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纵目 > 第565章 惊闻青云宗

第565章 惊闻青云宗


  这座圣山不仅是妖族的修炼圣地,也是西部妖族的精神寄托。
  圣山被摧毁,对于西部妖族的打击太大了。
  他立刻下达了命令,开始追杀逃走的人族修士,同时开始调查圣山被炸的原因。
  大沱江岸森林中。
  风入松和曾冬各自站在一处,两个人并不知道彼此的存在。当初两个人吸引走了妖族,千方百计想要摆脱, 但是最终依旧无法摆脱,最后两个人都使用了身上带的唯一一张挪移符,这才摆脱了危险。一路悄然潜行到大沱江岸。他们不知道古铄他们现在在状况,也曾经千方百计想要渗透到圣山,但是最后却都被逼退了回来,虽然还没有暴露,但是却无法渗透进去,这让他们两个非常苦恼。
  但是, 此时两个人却是一脸的呆滞,望着远处的圣山,口中失神般的呢喃自语:
  “圣山……炸了……他们……怎么做到的?”
  两个人霍然惊醒,立刻隐藏了起来。他们知道接下来对于古铄他们最困难的事情,便是如何回来。
  而且他们心中有着九成认定古铄四个人应该已经死了。但总要在这里接应一下,万一活着回来了呢?
  一天,两天,三天……
  一只金翅大鹏从他们两个的上空飞过了大沱江,很快消失了踪影。
  西岭山脉。
  一只金翅大鹏降落了下来,张开口,古铄的身形从里面跳了出来,急忙脱下了身上的法宝套装,那法宝套装有的地方已经被腐蚀得烂掉了。古铄拍了拍那金翅大鹏的脑地,然后扔给它一颗丹药,那金翅大鹏一口吞下, 用大脑袋蹭了蹭古铄。一人一鹏,向着一处山谷走去。
  半日后。
  古铄又炼制了一套下品法宝套装,穿在了身上, 望了一眼圣山的方向,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也不知道何大哥和毛飞有没有活下来。周华是活着,还是死了?就算他们现在活着,想要回来,可能性也极其微小。”
  他的心中一动,他想起来周华有着挪移符,如此说来,风入松和曾冬也不可能没有准备。如此说来,那两个人也未必会死。
  那……他们在哪儿?
  思索了片刻,古铄便不再想。他们在哪儿和自己没有关系。而自己关心的何平和毛飞,自己也无能为力。
  还是先回去吧。
  这里太危险了。
  古铄再次进入到金翅大鹏的肚子里,金翅大鹏展翅而起,向着西风城的方向飞去。来的时候小心翼翼,而此时却是金翅大鹏展翅飞翔。原本金翅大鹏一族的优势就是速度快,又在妖族的领地,可谓一路畅通无阻,飞快的拉近和西风关的距离。
  草海。
  一只金翅大鹏遨游云海,陡然间,那金翅大鹏的目光变得锐利了起来。
  “呖……”
  一声声鸣叫响彻空中, 一片乌云向着金翅大鹏笼罩了过来。
  那是夜鹰!
  汇聚成如同一片乌云一般的夜鹰。
  金翅大鹏闯进了夜鹰的领地, 激战瞬间就爆发了。金翅大鹏肚子里的古铄充满了无奈。而且他心中也确定金翅大鹏不是这些夜鹰的对手。
  实在是这些夜鹰的数量太多了。
  果然, 激战了两刻钟之后,金翅大鹏的尸体从空中向着地面坠落,那些夜鹰开始撕咬还在坠落的金翅大鹏。
  “锵……”
  一声剑鸣,金翅大鹏的身体裂成了两半,一道剑光喷薄而出,三只夜鹰被剑光绞碎,古铄的身影激射而出。
  “咔嚓……”
  脚下生雷,身影如同闪电。
  雷遁术!
  此时古铄再也没有隐藏自己的实力,元婴圆满的修为御使雷遁术,那速度就是一道电光,几个闪烁,便已经摆脱了夜鹰,向着远处飞逃而去。
  “呖……”
  天空中的夜鹰愤怒了,向着古铄紧追不舍。古铄此时心中已经不太担心,他有信心和夜鹰拼消耗,在自己消耗不支之前,冲出草海。
  “哗啦啦……”
  沧澜江宏大的水流声已经清晰地传进了古铄的耳中,古铄此时虽然脸色苍白,但是嘴角却浮现出笑容。
  大成的雷遁术速度太快了,但消耗也真是大。此时他的灵识和灵力已经消耗了七成左右,他回头看了一眼空中的夜鹰。
  咔嚓……
  脚下雷电顿生,身形如同一道闪电,出现在沧澜江的上空,一头扎进了沧澜江,终止雷遁术,改为水龙术,一条水龙裹着古铄,向着沧澜江深处潜游了下去。
  沧澜江河底。
  古铄在河壁上开辟了一个洞府,布下了隔绝阵,洞壁上安放了一个避水珠。此时的古铄盘膝坐在六合盘上,正在调息恢复。
  进入沧澜江,古铄的心已经放了下来,再往前走,便是蜈蚣山,然后便能够眺望到龙河,距离西风关已经不远。基本上,古铄已经安全了。
  十七天后。
  龙河。
  古铄背对着龙河,目光远眺圣山的方向。他的脸上没有什么安全回归的喜悦,有的只是淡淡的悲戚。
  是的!
  有悲戚,但也只是淡淡。
  身处这种庞大的族战之中,生死已经看淡。即便是对于何平和毛飞可能的死亡,他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只是心中浮现出丝丝淡淡的悲戚。
  这就是族战的残酷!
  在他看来,毛飞和何平没有生还的机会,应该是已经死了。
  周华应该也死了。反倒是风入松和曾冬,他怀疑还活着。
  “唉……”
  一声轻叹回荡在空中,古铄回身,凌空渡过了龙河,向着西风城行去。
  从离开西风关,前往圣山,在返回西风关,也就半年左右的时间。古铄踏进西风关,眼前的一切依旧是那么熟悉,但是心情却截然不同。多了一份沧桑。
  环顾了一下四周,便向着小雾山的方向走去。他的心中还有一个任务,那便是为简山虹正名,无论此事多困难,耗时多长,他必定要给简山虹一个交代。
  “几个宗门还在围着青云宗?”
  “是啊,听说都把青云宗的北无双给打了,这次青云宗要大出血了。”
  “那几个宗门有些过分了,要我是北无双,就不搭理他们。在西风关,他们还敢杀人不成?”
  “在西风关是不敢,但是出了西风关呢?北无双不给一个交代,青云宗弟子还敢出西风关吗?不出西风关,如何获得资源?”
  古铄神色就是一愣,不过他也没有立刻靠过去打听,而是沿着大街走,发现大街上很多人都在谈论青云宗,似乎和花夙有关。
  他来到西风关后,也打听过北无双,只不过没有打听到。如今听到北无双的名字,似乎处境还非常不好。古铄果断地改变路线,走进了一间酒楼,点了酒菜,然后扔给了伙计一块中品灵石。
  “过于青云宗的事情,详细给我说说。”
  “您放心,这事儿我门清!”那伙计熟练地收起了灵石:“这件事已经发生了十几天了。起因是因为青云宗的一个金丹修士,叫作花夙。”
  果然是花夙,自己没有听错。
  古铄的眼前浮现出花夙的身影,第一次见到花夙,就是被花夙骂了一顿。在古铄的眼中,花夙是一个一心想要变强,很功利的一个人。但是想要变强有错吗?
  没有错!
  自己也不是一直在想要变强吗?
  功利?
  很正常。
  不管这些,花夙最起码没有做对宗门和对自己有害的事情。正想着这些,耳边又听到那个伙计说道:
  “据说花夙修炼的是魔功。”
  “什么?”古铄霍然而惊。
  “没错,就是魔功。都是这么说的。这次事情就是因为花夙的魔功引起的。”
  古铄短暂的震惊之后,便平静了下来。
  花夙修炼魔功,并非没有可能。不要忘记了,北部有一个天魔宗。那个时候的青云宗和天魔宗比起来,那就是小宗门,没有直达元婴的传承。而一心想要变强的花夙,会很容易被魔功吸引。
  只是不知道这个魔功是她偶然得到的,还是天魔宗宗主范重山给的。
  “就在十几天前,在西风关外爆发了一场不大不小族战,起因是一个小队,和妖族的一支小队冲突了起来。就在龙河对岸。偏偏这两支小队的实力相当,这就胶着了起来。打得时间就长了一些。如此一来,附近的人族和妖族便汇聚了过来,场面越来越大,形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战役。
  据说就在这个时候,花夙杀红了眼,魔念纷杂,控制不住,不分敌我杀了起来。这一下子就让我们人族这边乱了起来,虽然她没有亲手杀死人族这边的修士,却也重创了人族这边几个修士,这一下人族这边就兵败如山倒,死了十几个人,仓皇逃回了西风关。
  然后那些修士自然就不干了,便包围了青云宗的驻地,要青云宗宗主北无双给个说法。北无双又能够给什么说法?
  这件事他也是受牵连的人,但是北无双还是想着息事宁人,毕竟人族死的那十几个修士和花夙没有直接关系,但也不能不说没有间接关系。所以,北无双愿意赔偿。但是那些修士的宗门,或者家族索要的赔偿太多了,不说青云宗能否拿出来,便是能够拿出来,也掏空的青云宗。北无双自然不肯,然后就被打了。
  据说没有什么重伤,西风关也不允许修士之间争斗。但是却给打了一个鼻青脸肿,很是难看,丢尽了脸。
  而且这些修士扬言,每天都会去打一次,将所有的青云宗修士都打一次,直到打得他们拿出赔偿。”
  伙计离开了。古铄深深皱起了眉头,脑袋痛。
  这件事说起来,还真是青云宗没理。但是其它几个宗门借机压榨青云宗也属于过分。这件事不好处理。如果忍了,以后青云宗谁都可以欺负,造成的后果就是,青云宗弟子会成为炮灰。有着很大的可能,在这次族战中死绝。
  这没有什么奇怪的,每一次这种族战,都会有宗门兴衰更替。
  如果不忍,强硬地回击,先不说是否能够强硬得起来,那几个宗门的实力是否能让自己强过去,就算强过去了,这个仇也结大了。以后离开西风关,随时都可能被暗算。这也会造成青云宗弟子十分不安全,死亡数量会很大,也不排除死绝的可能。
  古铄现在要做的是不能伤害宗门的面子,然后还要将仇恨的范围尽可能缩小,仇恨的层面尽可能降低。
  说得容易,做起来难啊!
  古铄叹息了一声,站了起来。向着外面走去。
  再难也得管啊!
  他已经从伙计那里打听到了青云宗驻扎的地方,距离小雾山很远。整个西风关如今有着数千万修士,驻扎在万里余长的西风关。将西风关分成了一段段防御区,西风关内虽然不允许高空飞行,但是贴地飞行还是可以的。古铄向着青云宗的驻地飞掠而去。
  两日后。
  古铄走进了一条街道,刚刚拐进这条街道,就看到有很多人站在一扇大门的街道对面,对着那扇大门议论纷纷,偶尔还有指指点点。
  这就是青云宗的驻地了。
  此时大门洞开,门外没有人。
  古铄迈步向着大门走去,吸引了门外街道上一众看热闹修士的目光,大街上就是一静,让古铄有些不适。自己仿佛行走在一条被怪物围观的大街上。
  古铄来到了大门前,没有停留,迈步走进了大门。
  背后的寂静鲜活了起来。
  “那人是谁?”
  “谁认识?”
  “不知道!”
  “不认识!”
  “是青云宗的,还是那几个宗门的?”
  “应该不是青云宗的,现在青云宗的修士都被堵在园子里。”
  “管那么多干嘛?看热闹,如果是一个虾兵蟹将,不必关注。如果是有身份的人,一会儿就知道了。”
  “对,看热闹!”
  “看热闹!”
  古铄走进了大门,发现这是一个园子,而不是一个院子。
  非常大!
  不过,古铄也没有奇怪。西风关绵延万里,别的没有,就是空地方多。而对于修士来说,建一个居住的园子,不需要美观,也就一天的事情。
  ++++++++++
  感谢:ye2v000打赏1500起点币!
  在彼之丘打赏100起点币!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