的手里。

  苏异稍微调整内息,没有再犹豫,便将那“凝神丹”吞入了肚中。气运丹田,经五脏六腑奇经八脉,周天循环往复。他神识敏锐,内视之下能感觉到那丹药正在慢慢化开,随着周天之气而运行,最终归入丹田之中。每一丝的药力都给他带来极大的裨益。苏异精神为之一阵,却并不就此满足。那药力吸收之慢,以至于大量的药效散发到了全身,经皮肤流失到了空气之中。只见苏异此时浑身冒烟,皮肤通红,燥热不已。

  然而苏异身兼仙气,先天条件得天独厚。他见那药力流失得飞快,可惜之极,便连忙调动体内的仙气护住丹田。将药力包裹住,他这才放下心来,又慢慢运起功。如此打坐了整整一日,苏异这才将那“凝神丹”完全消化,身上的衣衫已是湿透。

  这一次他终于是顺利完成了“凝气化神”,而内息渐得升华,正由“量变”往“质变”转化中。寻常人借丹药之力练武,最多也只能吸收其中的百之一二。而苏异服下的丹药却是丝毫也没有浪费,这让他的内力更为精纯。

  所谓“内华境”,便是内力之精华,可以一顶百。一掌击出,当如寻常人十数拳。苏异顺利跨入此境,喜不自禁,顾不得身上的汗污,累瘫在了床上。

  次日,苏异打听到了禹重山正在藏书阁,便悄悄来到了敬孝堂。观察许久发现无人出入后,便来到了堂内。他也不需找那密门的机关,只将手贴在那墙壁之上,感应着墙壁中砂石的纹路。半晌过后,苏异手掌轻轻一按,慢慢陷入了墙壁之中,越来越深。直到整只手臂都穿透而过,他还未停止去势,又将整个身体溶了进去。

  另一端,只见墙上慢慢浮现出了苏异的脸庞,像从泥潭里挣扎而出一般。不一会儿,整个脑袋便都探了出来,身子却还在墙壁里面,模样甚是滑稽。费了好一会功夫,苏异才从墙里出来,至此,他总算是成功潜入了这密道中了。

  苏异领悟“假形之术”,触类旁通。他曾听归阳子讲起过“地煞七十二变”中的“土行之术”,乃是土遁之法,能于山石泥土间穿行而毫无阻碍。又在百木林大战中目睹归阳子施展此术。此时正好见用得上,便随意一试,没想到竟然能成功。

  密道尽头的那道铁门之内本有符咒封禁,能阻挡秘法异术,却是被苏异事先撕毁了。于是他如法炮制,又穿过了那道铁门。

  终于又来到了密室之中,苏异的心紧张得扑通直跳。一半是即将揭晓秘密之紧张,而另一半,又是生怕那架子上没有他要找的画卷。若果真如此,自己倒真是再无从下手了。

  苏异怀着忐忑的心情打开了第一幅卷轴,只看了一眼,便痴痴入了神。那画中的女子虽然半遮了脸庞,却是更凸显了那对极为魅人的丹凤眼。那画卷栩栩如生,仿佛就如同她真的出现在眼前,诱惑着人去投入她的温柔乡一般。苏异只看两眼的功夫,便像是和画中的女子相识了数十年,忍不住要为她着迷。

  那双勾人的眼睛让苏异不禁心生为她牺牲的念头,然而这念头一出,苏异顿时惊醒,出了一身冷汗。他骨子里已经刻着逃生的本能,“死”的念头一出,他本能地便有了求生的欲望。紧张感让他从那迷幻之中挣脱了出来。苏异忍不住一把将那画卷扔在了地上,后怕不已。

  片刻之后有所缓和,他才将画卷拾起,避开了那双媚眼,飞快地上下扫了一遍。这画卷所画之人,题词,印鉴,皆与南轩客所描述的并无二致。只是唯有一处,在那狐仙的胸口处有一团杂乱无章的红色线条,如同鬼画符一般,似乎是有人在故意破坏这画。

  苏异也不多想,赶紧将画轴又卷了起来绑好。这画邪门得紧,他是不敢再多看一眼。

  收好画卷,苏异又是偷梁换柱,将随身携带的另一卷画轴放到架子上。环顾一周,确保一切都保持原样后,他又将两张假的“封禁符”贴到了两个角落里,这才放心地离去。

  苏异不敢将那诡异的画卷留在身边,免得夜长梦多,第二天他便找准了时机,趁无人注意时溜出了应苍派,来到与南轩客约定的地点。

  只见苏异来到一处偏僻的宅院前,也没有敲门便径直推门走了进去,里面却是一个人也没有。他照着南轩客的吩咐,找到了一座神台,上面供着一尊只有巴掌大的神像。

  苏异点了三炷供香,插在神台上的香炉中,便坐在蒲团上等了起来。不一会儿便见南轩客从那偏门中走了出来。

  “这么快?”苏异心里为南轩客的神通称奇,于是赞叹道:“先生真乃神人,眨眼间便收到信号,又是眨眼间便到了这里。”

  南轩客愣了一下说道:“我本来就在这屋里啊,你方才推门我便听见了。”

  苏异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道:“那你让我搞这么多花样是做什么?在这屋里跟做贼一样转来转去,还装模作样点三根蚊香。”苏异越说越气。

  “我这不是特别忙嘛,怕你等得久了便找点事让你做做免得你无聊。”南轩客拍了拍苏异的肩膀,打着哈哈道,“不说这个了,你可是得手了?苏小兄弟你才是真乃神人也。”他看到了苏异手中的长条包裹便知道是画卷到手,于是双目放光。

  苏异看他一副猥琐小人见到美丽女子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将包裹随手甩给了他。

  南轩客也不在意,接了过那包裹,却没有像苏异想象中的那样,猴急去拆开画卷一睹为快,而是转身走进了里屋。苏异一脸狐疑地跟了上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