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万人迷在逃生游戏当npc的日子 > 第32章 第 32 章

第32章 第 32 章


第32章

云念对于对方的身份有所猜测, 只是没想到居然会是楼琛。

不对,这个结果也并不太令人感到意外。

毕竟楼琛一直都表现出十分想要补偿他的态度。

和上一次见面比起来,楼琛今天明显是精心打扮过的。

云念在包厢里找到自己的位置, 里面倒是和外面不太一样, 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桌上简简单单摆了几道菜, 也没有放酒。

云念不紧不慢地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 秘书先生和保镖站在他身后,存在感降到最低。

楼琛率先拿起云念面前的瓷碗, 给他盛了一碗汤:“这里的药膳不错,可以试一试。”

云念也没推辞, 只浅浅尝了一口就放下了勺子,对上楼琛的目光认真说道:“没想到会是你。”

楼琛苦笑一声:“我如果说, 这场饭原本应该在你出车祸的那一天吃的, 你信吗?”

云念一愣,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车祸的前一天,我还联系过你, 但是事发突然,你还没有给我回应。”

“当时联系的应该就是今天和你一起来的这位先生。”

一脸状况外的秘书先生回忆了一下,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对着云念坦白道:“那几天太忙了我记不太清了,回去查一查。”

云念点点头对着楼琛试探性的问道:“所以楼先生今天是想?”

楼琛:“我想和你重新介绍一次我自己”

“在之前我们就已经见过面了,可能你对我并没有什么印象, 但是我还一直记得你。”

“这句话迟到了太多年了, 不知道现在说还来不来得及。”

“云念, 谢谢你当初保护我。”

楼琛注意到云念的脸色变了变, 脸上带着犹豫怀疑, 但是眼底却又满是在闪闪发光的期待。

他吩咐跟着自己来的人退出包厢,只剩下他们俩看着对方。

“当年那个孩子,是你吗?”

云念的脑子突然有些转不动了,他用目光细细观察楼琛的每一处五官,希望在他的脸上找到那一份熟悉。

楼琛知道这是自己花了大价钱的道具起效果了。

他没有直接回答云念的话,而是解下了自己衬衫的扣子,他的胸口赫然有一道云念的梦里,小男孩身上的一道伤疤。

楼琛的喘息声重了一点,他看见了云念脸上一晃而过的挣扎,握住云念的手,放在了自己身上的那一道疤上。

手心细腻的肌肤碰上那一块粗糙不平的疤,云念下意识想要收回手,但是随即眼前这个高挑的成年男人的形象被回忆里那个满是伤痕和自己相依为命的小男孩的身影所替代。

云念觉得自己的嗓子像是忘记了怎么工作一样,他怎么都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一会儿,云念才能重新发声:“你后来,你后来逃走了吗。”

楼琛知道云念说的是怎么一回事,他的眼底划过一丝犹豫,最终只是淡淡道:“你后来带人来把我救了出去。”

那就是在引开了追兵后,又被抓到了的意思。

一股巨大的愧疚涌上云念的心头,他一时间头晕到脑子空白,只是紧紧抓着楼琛的手臂,十分难过:“对不起对不起,我我好像不记得后来的事情了。”

他拼命的去思考这一段不存在的回忆,越想却越是一片空白。

楼琛握住云念微微有些颤抖的双手,不停地安抚他的情绪。

同时楼琛在心里也暗暗惊叹了一下道具的威力。

楼琛又趁机抱住了云念,让云念能把身体中心压在自己身上,这样他也会轻松一些。

“不用道歉,云念,”他抱住云念,温柔地如同情人的呢喃,又带着若有若无的蛊惑意味,“你不是故意忘记我的对不对,你还带着人来救我了。”

“你明明最喜欢我了,只是生病了才不小心把我忘记的,这不怪你。”

“现在你已经想起来了,我们回到和以前一样就好了,我不会怪你的”

身材颇有压迫感的男人搂住另一个纤细瘦弱的男人,在对方的耳边低声说着话,他的每一句话语都用上了诱导和暗示,而他怀里的男人明显不是正常的状态,他眼神空洞认真地重复对方的话。

【叮——副本boss好感度达到60,目前您的攻略进度排第二,请继续努力】

门外的秘书先生并没有等太久,云念和楼琛很快就把他们重新喊了进去。

只是他敏感的注意到,和刚才比,他们云总对于这一位楼琛先生的态度亲近了不知道多少。

甚至乎有些依赖和顺从。

回到医院,云念十分吃力地洗完澡,明明自己这一天什么也没做,就是觉得格外的累,不等闻野回来一起吃饭,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

主神空间里,001终于陪着099一起解决完了所有的投诉信,犹豫了一会儿再次联系上了惊蛰。

“惊蛰大人,如果您不想您的npc员工们罢工的话,还是尽早把云念的直播间重新开启吧。”

惊蛰在发现自己的分魂再次没动静之后也躺平了,想着反正一时半会儿没法解决,他决定先睡一觉再说。

懒惰才是他们龙族的天性。

接到001的消息的时候他还是有些犹豫,事关他那不听话的分魂,惊蛰在要不要重开云念的直播这件事上很是犹豫。

像是感受到了惊蛰这边的犹豫,001马上发了过来一张金额统计。

在他关闭直播间的这些日子里,主神空间哪些不让人省心的npc罢工给他造成了一笔不小的金额损失。

惊蛰:“!!!”龙龙震怒jpg

没多久,又一次在写投诉信的npc们发现,自己唯一关注的那个直播间悄悄开播了。

云念自己不知道直播已经断了好多天了,这次直播恢复他也同样不清楚。

【我的大美人,我想你想的好苦,主神终于重新做人了】

【我就知道只要投诉的够多,最后肯定会有用的】

【看不见老婆的每一天我都亲手写一封投诉信寄给投诉部门,朋友们我做的对吗】

【楼上真的屑,你那才多少,我让我所有小弟每人都手写了一封,盖上我的戳寄出去了,足足好几千封,希望大美人能感动】

直播五颜六色的弹幕不停地刷,同样在围观的099差点再次经历一遍数据紊乱。

呜呜呜,云念大美人会不会感动它不知道,但是它是真的不敢动。

————————————

闻野发现自己小叔这两天好像有那么一点怪怪的。

以往不爱玩手机的他总是拿着手机在看些什么,明明在吃饭,突然就会拿出手机要看一眼,他问的话也只是说在和工作伙伴聊公司的事情。

但是哪里有人会对着工作伙伴一聊天就是一个小时起步的。

甚至还会因为这个“工作伙伴”把他晾在一边,他写作业都不会一题一题教了。

这种云念要被人抢走的恐怖感觉笼罩在他的心头。

闻野决心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机会也很快就来了。

这天学校大停电没法上晚自习,闻野没听老师的话和同学乖乖待在教室,翻了墙就回去了。

他没通知司机来接他,自己打车去了疗养院。

隔着远远的,闻野就发现了云念的房间里有些热闹,明显不只是有云念一个人在。他有些不爽地磨了磨牙,脸色尽量平静,在房间门口推门而入。

今天楼琛又来了。

应该说,今天楼琛和之前的每一天一样来了。

他带着给云念带的晚饭。

自从他们俩“说开”之后,云念对于楼琛就再也没像之前那般冷淡过了。

楼琛每天都会给他发消息聊天,从日常琐事到工作交往,只要他觉得有些有趣的事,就什么都想要和云念分享。

一开始云念只在工作之余回复,两人之间的消息大多都是楼琛在单方面输出,但是慢慢地慢慢地,云念回复消息的频率也高了起来,也渐渐习惯了和对方互相分享生活。

再又一次聊完天后,楼琛突然对云念提出了可不可以一起吃饭的请求。

楼琛知道云念不可能经常离开疗养院,所以还很体谅地提出自己带着吃的上门。

云念正是因为自己忘记了小楼琛而觉得十分对不起人家的时候,对对方可谓是有求必应,也就答应了他。

有一就有二,不知不觉楼琛已经是云念这里的常客了。

今天楼琛给云念带了他念叨了很多次的水煮肉片,疗养院的营养餐实在是太健康了,重油重盐的事物是根本不存在的,云念想要吃点辣的同样也很难。

楼琛给他带的水煮肉片一点辣椒没少放,他尝了没几口就被辣红嘴唇。

楼琛贴心的给他倒了一杯解辣的牛奶,但还是没防住云念不小心吃了口夹着辣椒的肉片,一时间呛的眼泪出来了。

于是当闻野推开门,见到的就是楼琛和云念贴的极近,楼琛拿着杯子在喂云念喝什么,云念的脸颊布满红晕,露出十分抗拒的样子,但却因为虚弱的身体没法反抗,有气无力地靠在对方的身上,眼眸含泪,从来都清冷如月的脸上是他没见过的秾丽模样。

他怒不可遏的上前将楼琛推开,抱住他心里被人欺负脆弱不堪的云念,周身的气压低的吓人:“楼琛,你找死?”司机来接他,自己打车去了疗养院。

隔着远远的,闻野就发现了云念的房间里有些热闹,明显不只是有云念一个人在。他有些不爽地磨了磨牙,脸色尽量平静,在房间门口推门而入。

今天楼琛又来了。

应该说,今天楼琛和之前的每一天一样来了。

他带着给云念带的晚饭。

自从他们俩“说开”之后,云念对于楼琛就再也没像之前那般冷淡过了。

楼琛每天都会给他发消息聊天,从日常琐事到工作交往,只要他觉得有些有趣的事,就什么都想要和云念分享。

一开始云念只在工作之余回复,两人之间的消息大多都是楼琛在单方面输出,但是慢慢地慢慢地,云念回复消息的频率也高了起来,也渐渐习惯了和对方互相分享生活。

再又一次聊完天后,楼琛突然对云念提出了可不可以一起吃饭的请求。

楼琛知道云念不可能经常离开疗养院,所以还很体谅地提出自己带着吃的上门。

云念正是因为自己忘记了小楼琛而觉得十分对不起人家的时候,对对方可谓是有求必应,也就答应了他。

有一就有二,不知不觉楼琛已经是云念这里的常客了。

今天楼琛给云念带了他念叨了很多次的水煮肉片,疗养院的营养餐实在是太健康了,重油重盐的事物是根本不存在的,云念想要吃点辣的同样也很难。

楼琛给他带的水煮肉片一点辣椒没少放,他尝了没几口就被辣红嘴唇。

楼琛贴心的给他倒了一杯解辣的牛奶,但还是没防住云念不小心吃了口夹着辣椒的肉片,一时间呛的眼泪出来了。

于是当闻野推开门,见到的就是楼琛和云念贴的极近,楼琛拿着杯子在喂云念喝什么,云念的脸颊布满红晕,露出十分抗拒的样子,但却因为虚弱的身体没法反抗,有气无力地靠在对方的身上,眼眸含泪,从来都清冷如月的脸上是他没见过的秾丽模样。

他怒不可遏的上前将楼琛推开,抱住他心里被人欺负脆弱不堪的云念,周身的气压低的吓人:“楼琛,你找死?”司机来接他,自己打车去了疗养院。

隔着远远的,闻野就发现了云念的房间里有些热闹,明显不只是有云念一个人在。他有些不爽地磨了磨牙,脸色尽量平静,在房间门口推门而入。

今天楼琛又来了。

应该说,今天楼琛和之前的每一天一样来了。

他带着给云念带的晚饭。

自从他们俩“说开”之后,云念对于楼琛就再也没像之前那般冷淡过了。

楼琛每天都会给他发消息聊天,从日常琐事到工作交往,只要他觉得有些有趣的事,就什么都想要和云念分享。

一开始云念只在工作之余回复,两人之间的消息大多都是楼琛在单方面输出,但是慢慢地慢慢地,云念回复消息的频率也高了起来,也渐渐习惯了和对方互相分享生活。

再又一次聊完天后,楼琛突然对云念提出了可不可以一起吃饭的请求。

楼琛知道云念不可能经常离开疗养院,所以还很体谅地提出自己带着吃的上门。

云念正是因为自己忘记了小楼琛而觉得十分对不起人家的时候,对对方可谓是有求必应,也就答应了他。

有一就有二,不知不觉楼琛已经是云念这里的常客了。

今天楼琛给云念带了他念叨了很多次的水煮肉片,疗养院的营养餐实在是太健康了,重油重盐的事物是根本不存在的,云念想要吃点辣的同样也很难。

楼琛给他带的水煮肉片一点辣椒没少放,他尝了没几口就被辣红嘴唇。

楼琛贴心的给他倒了一杯解辣的牛奶,但还是没防住云念不小心吃了口夹着辣椒的肉片,一时间呛的眼泪出来了。

于是当闻野推开门,见到的就是楼琛和云念贴的极近,楼琛拿着杯子在喂云念喝什么,云念的脸颊布满红晕,露出十分抗拒的样子,但却因为虚弱的身体没法反抗,有气无力地靠在对方的身上,眼眸含泪,从来都清冷如月的脸上是他没见过的秾丽模样。

他怒不可遏的上前将楼琛推开,抱住他心里被人欺负脆弱不堪的云念,周身的气压低的吓人:“楼琛,你找死?”司机来接他,自己打车去了疗养院。

隔着远远的,闻野就发现了云念的房间里有些热闹,明显不只是有云念一个人在。他有些不爽地磨了磨牙,脸色尽量平静,在房间门口推门而入。

今天楼琛又来了。

应该说,今天楼琛和之前的每一天一样来了。

他带着给云念带的晚饭。

自从他们俩“说开”之后,云念对于楼琛就再也没像之前那般冷淡过了。

楼琛每天都会给他发消息聊天,从日常琐事到工作交往,只要他觉得有些有趣的事,就什么都想要和云念分享。

一开始云念只在工作之余回复,两人之间的消息大多都是楼琛在单方面输出,但是慢慢地慢慢地,云念回复消息的频率也高了起来,也渐渐习惯了和对方互相分享生活。

再又一次聊完天后,楼琛突然对云念提出了可不可以一起吃饭的请求。

楼琛知道云念不可能经常离开疗养院,所以还很体谅地提出自己带着吃的上门。

云念正是因为自己忘记了小楼琛而觉得十分对不起人家的时候,对对方可谓是有求必应,也就答应了他。

有一就有二,不知不觉楼琛已经是云念这里的常客了。

今天楼琛给云念带了他念叨了很多次的水煮肉片,疗养院的营养餐实在是太健康了,重油重盐的事物是根本不存在的,云念想要吃点辣的同样也很难。

楼琛给他带的水煮肉片一点辣椒没少放,他尝了没几口就被辣红嘴唇。

楼琛贴心的给他倒了一杯解辣的牛奶,但还是没防住云念不小心吃了口夹着辣椒的肉片,一时间呛的眼泪出来了。

于是当闻野推开门,见到的就是楼琛和云念贴的极近,楼琛拿着杯子在喂云念喝什么,云念的脸颊布满红晕,露出十分抗拒的样子,但却因为虚弱的身体没法反抗,有气无力地靠在对方的身上,眼眸含泪,从来都清冷如月的脸上是他没见过的秾丽模样。

他怒不可遏的上前将楼琛推开,抱住他心里被人欺负脆弱不堪的云念,周身的气压低的吓人:“楼琛,你找死?”司机来接他,自己打车去了疗养院。

隔着远远的,闻野就发现了云念的房间里有些热闹,明显不只是有云念一个人在。他有些不爽地磨了磨牙,脸色尽量平静,在房间门口推门而入。

今天楼琛又来了。

应该说,今天楼琛和之前的每一天一样来了。

他带着给云念带的晚饭。

自从他们俩“说开”之后,云念对于楼琛就再也没像之前那般冷淡过了。

楼琛每天都会给他发消息聊天,从日常琐事到工作交往,只要他觉得有些有趣的事,就什么都想要和云念分享。

一开始云念只在工作之余回复,两人之间的消息大多都是楼琛在单方面输出,但是慢慢地慢慢地,云念回复消息的频率也高了起来,也渐渐习惯了和对方互相分享生活。

再又一次聊完天后,楼琛突然对云念提出了可不可以一起吃饭的请求。

楼琛知道云念不可能经常离开疗养院,所以还很体谅地提出自己带着吃的上门。

云念正是因为自己忘记了小楼琛而觉得十分对不起人家的时候,对对方可谓是有求必应,也就答应了他。

有一就有二,不知不觉楼琛已经是云念这里的常客了。

今天楼琛给云念带了他念叨了很多次的水煮肉片,疗养院的营养餐实在是太健康了,重油重盐的事物是根本不存在的,云念想要吃点辣的同样也很难。

楼琛给他带的水煮肉片一点辣椒没少放,他尝了没几口就被辣红嘴唇。

楼琛贴心的给他倒了一杯解辣的牛奶,但还是没防住云念不小心吃了口夹着辣椒的肉片,一时间呛的眼泪出来了。

于是当闻野推开门,见到的就是楼琛和云念贴的极近,楼琛拿着杯子在喂云念喝什么,云念的脸颊布满红晕,露出十分抗拒的样子,但却因为虚弱的身体没法反抗,有气无力地靠在对方的身上,眼眸含泪,从来都清冷如月的脸上是他没见过的秾丽模样。

他怒不可遏的上前将楼琛推开,抱住他心里被人欺负脆弱不堪的云念,周身的气压低的吓人:“楼琛,你找死?”司机来接他,自己打车去了疗养院。

隔着远远的,闻野就发现了云念的房间里有些热闹,明显不只是有云念一个人在。他有些不爽地磨了磨牙,脸色尽量平静,在房间门口推门而入。

今天楼琛又来了。

应该说,今天楼琛和之前的每一天一样来了。

他带着给云念带的晚饭。

自从他们俩“说开”之后,云念对于楼琛就再也没像之前那般冷淡过了。

楼琛每天都会给他发消息聊天,从日常琐事到工作交往,只要他觉得有些有趣的事,就什么都想要和云念分享。

一开始云念只在工作之余回复,两人之间的消息大多都是楼琛在单方面输出,但是慢慢地慢慢地,云念回复消息的频率也高了起来,也渐渐习惯了和对方互相分享生活。

再又一次聊完天后,楼琛突然对云念提出了可不可以一起吃饭的请求。

楼琛知道云念不可能经常离开疗养院,所以还很体谅地提出自己带着吃的上门。

云念正是因为自己忘记了小楼琛而觉得十分对不起人家的时候,对对方可谓是有求必应,也就答应了他。

有一就有二,不知不觉楼琛已经是云念这里的常客了。

今天楼琛给云念带了他念叨了很多次的水煮肉片,疗养院的营养餐实在是太健康了,重油重盐的事物是根本不存在的,云念想要吃点辣的同样也很难。

楼琛给他带的水煮肉片一点辣椒没少放,他尝了没几口就被辣红嘴唇。

楼琛贴心的给他倒了一杯解辣的牛奶,但还是没防住云念不小心吃了口夹着辣椒的肉片,一时间呛的眼泪出来了。

于是当闻野推开门,见到的就是楼琛和云念贴的极近,楼琛拿着杯子在喂云念喝什么,云念的脸颊布满红晕,露出十分抗拒的样子,但却因为虚弱的身体没法反抗,有气无力地靠在对方的身上,眼眸含泪,从来都清冷如月的脸上是他没见过的秾丽模样。

他怒不可遏的上前将楼琛推开,抱住他心里被人欺负脆弱不堪的云念,周身的气压低的吓人:“楼琛,你找死?”司机来接他,自己打车去了疗养院。

隔着远远的,闻野就发现了云念的房间里有些热闹,明显不只是有云念一个人在。他有些不爽地磨了磨牙,脸色尽量平静,在房间门口推门而入。

今天楼琛又来了。

应该说,今天楼琛和之前的每一天一样来了。

他带着给云念带的晚饭。

自从他们俩“说开”之后,云念对于楼琛就再也没像之前那般冷淡过了。

楼琛每天都会给他发消息聊天,从日常琐事到工作交往,只要他觉得有些有趣的事,就什么都想要和云念分享。

一开始云念只在工作之余回复,两人之间的消息大多都是楼琛在单方面输出,但是慢慢地慢慢地,云念回复消息的频率也高了起来,也渐渐习惯了和对方互相分享生活。

再又一次聊完天后,楼琛突然对云念提出了可不可以一起吃饭的请求。

楼琛知道云念不可能经常离开疗养院,所以还很体谅地提出自己带着吃的上门。

云念正是因为自己忘记了小楼琛而觉得十分对不起人家的时候,对对方可谓是有求必应,也就答应了他。

有一就有二,不知不觉楼琛已经是云念这里的常客了。

今天楼琛给云念带了他念叨了很多次的水煮肉片,疗养院的营养餐实在是太健康了,重油重盐的事物是根本不存在的,云念想要吃点辣的同样也很难。

楼琛给他带的水煮肉片一点辣椒没少放,他尝了没几口就被辣红嘴唇。

楼琛贴心的给他倒了一杯解辣的牛奶,但还是没防住云念不小心吃了口夹着辣椒的肉片,一时间呛的眼泪出来了。

于是当闻野推开门,见到的就是楼琛和云念贴的极近,楼琛拿着杯子在喂云念喝什么,云念的脸颊布满红晕,露出十分抗拒的样子,但却因为虚弱的身体没法反抗,有气无力地靠在对方的身上,眼眸含泪,从来都清冷如月的脸上是他没见过的秾丽模样。

他怒不可遏的上前将楼琛推开,抱住他心里被人欺负脆弱不堪的云念,周身的气压低的吓人:“楼琛,你找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