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逍妖法外 > 第三十三章 激战百木林

第三十三章 激战百木林


夜半时分,苏异睡得正香,却忽然被山人拍醒。迷糊中,便被山人背着在柏木林中穿梭。耳旁呼啸的风声让他逐渐清醒。

  “我们这是去哪儿?”苏异问道。

  “等会你就知道了。”山人嘿嘿笑道。

  一路飞奔,两人越走越深。直到眼前出现了一大片空地,山人这才停下,和苏异藏在了一棵大树上,利用繁茂的枝叶遮掩身形。明亮的月光之下,可以看见那空地之上有一间小茅屋,在周围一片密林之中显得颇为突兀。

  “来了!”山人忽然说道。

  只见那密林一阵闪动,一个人影从中破风而出。苏异瞪大了眼睛,那人竟是归阳子。

  山人低声笑道:“好戏还在后头呢。”

  “龙已还!”归阳子说话声音不大,却是如钟声一般传出,苏异躲在远处听得一清二楚。

  “龙已还是谁?”苏异好奇问道。

  “看着。”山人目不转睛道。

  只见一人从那茅屋中悠然走出,笑道:“老友,这么晚来找我,难道是有什么急事?”

  “前…前辈!?”苏异失声道,原来神秘人的名字是龙已还。

  见到苏异大惊失色的样子,山人似乎十分得意,说道:“他便是教你亮爪子的人吧?”

  苏异尴尬道:“您知道了…?”

  山人白了他一眼道:“没点出息。”

  苏异不知山人指的是什么,只得讪笑两声,不再说话。

  “你将‘天魔爪’教给苏异,有何目的?”归阳子开门见山道。

  龙已还收起笑容,严肃道:“目的?老夫只是爱才罢了。苏异小友学了你的‘假形之术’,再来学我这‘天物手’,这不是天意么?”

  “你此举可谓是包藏祸心…”归阳子摇头道。

  “此话怎讲?”龙已还疑惑道。

  “何必明知故问?你教苏异魔功,引导他体内妖气爆发。若是他成功化妖,你便可得一可用之将;即便他不肯为你所用,却也是再不能被所谓的‘正道中人’所接受了。这难道也是‘天意’?”归阳子的话语间藏着些许怒意。

  “此言差矣,老友你这可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老夫教苏异小友‘天物手’可完全是出于一片好心。他体内的妖气若不好好利用,岂非太可惜了。这是上天给与他的礼物,他有权将之化为己用。你们自以为是为了他好,却是极力瞒着他,岂非更加可笑?”龙已还在言语上也丝毫不肯想让。

  “你可给过他选择?若是他知道会有如此后果,可还会学你的‘天魔爪’?”归阳子厉声问道。

  “他找到了我留在山洞里的线索,并且被‘天物手’所吸引。这便是我给他的选择。”龙已还近乎诡辩地说道,“这里太安逸了,并不适合他。天下之大,不去闯一闯,实在是可惜。然而江湖险恶,弱肉强食,没有点实力又如何存活。”

  苏异听得入神,脑力所想之事盘根错节,一时是理不清了。

  “道不同,说得再多也是徒费口舌。看来老夫这些年来对你还是太宽容了。”归阳子说着抽出了随身的长剑。

  “十年前你奈何不了我,现在也是同样如此。你再怎么样,也不过还是将我困在这林中罢了,何必再白费力气呢。”龙已还无奈摇头说道。

  归阳子不再回答,长剑脱手而出,朝龙已还飞去。长剑在半空之中忽然一分为二,二分为四…瞬间便化除了数百道光影。那光影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绕着龙已还飞旋着,竟是将他的身影完全遮掩了去。

  “那也是‘流光飞剑’吗…竟是如此壮观…”苏异目不转睛地看着,生怕错过一丝细节。

  龙已还却是巍然不动,任那光影在身边盘旋,甚至穿身而过。

  数百道剑影之中,有一道直直地朝龙已还的胸口飞去。他面不改色,只是身前的虚空之中忽然多了一只手,将那剑影握住。与此同时,剩下的剑影尽都消失不见。被虚空之手握住的长剑尤自嗡鸣震动着,突然急速飞转起来,将那手掌搅碎。长剑脱困,又回到了归阳子的手中。

  “你绝学甚多,却是要拿这最便宜的‘流光飞剑’来羞辱老夫吗?”龙已还淡淡道。

  “看来你这十年也不是白白虚度。”归阳子说罢,手中长剑又再刺出,“那便请你领教一下,我苦悟十年的剑法。”

龙已还摩拳擦掌,饶有兴致说道:“又想出什么新招式了吗?来吧!”

归阳子迎着龙已还的掌风欺身而上,却不出剑,兀自解释道:“我这剑法,无招无式,以守待攻,后发制人,于乱局中谋一剑,一剑足定乾坤。我叫它‘卷白一剑’。”

听到这里,苏异蓦地想起了天清殿里那幅空白画卷,不知是否和这剑有关系。

归阳子果然只取守势,长剑护着周身,严丝合缝,将龙已还的招式如数化解。然而看得出来,两人只是相互喂招,并没有真正施展神通。归阳子极有耐心,龙已还却不是。只见他故意卖了个破绽,归阳子会意,心下了然,也不在意,陡然一剑刺出。

这一剑毫无玄机,然而龙已还却是心头一跳。正是因为毫无玄机,便看不到后招,无法判断这一剑去向哪一路。端的是乾坤定音,必中的一剑。若不是这破绽是自己故意而为,早有防备,定会在这一剑下吃个大亏。

“然而…光是如此还不够!”龙已还心中冷笑,双手护在了胸前,身上肌肤突然变得如石头一般坚硬,竟是打算硬生生地吃下这一剑。

长剑刺在龙已还的手臂上,发出“叮”的一声响,随即竟弯折成了一道离奇的弧度,随着归阳子抽身后退才又恢复原样,剑身尤自震动不已。

“有点意思。”龙已还哈哈大笑道:“你这一剑确实玄乎,但还是缺了些火候。还是快快拿出真功夫来吧。”

“如你所愿。”归阳子淡淡道,长剑再起,忽然一道剑气从龙已还脚下的土地爆涌而出,冲向天空。龙已还侧身避过,轻描淡写。只见他一手探出,手臂竟不断伸长,上面的肌肉变得粗壮,补满了暴涨的青筋,朝归阳子抓去。

凭空出现的剑气源源不断,龙已还是能躲则躲,躲不过,便凭借着皮粗肉糙生抗,“天物手”却始终没有放过追击归阳子。然而归阳子却如飞燕一般轻灵,身形飘忽不定,那狰狞的巨手始终离他有一臂之遥。

归阳子的身影落在地上,旋即又飞跃而起。“天物手”一把抓在了泥土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泥坑,石土飞射,高高溅起。无形剑气也不甘示弱,破土而出,已在地上留下了大大小小的坑洞。

两人身形不时交错,难得看清人影。苏异瞧得眼花缭乱,脑袋发懵,不得已时要闭上双眼舒缓一阵才不至于看炸了头。

“给我停!”龙已还突然暴喝道。“天物手”突然暴涨一截,将方才落到地上还未来得及闪躲的归阳子抓在了手中,巨手随即紧握,似要将归阳子生生捏爆。

归阳子丝毫不见慌张,单手起印,施展“土行之术”,口中喝道:“遁!”

只见他自双脚而上,逐渐化作一滩泥土,没入地上,消失不见。龙已还手中只剩下一捧泥沙,见归阳子没了踪影,便立马收了“天物手”,警惕四周。

忽地也不知道平地里从哪里涌出了一股泥浆洪流,犹如倾泻的山洪,朝龙已还奔涌而去。那洪流中的泥浆缓缓凝出了一条巨龙,随即又见归阳子从泥浆中走出,立于龙头之上。

泥浆巨龙涌来,龙已还无处可躲。却见他盘膝席地而坐,双手啪地合十。

“驭天之灵,掠天刀,夺地甲,神威将军,起!”随着龙已还话音落下,他身周的泥沙开始朝他身上攀涌,在他身上布上了一层厚厚的盔甲。而在他的身前,一个巨大的身影破土而出,竟是一个身着盔甲,手执关刀的将军。那巨大的石将比归阳子的泥浆巨龙还要大上一些,看上去威风凛凛,战无不胜。

石将关刀挥下,一击便将巨龙劈成了两半。然而巨龙由泥浆凝成,即便被打散,不到片刻便又重新凝聚,锲而不舍地朝龙已还冲去。

只见泥龙张开了巨口,吐出一团又一团的泥球,射向龙已还,却被石将一一挡下。石将蓄了个力,一刀在地上劈开了一道口子,吞进了不少泥浆。泥龙身形随即变小了些。

两人有来有往,各自施展神通,看得苏异是目不暇接,心潮澎湃,激动不已。

石将与泥龙互相消磨着,谁也奈何不了谁,终是打了个平手,化作沙土没入地底。

“差不多了。”归阳子从那消失的泥浆中现出身影来,似乎还有意无意地朝苏异所在的方向瞥了一眼。

“老家伙果然了不得。”龙已还不着痕迹地擦了擦嘴角。看来在石将和泥龙的对决中,他还是稍逊了一筹。

只见归阳子手中的长剑冲上了天际,随即化作十道剑影四散开来。十道剑影形成了一个圈,将龙已还围在当中,剑尖向下,插进了土中。

  “已经到十剑了吗…”龙已还看着那剑影呐呐道。

  归阳子口中念着:“乾坤借力…十剑囚魔狱,起。”

  十道剑影光芒大作,大地轰鸣,十把巨大的石剑换换从地底破土而出。那茅屋首当其冲,被石剑洞穿,瞬间变成了一堆破烂木头。

  “你可真够狠心,连老夫遮风避雨的地方都毁了,这下不得风餐露宿?”龙已还说着,虽没有半点动作,却有十只巨手同样破土而出,一一将按在十把巨剑之上,硬生生止住了起势。

  “竟…竟然有十只‘天物手’…这该是最终的对决了吧…”苏异呐呐道。

  石剑出土半分,巨掌又将之按回去一寸,双方进入了僵局。

  就在这时,山人忽然说道:“果然还有一只老鼠在一旁藏着。你在这待着。”说罢便一跃而出。

  山人在一棵棵大树间穿梭着,忽然脚下一顿,便从树上跳下,重重地踩向地面。那地面在山人的一脚之下生出了无数道裂痕,开始往下陷着,一条巨蟒钻了出来。

  “伏绫!”苏异心里惊道,“她怎么一个人闯上山来了!”

  “咦!白腹背花蚺,稀奇稀奇。”山人奇道,“喂,龙老兄,这可是你的宠物?”

  “大人!”伏绫化作了人形,朝龙已还喊着。

  “咦!还是个蛇妖。”山人饶有兴致道。

  “伏绫,你怎么来了。”龙已还勉强支撑着,额头上渐渐冒出冷汗,明显要比归阳子略逊一筹。

  “大人,你我合力破开它一起逃出去吧!”伏绫焦急道。

  “小姑娘,你当老夫不在的吗?”山人气道。

  “伏绫…他说的没错,有他和归阳子在,我们没有胜算...”龙已还无奈道,“更何况,这里还是太鄢山…可是归阳子的地盘啊…”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今日你来得正好,便留下来陪你大人安度晚年吧。”山人说着,身体竟化作一堆泥土,融入地底,消失不见。

  伏绫大惊,凝神戒备。忽然脚下一阵异动,一根根手臂粗的藤蔓破土而出,向伏绫缠绕而去。伏绫东躲西闪,不断避开飞快袭来的藤蔓。

  “伏绫,你自己先逃吧…”龙已还吃力道。

  “大人,那驭天教怎么办?”

  “驭天教…便交给你和灭身护法…一切…你自己做主。”龙已还说着,身体终于是有所动作。他的一脚踏出,身形开始急速变大着。脸庞,手脚,也在变化着。不一会,便是变成了一个面目狰狞的恶魔。恶魔有两人之高,双手犹如铜锤一般巨大。

  苏异内心震荡,却是没想到之前看似温文尔雅的龙已还竟变成如此恐怖之态。

  化身恶魔的龙已还一拳击出,追击着伏绫的藤蔓瞬间被打得稀碎。他每出一拳,便帮助伏绫化解一次危机。伏绫逐渐脱困,不忍辜负龙已还的一番好意,只好一咬牙,又化作巨蟒钻入地底。

  见伏绫逃去,山人也不理会,掉头便去攻击龙已还。

  龙已还脚下的土地忽然开始下陷,如流沙一般,将他的双脚吸进去后又在转瞬之间便变回了坚硬的土地。龙已还被固定在地上动弹不得,身周又有藤蔓长出,将他缠绕。奇异的藤蔓不断地吸取着他体内的能量。

  在归阳子和山人的夹击之下,龙已还终是无法力敌,又被打回了原型。连带着那十只巨掌也是消失不见。

  石剑趁势而起,结成了“十剑囚魔狱”。那石剑之下的地上又裂出了无数道裂痕,布满了龙已还身下的土地。那裂痕看似杂乱无章,却是暗合天道。

  “连‘锁灵阵’也来了吗…”龙已还无奈苦笑道。

  “望你好生在这狱中反省吧…”归阳子叹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