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拉特的快乐

北京市  鲁香凝

 

我拼命地跑着,后边是金属的铿锵声,是追赶者的脚步声。想想怪可笑的,那些我亲手设计的机器人正在追赶我——确切地说,是想抓住我。

他们抓我的理由是研究所怀疑我偷了A博士最新研制的ER芯片。ER就是“Emotional Robot”的缩写,安装了这种芯片,机器人会有人类的感情,有自己的思想。在我看来,这是件好事,可研究所里其他的科学家们不这样想,他们认为机器人一旦有了思想,就会失去控制变得不听话,很快它们将凭着计算机的大脑与发达的四肢,反过来控制人类。根据监控录像,昨天晚上下班后只有我为了取一份资料进了A博士的研究室,所以,我成了惟一的嫌疑犯。此时,一大群机器警察正要将我逮捕到警署予以处置。

他们的脚步越来越近了,如今人类的下肢急剧退化,我在同龄人中还算跑得快的,但是,我只有11岁。不错,我是机器人制造业的天才,6岁毕业于哈佛大学机器人设计制造学院,9岁攻下博士后学位,在美国机器人开发研究所负责设计工作至今。研究所汇集了世界各地的机器人方面的专家,其中有26位博士,专门制造世界上最先进的机器人。没人知道他们的真实姓名,他们按制造技术从A编到Z,A博士便是他们中水平最高的一位。要知道机器人的制造便如同小提琴的制造,真正的佳品是手工制作出来的。这26位博士制造出的机器人都是有“血”有“肉”的,足以乱真。尤其是A博士制造的机器人,连说话声音都和正常人一模一样。博士制造的机器人还有个好处,便是无条件服从主人发出的任何命令,这点又和人类大不相同。因此,深得各位科学家乃至国家元首的喜爱。博士们只差没给自己做个机器人当伴侣了。

我已经气喘吁吁了,眼前的事物也模糊了起来。通过远红外监控手表,我得知他们快要抓到我了。我不再害怕了,大不了被洗掉在研究所的记忆,逐出美国。离开家人朋友又算什么,我从8岁起就没和父母见过面;而朋友,我是想都不敢想的。我除了一身天才科学家的光辉外,什么都没有。于是,我转过身,一步步朝着机器警察将要追来的方向走去。

忽地,从我身边一条阴暗狭长的过道里伸出一只手,把我拉了进去。另一只手捂住了我要出声的嘴巴。我看了一眼手表,上面显示这并不是机器警察。是的,虽然捂住我嘴巴的那只手大而冰凉,但的的确确是一双人类的手。我心里暗暗苦笑,有什么用呢?它们还是会通过体内的罪犯行动监视系统找到这儿来的,搞不好把我身边的这个人当作同谋逮捕起来。机器警察已经到了刚才我走过的路口了,突然,一阵猛烈的电磁干扰使它们全部向相反的方向走去。我惊呆了。那只捂住我嘴巴的冰凉的大手移开了,借着过道外一点微弱的光线,我看了看我的“救命恩人”:那是很完美的一张脸,只是过于苍白。那是一张十八九岁的大哥哥的脸。他温柔地笑着,用有些生硬的语调问我:“你叫什么名字?”我答道:“玛格丽特。大家都叫我玛吉。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呢?”

“普拉特。”(Pratt与美国的俚语“prat”同音。而“Prat”有“废物,无能者”的含义。)

“好奇怪的名字。”我笑了。

普拉特也笑了,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那么,玛吉,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被机器警察追捕吗?”

“他们怀疑我偷了A博士的芯片。”

“芯片?”

“ER芯片。就是能使机器人产生感情的芯片。”我看到普拉特在听到这句话后脸上掠过一道阴影。“那你拿了吗?”他问。

“当然没有了!”我几乎是喊了出来,“可是,我的确是最后一个进入A博士研究室的人。”

“也许你去之前芯片就被偷了。”

“但那时A博士还在研究室里呀。”

“玛吉看上去是个乖孩子,我相信你不会拿不属于你的东西。为了不让他们再抓你,我们去找回那块芯片,好不好?”

现在是午休时间,工作人员都去休息区休息了,研究所里空荡荡的。普拉特牵起我的手,走出了过道。我惊奇地发现远红外监控手表受到强烈磁场干扰坏掉了。

“大哥哥,你也在这里工作吗?”为了打破沉默,我问道。

“是啊,我在Z博士那儿。”普拉特温柔地笑着,“那你呢?你来找爸爸吗?可你是怎么进来的?”

“不,我在设计室工作。”

“原来你是天才科学家,小玛吉。”

普拉特的手苍白、冰凉,语调生硬,还不如A博士的那些机器更像一个人。但和他在一起,我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感受到的温暖,就像很小的时候,在妈妈怀里感受到的一样。

“普拉特哥哥,你给我讲个故事吧。”我央求他。

“玛吉,你只是智商比一般孩子高出很多,可到底还是个小孩子啊。”普拉特摸摸我的头,“好,我给你讲个故事。”

“你知道,26个博士里数Z博士的制作技术最差。他是个科学怪人,发誓要超过A博士。半年前,他的小儿子出车祸死了,死时只有19岁。他在悲痛之余,向医院索取了有关他儿子身体各方面的资料,制造了一个同他儿子一样的机器人,可不知哪儿出了问题,这个机器人对他发出的命令毫无反应。因此,在博士研讨会上,他遭到同事们的耻笑。Z博士很生气,一怒之下将机器人扔进了垃圾堆。从此,它与老鼠、蟑螂为伴,过着可悲的生活——”

“Z博士这样对待他的劳动成果,太残忍了吧。”我打断普拉特的话。

“是呀,博士们制造机器人,只是为了让它们做一些人类不愿做、不屑做的工作。那些机器人徒有人类的外表,却没有能力可以支配自己的内心。玛吉,你接着听:突然有一天,Z博士有了灵感,他从垃圾堆里拖出了那个机器人,将它身上厚厚的尘土掸掉,改动了几条程序。他正准备下命令,机器人说话了:‘博士,你好!’Z博士吓了一跳,大叫:‘你这个废品,别靠近我!’机器人对博士说:‘谢谢你让我有了感情,我会做一个比人类更像一个人的机器人。’”说完这些话,机器人就走了出去。这时,博士才意识到他创造了机器人史上的神话。可当他想找到机器人的时候,他发现这个机器人有着他意想不到的力量,任何监控仪器对它都不起作用,他费尽全力都找不到它,为此,他生了一场病,搬出了研究所。好了,故事讲完了。”普拉特笑笑,他似乎讲的是一个很轻松的童话故事。

我也笑了,可我隐约觉得有些地方不大对劲,这故事太真实啦,真实得有点恐怖。我抬头看看普拉特,他脸上毫无血色,茫然地望着远方。

“对了,普拉特哥哥,我还没有谢谢你救了我呢。”我才想起道谢。

“哦,没什么。”他回过神来,“我刚巧经过,看到你被追赶,就躲进过道里想帮你一把。”

快要到科研区了,我不由得紧张起来,这时,普拉特问我:“玛吉,你快乐吗?”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不知该怎么回答。

“像你这么大的孩子应该是快乐的。应该在教室里和同学一起上课,在操场上和朋友一起玩耍……”

“我没有朋友。”我低下了头。

“有啊,我就是你的朋友。”普拉特蹲下来看着我,“只要你喜欢。”

我笑了,感觉到那种不一般的喜悦。

科研区的大门近在咫尺了。说时迟,那时快,前方出现了几个“人”,不!那不是人,是博士制造的机器人。他们手里拿着激光发射器,这种像手枪一样的小玩意,被誉为22世纪最伟大的发明,被击中的人无痛不流血,很快就死去了。统治者称之为“人道主义武器”。其实,归根结底仍是杀人工具罢了。普拉特拉着我的手正欲后退,A博士带着另外几个机器人站在我们身后。我们被包围了。

“把芯片交出来。”A博士灰色的眼睛里闪着冷酷的光。

“我没拿!”我分辩道。

“不是你,是他!”A博士指着普拉特说道。

“你……”我看着普拉特,不相信A博士所说的话。

“不愧是A博士。”普拉特淡淡地说。

我被震住了,我猛地甩开普拉特的手:“骗子!大骗子!你偷了芯片,却还装模作样地说要帮我找,还说你是我的朋友,骗子!”我明显感觉到湿热的泪水顺着双颊流了下来。

刹那间,两支冰冷的枪口抵住了我的太阳穴。“行了,赶紧交出来吧,不然我就杀了这个小女孩。”A博士把最后几个字咬得特别重。

“你是在怕。”普拉特一脸轻蔑地笑,“你怕机器人超过你们人类,所以不允许它们拥有感情,你身后的那些家伙多可悲啊。你以为你们几个能拦住我吗?”

“少废话,我数10个数,你不交出来,我就杀了她。”A博士话音刚落,抵在我太阳穴上的枪口又紧了几分。

“1……2……3……”A博士开始数数,我知道自己的生命快要结束了,但我没什么值得留恋的,我惟一的一个“朋友”竟是一个骗子,我的生存,还有什么意义呢?

“等一下,”普拉特打断了A博士,“让我和玛吉说几句话。”他转向我,脸上又恢复了温柔的神情,“玛吉,是ER芯片让我拥有了感情,在短暂的生命中遇到你是我最大的快乐。玛吉,是的,我骗了你,但我希望你把我当作一个真正的人,那个故事说的正是我自己。再见,玛吉,祝你快乐。”说毕,普拉特打开了脑后的一块控制板,取出了芯片,放在地上。霎时,他定住了,他苍白的脸色、和蔼的微笑定格在冷空气中。我怪自己,怎么会那么笨,事到如今,我终于了解了事情的真相:Z博士偷了A博士的芯片并销毁了一系列他留下的偷窃证据,他把芯片安进了他制造的机器人的体内,他所说的“你这个废物”使机器人误认为Z博士叫它“普拉特”。而我的第一个朋友竟是个机器人!而且,他为了救我放弃了自己拥有感情的机会,换句话说是放弃了生命。

枪声响了,不过不是对我发的。只见普拉特身上的电路出现了短路,过了不久,他倒下了,成了一堆废铁。我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和力量冲过去拾起芯片,从三百多层的研究所大厦上将它扔了出去……

由于A博士的控告,我以破坏科研成果的罪名被逐出了研究所,由于考虑到我的年龄问题,只被洗去了关系到科学机密的记忆。回家后,我生了一场大病,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俨然成了一个正常的11岁女孩。父母在感叹之余送我去了一所小学。在那儿,我有了许多新朋友,在教室里一起上课,在操场上一起玩耍。

那是一堂美术课,机器人老师让我们画自己的一个朋友。我犹豫着是画贝蒂,还是画珍妮,但突然在一瞬间,我的脑海中有一点光闪烁,我凭着微弱的记忆和想象完成了作业。机器人老师看了看我的画,笑着说:“玛吉,人不是这样画的,你看,脸色太苍白了,表情生硬,笑得不大自然,简直就像一个机器人,还是一个废品机器人。”话毕,全班都笑了,也包括我。

我把那张画保存了下来,给他起了个名字——“我的废品朋友”。隐约地,我感到很久以前我们似乎认识,他也是这般温柔地笑着,只是那时,我们都不快乐。

而现在,我们应该都快乐了吧。

点评:

随着现代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发展,克隆物、机器人必将不可避免地走进人们的生活。所以,许多人担心如果希特勒被克隆出几千个出来,人类是否又将回到血与火的灾难之海,机器人是否会有一天成为人类的统治者。看过美国的科幻大片《终结者》,每每想起结尾机器人即使被摧毁得千疮百孔却仍然穷凶极恶的样子就不寒而栗。其实科学技术本身就是柄双刃剑,得和失从来都是相辅相成的,真理、正义和善良归根结底总会战胜荒谬、邪恶。这也是我仍然对人类的未来充满信心的原因。

鲁香凝倒没有去重复美国大片的幻想。在她的笔下,有了感情的机器人普拉特非但没有凭着计算机大脑和发达的四肢而反过来控制人类,而是比人类更懂得良知、爱和友谊,不但救了主人公玛吉,而且用自己的“生命”拯救了玛吉。普拉特的形象使那些满口正义真理的人类也不能不自惭形秽。

普拉特的快乐是什么,作者没有说,却似乎又已经说得再明白不过了。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抑或是今天,文学归根结底还是要反映和折射生活的。魔幻也好,超现实也行,科幻也可以,无不是人对心灵、对现实生活的追求。如果仅仅只有怪和奇,《百年孤独》也不会被称为“拉丁美洲的百年历史缩影”了。所以,我更愿把《普拉特的快乐》看作是一篇有较高思想深度的小说,而不是科幻小说。

金波

 


2016年08月24日

阿姨-廉晶莹
学校里有个广播站-解巍

上一篇

下一篇

普拉特的快乐-鲁香凝

普拉特的快乐-鲁香凝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