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里有个广播站

河北省张家口市  解巍

 

 

这是一所私立中学。学校里有个广播站,很小,只有一台扩音器、两只大喇叭和几盘《中华民歌》之类的磁带。广播站有九个播音员,共分为三组,每组播两天。早晨念几段新闻,晚上放几首歌。

学生们不爱听民歌,于是广播员们办了一个“点歌台”,点歌的人自备磁带,这样喇叭里就总有新歌,流行的歌。过生日、有高兴事、甚至闲着没事也给自己点一首歌,挺有意思。渐渐地,广播室“顾客盈门”,比学校的小卖部还热闹。

主管广播站的德育主任看到这种情况后,便在当月的简报中写道:“广播站丰富了学生的课余生活,效果喜人。”

可是校长的反应却并不喜人,说广播室整天男男女女一屋子人,都要点什么歌,太不像话!然后一拍桌子:像这样的男生女生点来点去早晚会点出“事”儿来,今后不许点歌!

德育主任邀功不成反挨了顿骂,生怕丢了饭碗,风风火火地召集广播员开会,传达校长禁止点歌的“精神”,并本着这个“精神”作出了一个决定:所有的广播员重新分组,男生分到一组,女生再分成两组,说男生女生在一间屋里播音早晚会“播”出“事”来。

打那天起,广播室“门前冷落鞍马稀”。喇叭里只好一遍又一遍地放着:“太阳——出来哟……”

终于有一天,挂在宿舍楼上的喇叭让人弄掉了一个,大概是嫌它太吵,反正至今也没查出是谁干的。再后来扩音器也让校长搬走了,安在了学校的广告车上——招生用。

广播站就这么夭折了,没有人说什么。

后来有人说,学校因为“校风严谨,纪律严明”博得了社会的一致好评,今年的生源可望突破1000人大关。

 

点评:

解巍用了一种似乎不动声色的语调叙述了这件令人愤懑的荒唐故事,叙述中偶尔加进一点反讽,使读者读到这里时,忍不住发出会心的微笑,使你感受到的不仅仅是一件具体形而下的事件,而是横行于中国几十年至今难以消除的僵化之风,感受到官话套话对一个民族活力的腐蚀和摧残,也使读者从作者的独特叙事中感到了一个有个性的叙事者对世界、对人生的描述方式的魅力。

讲述一个故事的时候,作者情感的指向是直白的还是含蓄的,是浅露的还是深沉的,这在叙事方式上绝对表现为两种截然不同的形态。譬如,这一小小说的最后一段话是“反话正说”。如果没有这一段“反话正说”而是直抒胸臆,是否能像现在这样使你感到一种“忧奋深广”的情感内蕴?

陈建功

 


2016年08月24日

普拉特的快乐-鲁香凝
温暖的家-姜泽畅

上一篇

下一篇

学校里有个广播站-解巍

学校里有个广播站-解巍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