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逍妖法外 > 第四十六章 先祖祠堂

第四十六章 先祖祠堂


苏异来到先祖祠堂内,只见禹重山背对着他负手而立。听到脚步声,禹重山转过身来关心道:“你来了。在应苍派待得可还习惯?”

  “多谢掌门关心,一切都很好。”苏异真挚地说道。他是真的很好,这么悠闲的日子,过一天便是少一天,怎么能不好。

  “那便好。老夫近几日颇为忙碌,还未得空去看你,心里很是过意不去。”禹重山一副惭愧的样子说道。

  苏异心里冷笑,表面上却装作受宠若惊的样子说道:“掌门言重了,能入应苍派我已是十分之满足,不敢再有其他奢望。”

  “你能如此懂事,老夫甚感欣慰。”禹重山释怀道,“接下来你你便在这祠堂内参悟吧,这是你应得的,至于能有多少收获,便看你的造化了。”

  果然是打算什么都不告诉我吗?若不是裴义,自己岂非要在这外堂白白浪费时间?这次进去定要好好研究一番,可不能辜负了裴兄的好意才是。苏异心里盘算着,于是问道:“弟子可否在这祠堂里待上一两日,好好感受一下先祖的灵气,于弟子修身养性颇为有益。”

  禹重山听得一愣,以往弟子进入祠堂,九炷香燃尽便即宣告结束,从未有人成功参悟过。此时他只道苏异毫不知情,提出这样的要求也是合乎情理,即便他在这里待上一年半载也未必能有所获。禹重山未觉有什么不妥,便放心道:“自然是可以,你要在这里待多久都没问题,但切记别太勉强自己。”

  “多谢掌门关心。”苏异感激道,心里却是在骂着禹重山假惺惺。

  待到禹重山走后,苏异在外堂装模作样打坐了半天,直到午后大家都是疲累歇息的时候,他才慢吞吞站起身来,找那内堂去了。他绕过那八尊神像,在那后面找到了一扇门,如此简单,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穿过那扇门,另一边是一个小别院,最深处还有一座祠堂,定然就是那真正的神像所在之处了。脚下丝毫没有停留,苏异推门而入,入眼处便是一座两人之高的神像。那神像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者,眯着双眼,脸上的长须几乎及地,身上衣着朴素之极。与天尊殿的“灵宫太虚元君”之像的威严相比,此处的神像可算是极弱,令苏异有着截然相反的感觉。在这神像之下,他感受到的是宁静与祥和。

  “仙祖禹公,上应下苍,之神像”,这是苏异在神台上一块灵牌上所读到的信息。他曾听裴义提起过,禹应苍早年创下应苍派,晚年悟道颇有所得,隐隐有登仙之像,成就半仙之后便留下神像离开了应苍派以寻求大道。之后便几乎没有人见过他的踪迹,后人不知他的生死,便立了这个灵牌时时祭拜,延续至今。

  苏异也没有急着照裴义所说的方法去做,而是四处研究着这祠堂。应苍派的弟子或许对这先祖像心存敬畏,苏异可不会,他大可肆无忌惮地在这里东翻西找,百无禁忌。肉眼观察了一遍,发现并无异常之后,苏异这才在神像前盘腿坐下,以心眼洞察。感知神识触及祠堂里的每一件物事,连堆积在角落里的蒲团也未放过,最后停留在了神像之上,毫不避讳地里里外外扫视着。他发现,那神像竟是中空,内里另有乾坤,那里面似乎藏着什么东西。

  苏异自那日与玉瑾之战后对“天物手”的运用突飞猛进,观百木林大战之后更是颇有心得,而后举一反三应用自如。他将手掌轻轻贴在神像上,一丝丝仙力从体内流出,通过手掌渗入到神像之内,在那体内的空间里形成了一只手臂,一把将那物事抓在手中。

  苏异手掌一用力,竟满满穿透了神像,渐渐与那体内的手臂融合在一起。他心中一喜,又小心翼翼地将手慢慢地抽了回来,东西到手,神像完好无损。苏异颇为自得。

  再看那手中的东西,赫然是一卷卷轴。苏异拿在手里把玩了许久,思虑再三,还是忍住了打开它的冲动。将卷轴贴身藏好之后,苏异才开始将那神台上的蜡烛点燃,火光亮起,周围的空气似乎都为之一动,四周发出细不可察的声响。苏异猛然转头四顾,并未见到有何异常,这才又去点香炉旁边的两柱金烛。

  金烛的火焰要比蜡烛大上许多,将祠堂照得超乎寻常的发亮,先祖神像似乎也因此被镀上了一层金光。神像变得更具灵性,有那么一刻,苏异甚至有一丝禹应苍就在眼前的错觉。摇了摇脑袋驱散了迷幻之感,苏异这才取出九炷细长的供香,在烛火上点燃,将之插在香炉之上。

  此时香炉上的景象却是让苏异大感吃惊,那九炷供香一齐点燃,在香炉之中却只有其中一炷在逐渐变短。直到燃尽到底了,另一炷才又开始渐燃。苏异突然醒悟过来,自己竟是痴痴地看着第一炷香燃尽。白白浪费了这么宝贵的时间,苏异暗道惭愧,这才驱除杂念,宁心参悟起来。

  九炷香燃了两炷,苏异这才渐入佳境,依稀可以感觉到神像上散发出若有若无的能量。此时他闭着眼睛,却是没有发现那两炷金烛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燃烧着,不一会便见了底。金烛熄灭,神像身上的金光却是更盛。苏异静心感悟着,九香剩下其六时,他脸上露出了微笑。此时他能感觉到神像全身上下布满了仙气,在表面四处涌动,杂乱无章。然而观之体内,却能发现仙气正有条不紊地朝神像的肚内乾坤汇聚着。

  苏异不再参悟观想,睁开了眼睛,静静地看着九香。全部燃尽之时,神像上流动的仙气也是戛然而止。他将手掌贴到神像上,深吸了一口气,丹田猛然一缩,灵台便犹如鲸吞一般地将那仙气慢慢吸纳到体内。

  苏异就保持着这么一个姿势,不知道过了多久,仙气尽数吸收完毕,苏异这才松开了手。神像身上的金光也是随之消失,变得暗淡。

  苏异没有动身,而是梳理着体内吸收的庞大仙气。此次他获益匪浅,仅仅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仙气便让他的“易容术”迈入了入门之境。若是悉数消化,说不定能够和体内的妖气抗衡,将之压制下去。苏异心中大喜,这倒是一个意外的收获。接下来,他便借着这环境潜心修炼起来。

  而在外面,似乎根本没人察觉到这先祖祠堂里发生了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