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逍妖法外 > 第二十一章 白腹背花蚺

第二十一章 白腹背花蚺


那巨蟒感受到了苏异的这股力量,非但没有再施加压力,反而像是受了惊吓一般急速退去。下一刻,四人周围忽然狂风大作,刮起了地上堆叠的落叶,夹着砂石,直教人睁不开眼。那狂风刮起的落叶越来越多,竟是绕着几人身周旋转了起来,不一会便形成了牢笼,将玉衡玉篱和驹铃三人困在了里面,却唯独将苏异留在了外头。

  “苏异!”玉篱顿时惊声叫道,然后便要朝那落叶聚成的墙壁冲去。

  玉衡一把拉住了玉篱,说道:“别冲动,那巨蟒不简单,我们不是对手,这落叶也不容小觑。”

  “那你说怎么办?就在这里等死吗?”玉篱激动道,“苏异还在外面呢!”

  “这上面不知道有什么玄机,你贸然冲上去,万一出事了怎么办?”玉衡细细观察着那墙壁,说道。

  “这墙我们过不去…”驹铃说着,便将手伸进那落叶中,落叶松软,驹铃的手一下便陷了进去,并没有受到什么阻力。手臂再往里探去,驹的铃整条胳膊几乎要被淹没了,却还是没能穿透那墙壁。

  “怎么样?”见驹铃将手臂抽了回来,玉篱急切地问道。

  驹铃摇了摇头道:“太厚了,若是强行冲出去,说不定整个人都会被困在落叶中。”

  三人颓然坐倒在地。

  牢笼外,苏异急切地挖着树叶,刚挖出来一个坑,不多时,周边的叶子便会朝那坑中聚集将其填满。苏异见没有效果,转头对那巨蟒怒目而视。

  却见那巨蟒的身子急剧萎缩着,鳞片尽都消失不见,蛇首上竟是长出了一张人脸,身上更是吐出了四肢。不一会,巨大的蟒蛇便是变成了一个美貌女子。那女子凤眉丹眼,樱樱红唇,肌肤冷白如雪,披散着一头及腰的长发。

  “你对他们做了什么?!”苏异怒道。

  “噫,你好像不怎么吃惊,也不怎么怕我。”那女子盈盈道,“你放心,他们很是安全,我只是想单独跟你说几句话罢了。而且…相信我,我这可是在保护你,更是在保护他们。”

  苏异早便知道这巨蟒不简单,见她化作人形,也不觉得惊奇。只是她后面那句话却是不怎么明白。

  “什…什么话…你快说吧。”那女子虽然看似对他并无恶意,苏异却也不敢得寸进尺,只得先顺着她的意了。

  “可以先跟我说说,教你天物手的人…现在怎么样了吗?”那女子问道,语气中似乎在极力压制着激动。

  “你…你怎么会知道天物手!?”苏异大惊。

  “因为它的主人…我认识。”女子笑道。

  “你…到底是谁?你是冲着我来的!”神秘人的事虽不是什么天大的秘密,但这一次被眼前这女子说破,还是让苏异心里感到一阵不安。

  “我名叫伏绫,乃驭天教部下,司职通行护法,如你方才所见,那白腹背花蚺便是我的本体了。”女子深吸了一口气,叹道,“我确实是冲着你来的,只因我闻到了‘天物手’的气味,却又不能确定是你们四人中的哪一个,才出此下策,冒犯了公子的朋友,还望公子恕罪。”

  苏异将信将疑,只觉得驭天教这名字好生狂妄,嘴上却还是问道:“驭天教…那是什么?”

  “驭天教乃是西域一大势力,信徒遍布天下,偶尔干些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勾当。至于其他的,知道得太多对你也无益。”伏绫耐心道。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东西?”苏异疑惑道。

  伏绫的眼里突然充满了崇拜之意,说道:“因为我相信大人,他既然将‘天物手’教给了你,那你便是可信之人。”

  苏异陷入了沉思。

  “现在,你可以跟我说说,教你‘天物手’的人,现在身在何处了吗?”伏绫虽然说话依旧轻柔,不疾不徐,苏异却能听得出她心里按捺不住的激动。

  “好吧…他现在该是还在太鄢山。”苏异叹了口气道。

  “太鄢山…果然没有找错方向,真是天助我也。”伏绫眼里爆发着精芒,又问道,“那大人他…可还好?”

  “我与他不过见了两三面而已,其他的我也不清楚,但身体肯定是很好的,这个你可以放心。”

  “是吗…那便太好了…既然身体很好,那为何一直不与我联络呢?唉,对了对了,你定也知道的不多。”伏绫一顿自言自语,又突然话锋一转道,“公子与大人仅仅两三面之缘,便学会了他的‘天物手’,当真是天赋异禀。”

  “侥幸侥幸…运气好罢了。”苏异哈哈笑道,心想的确是侥幸,若不是有“假形之术”的经历,也不至于如此之快便学会了“天物手”。

  “公子过谦了。”伏绫说着,又对苏异盈盈一拜道,“今日多谢公子了,伏绫感激不尽。”

  “谢我干什么…”苏异挠头不解道。

  “不,公子今日给我带来了大人安好的消息,对我来说那是再好不过的恩赐了。更何况,公子还将大人的下落如实相告,这个人情,伏绫定不会忘记的。”伏绫认真说道。

  “前辈客气了,那位…大人前辈教了我‘天物手’,我还没来得及感谢他呢。现在能为他的…朋友做些事情那也是好的。”苏异见伏绫如此客气,所谓礼尚往来,也是客气了起来。

  “公子重情重义,实乃我辈中人,若不是我还有要事,此番定要与公子好生亲近亲近,畅谈一番。”伏绫笑道。

  “前辈太高看小子我了…那可否先将我那三位朋友放出来?”苏异问道。

  “小意思,待我走远了,那‘叶牢’自会解去,至于善后之事,便交给公子你了。相信以公子的聪慧,定能妥善处理的。”伏绫说着,挽起袖子,露出了洁白细嫩的皮肤。皮肤上突然一片通红,血色汇聚在一起成了鳞片般大小的形状,不多时便形成了一片琥珀般的蛇鳞。伏绫忍痛将蛇鳞拔了下来交给了苏异。

  “这…是什么?”苏异摩挲着那片蛇鳞,手感冰凉光滑,触之如脂玉翡翠。

  伏绫突然脸色一片潮红,苏异见状忙问道:“前辈你怎么了?”

  “没什么…”伏绫涩声道,“公子叫我伏绫即可,前辈这称呼太重了。况且…我也没那么老…”

  “好吧,那我便不客气了。”苏异笑道。那蛇鳞触感奇佳,放在手心里许久竟也是清凉如旧,甚是舒服。苏异爱不释手,又把玩了许久,这才放入衣襟内贴身藏好。

  伏绫脸色又是一阵通红,解释道:“那是我本体身上的一片蛇鳞,便犹如…我的肌肤一般…你将它带在身上,若是你在我附近,我便能感觉到,便能寻到你了。日后若是有什么困难,也可将他当做信物,拿着它到驭天教寻求帮助,见之如见我本人。”那鳞片犹如伏绫的一寸肌肤,也无怪苏异一阵抚摸便让她脸色潮红害羞不已。她感激苏异,只想略尽报答之意,只是没想到苏异会将蛇鳞当做宝贝一样把玩。

  “这…那便多谢前…多谢伏绫姑娘了。”苏异倒是浑然不觉有何异样,只感觉到这蛇鳞意义之重,便郑重说道。

  伏绫深深看了苏异一眼,又对他欠了欠身,说道:“公子,那伏绫这便告辞了。”

  “告辞…”苏异也是抱拳道。

  道了别,伏绫又化作巨蟒,钻入了地底,消失不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