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温暖和歌砌作的房子

重庆市 陈筱锐

 

《草房子》是一首歌,一首凄凄然,但隐隐然存着温暖的歌。这首歌,从那一排草房子中发出,悠然荡向远方。它属于田园,更属于少年的烂漫时光。

与《边城》相比,《草房子》少了一股成熟风韵,却多了几分属于孩子的稚气。这是一种收获,所以它更属于少年。记得桑桑做鸡笼、制渔网的趣事—这童年时的兴奋,却会化作一股温暖弥留在长大的他心中。

什么是长大呢?是《草房子》的最后一幕吗?金色的房子鸽绕出的白花环,还有那一去不复返的时光,是否是一种弥留下的人生写照?或许时光不逝,它只会负责逝去:给少女刻上皱纹,帮青年描上白须,将鲜活的生命送入棺椁……这真是一个宏大的问题。不过,桑桑已经要长大了,要上初一了,他要离开油麻地小学,离开那些带着他度过六年小学时光的草房子了。草房子也必将留在他心中。

这便有些感伤了,叹人生匆匆,春又归去—至少他们心中天真烂漫的春已不见了。《草房子》记录了一个,或者说是一群孩子的成长。成长,有喜乐,也必有悲的感人。

然后想起了细马与邱二爷夫妇。用现在的眼光去衡量,细马绝对不是一个好孩子。他不爱学习却爱张扬自我。对他来说,这个评价自然是错的。但他至少不是一个好学生,这就对了,他便去当了一个牧羊少年。而后来,便是感人处了。

作为过续来的孩子,邱二妈自然对细马和他父亲“惦记”她家产的事儿不悦,对细马有着难以消融的冷漠。但一场大水后,邱家的家产泡了汤,邱二爷随后也病了。这时,细马却懂事了,跑去和桑桑在严冬里挖柳根,但也没能挽回邱二爷的逝去。照料好邱二妈后,早就该走的细马却留了下来。他卖了树,买了羊,重做一个自由自在的牧羊少年。最后,他用卖羊的钱换来了红砖。当砖码在平地上对着夕阳映射时,我的眼角有些湿润。因为,他说他要给他妈妈造一幢大房子……

这是对“孝”的诠释,也是细马的成长,和邱二爷一家人的悲欢离合。从软性的冷漠到欣慰与惊喜,是邱二妈的转变,也是一种温暖,一种从侧面而至,延伸至全局的温暖。这个歌一般的故事的结局是温暖的。

但也有不同的家族兴衰,老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说得很对。杜小康眼中的红门已不在了,优渥的生活不复存,甚至连上学的机会也没有了。他父亲的发财梦、重振家业梦破碎了,留下的只有贫穷。但杜小康成长了,苦难般的生活使他成熟,尽管他看了十四年的曾以为是骄傲和财富象征的红门不见了,可他的贫穷苦难也是一笔财富,或许他又会成功。那么,这种财富也是温暖,是在这凄然的歌中隐隐的温暖。

温暖也罢,歌也罢,都是一种美。而这两种美,一是文字,二是心灵,砌作了那个永远的草房子。

 

点评:

《草房子》是一首歌,一首凄凄然,但隐隐然存着温暖的歌。”一句话不仅照应了主题,引出后文,并且奠定了文章的情感基调。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看到了小作者对《草房子》的独特理解,在他看来,《草房子》这本书是属于少年人的,通过他的描述,我们更加深刻地理解了成长的意义。他对书中人物的同情与感怀,流露出的真情实感,令人动容,使读者不自觉地被吸引。文笔成熟,行文流畅,是一篇有思想,饱含情感的文章。

冯超

 


2016年08月24日

鱼刺惊魂-徐驰
电脑的自述-史垍钰

上一篇

下一篇

用温暖和歌砌作的房子-陈筱锐

用温暖和歌砌作的房子-陈筱锐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