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乡村小医师刘旭王艳 > 第101章 春葫芦

第101章 春葫芦


第101章春葫芦

柳梅丽很少如此奔放地脱衣服,所以脱下来后,柳梅丽都觉得自己的举动很不像自己,她还顺手掂量了下那两团软肉。

柳梦琳是坐在床边的,所以看到姐姐这动作,柳梦琳忍不住笑出声,并问道:“姐啊?你是在秤一秤你的奶有多重,然后拿去卖不成?”

“这是我自己的东西,我当然可以摸了,”白了妹妹一眼,柳梅丽就脱下裤子。

随后呢,柳梅丽就开始穿睡衣睡裤。

柳梅丽刚穿上睡裤,柳梦琳就突然从背后抱住她,并自下而上地握住姐姐那滑溜溜且热乎着的雪峰揉着,手指还时不时刮到樱桃。

这么一碰触,来了感觉的柳梅丽就哆嗦了下,并道:“坏妹妹,姐姐这不是给你摸的,是给你姐夫摸的,快给我放开。”

“姐姐应该很舒服的,身子都在抖。”

“这不叫舒服,这是身体的本能反应,”咽下口水,怕出水的柳梅丽急忙抓住妹妹两只手,随后就挣脱并扣好纽扣。

看着醉酒后显得更加漂亮的姐姐,柳梦琳就掏出小葫芦递给姐姐,并道:“姐,给你,这是我给你的生日礼物。”

接过小葫芦端详着,柳梅丽就问道:“这是什么啊?”

笑了笑,柳梦琳就道:“这叫春葫芦,你只要喝下里头的东西,你今晚就能做非常逼真的春.梦,会让你舒服得像是被男人弄过一样的。我男人弄得我不够舒服的时候,我就喜欢喝一瓶下去。然后呀,我就会美美地睡一觉。而且哦,当晚我是绝对不跟我男人睡的。因为睡到半夜,我就会梦到一个很厉害的男人在弄我,然后我就会开始叫,会在床上滚来滚去的,还会出很多的水。”

“不可能有这种东西的,”笑了笑,柳梅丽就将小葫芦塞到了妹妹手里,“姐不寂寞,也没想男人,这个你自个儿留着喝吧。”

“我看到姐姐捅过自己下面,还是用黄瓜。”

柳梦琳这么一说,身为姐姐的柳梅丽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将小葫芦压进姐姐手里,柳梦琳就道:“既然姐姐有需要,那姐姐就试一下,保证跟真人做时的感觉一个样。”

柳梅丽确实很想跟真人做,但她不会胡乱跟男人做,她只想跟自己那很没用的男人做。但如果这春葫芦能在她不跟真人做的前提下,让她得到那种和真人做差不多的感觉,那试一试也无妨。

如此一想,柳梅丽就拔掉小瓶塞。

闻了闻,见一点气味都没有,柳梅丽就问道:“里头的是什么?”

“你喝就对了。”

“什么气味也没有啊。”

“那是因为你喝酒喝多了,闻啥都没气味。”

“也对,”说着,柳梅丽就将那只有一小口的液体喝了下去。

其实呢,柳梦琳只是装了些水进去而已。

待姐姐喝下后,笑得非常甜的柳梦琳就道:“姐姐,要是晚上做梦的时候太舒服,你可别叫得太大声,要是被他们两个听到可不好。”

“应该没那么夸张的。”

“绝对有,”神秘一笑,柳梦琳就道,“反正我是屡试不爽,不过我只带了一瓶上来,所以姐姐你今晚就好好享受。下次要是姐姐还想要春葫芦,我上来的时候再捎给你。”

“先看下效果怎么样。”

“那姐姐你赶紧睡,我也会去睡觉了,”走出去的时候,柳梦琳故意道,“我帮你把门锁上,你赶紧躺被窝吧,这药效很快的。”

柳梅丽确实很想体会一下那种跟真人做的感觉,所以她就立马钻进被窝,并在妹妹锁上门后关了灯。

或许是因为喝得有点多,柳梅丽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其实呢,柳梦琳只是嘴巴上说要锁门,事实上她压根就没有锁门,只是将门轻轻掩上而已。

往外走去,见刘旭跟玉嫂抱得那么紧,柳梦琳更觉得刘旭跟玉嫂之间有身体上的关系。

柳梦琳不想去打扰的,可计划的下一步就必须要刘旭去实施才行,所以她就干咳了一声并往外走。

见是柳梦琳,玉嫂就急忙跟刘旭分开,并道:“我要回屋歇息了,你们两个记得也早点歇息。”

玉嫂虽然喝多了,但回房间还是没问题的,所以刘旭只是应了一声,并没有送玉嫂回屋。

玉嫂进屋后,柳梦琳就立马依偎在刘旭身上,并在勾住刘旭脖子后道:“老公,前期准备我已经帮你搞定了,接下来就由你去搞我姐姐了。哎,一想到我的棒.棒马上要进我姐姐身子里头,我还真有些舍不得和嫉妒。你说我这人怎么这么奇怪呢?”

“要不先捅你一次?”

“我怕待会儿你硬不起来,”呵呵笑出声,柳梦琳就道,“往后的日子长着,也不差这么一次,所以今晚你就好好满足我姐姐。不过说好了的,今晚过后,你就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我跟我姐不是经常处着,但我知道她的癖性。她要是知道你弄了她,她准给你闹个你死我活的。到时候知道是我唆使的,那我跟她连姐妹都没得做了。”

“行!我知道了!”搂紧柳梦琳,又吻了下柳梦琳那软腻腻的嘴唇,刘旭就问道,“神龙该什么时候出动?”

往刘旭下面一摸,摸到棍儿后,柳梦琳就轻轻拍了下,嗔道:“明显是为我姐姐硬的!你这个死没良心的!”

女人撒娇很正常,而且如果会对哪个男人撒娇,就说明这个男人在她心里头还是有地位的,所以呵呵笑出声的刘旭就道:“宝贝,宝贝,我的宝贝,我抱着你,我当然是为你硬的。你看你这么漂亮,嘴巴这么甜,胸又这么大。而且啊,你下面那张嘴每次都吸得我很带劲,我怎么可能是为你姐硬的?”

“反正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撇了撇嘴,柳梦琳突然问道,“你是不是弄过你家玉嫂了?”

“怎么可能?我虽然叫她玉嫂,但事实上她就是我干妈,身为干儿子的我怎么可能弄干妈?”

“干妈,干妈,拿来干的妈妈。干儿子,干儿子,专门干妈妈的儿子,”像念绕口令般念叨着,柳梦琳就道,“我真不信你们之间没干过那种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