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家

辽宁省盘锦市  姜泽畅

 

初一下学期,班里转来一名男生。他的名字很有意思,叫温暖。温暖是个很安稳且帅气的男孩,可他不爱与人交往。他刚来的第二天,我由于推门用力过大,竟把他上衣的扣子扯掉了。五个扣子四处飞扬,我吓得不知所措。可他看了我一眼说没事儿,便转身走了。望着他远去的身影,我心里涌起一阵感动。

不久,学校组织了一次爬山活动。那天,天高云淡,空气清新,正是爬山的好时候。为了寻求独特的乐趣,我们几个女同学专拣险道攀登。爬到山顶时,两条腿像灌了铅似的,酸得抬不起来,嗓子眼里像着火似的渴得难受。

这时,我有些后悔了。昨天放学后,妈妈就开始为我准备各种吃的喝的,还有太阳帽、雨伞什么的。妈妈边张罗边唠叨,千万要注意安全,要和同学们在一起,别自己单独行动,等等。妈妈唠叨起来就没完没了。我说,上次去公园带那么多吃的喝的,结果一样也没用,这次我只带钱,渴了饿了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方便。可是,现在打算买点什么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地方什么都没有卖的。

渴的滋味可真不好受,我想。

同学们都东倒西歪地坐在地上,平时说笑打闹的劲儿也不知哪去了。

这时,温暖来了。他朝同学们扫了一眼,就在我身边坐了下来。

“来呀,我这壶凉白开水还满着呢。”说着,温暖从肩上摘下一个军用水壶。

“是凉白开水吧?”我好奇地问。

他专注地望了望同学们,点点头说:“是妈妈准备的。凉白开水最解渴了,妈妈说山上不一定有水,要备而无患。你看,她说得真对。嗯,给你!”

我接过军用水壶,喝了一口。顿时,一股清爽沁入心间,浑身舒服极了。我说:“你妈妈真好!”

温暖笑笑说:“她总是这样。”

我不禁问:“她不唠叨你吧?”

“当然,天下的妈妈哪有不唠叨的,可我喜欢。唠叨是一种无微不至的关怀。”

我说,你真幸福啊!

“我爸爸是个医生,妈妈是小学教师,他们相亲相爱,都很疼我。可以说,我有一个世上最好的家。”温暖的语调里透着一种深情,他的眼睛遥望着远处的山峦。

同学们被他的话感动了,一时谁也没说什么,脸上都露出羡慕的神情。

一个星期天,我小学的同学阿丹来了。我向她提起了温暖,原来他们曾是同桌。

阿丹问:“他现在怎样,学习还是第一吗?”我说:“现在也是”。

阿丹说:“他聪明也很要强,可惜,太不幸了,爸爸和妈妈在他刚出生不久就离了婚,是奶奶把他养大的。”

什么,他和奶奶在一起?

阿丹说:“他爸爸是一个大款,很有钱,后来又找了个女人,他妈妈就去了南方,也成了一个家。他们都不管温暖,平时只有奶奶照顾他。”

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真的吗?

阿丹说:“那还有假!我去过他家多次,他奶奶是个很热情的老太太,都70多岁了。我们班同学都知道他的情况。”

我一时有些发懵:那天爬山时,温暖明明说他有一个世上最好的家,还有一个也爱唠叨的妈妈呢。我想问问阿丹,但是我没问。我想起以前扯破温暖衣扣的情景。于是,我决定要把这事儿作为一个秘密,永远不告诉任何人。

不知为什么,从那个星期天起,我竟喜欢起妈妈的唠叨了。

 

点评:

文章采用第一人称叙写,像是一篇散文。作品讲的是“我”的亲历,语言流畅顺达,文笔简洁。其实这是一篇很不错的小说——用散文笔法写的小说。从这篇作品本身来讲,写得很不错,主要基于以下三点:

一、叙事层次清晰。

作品从“初一下学期,班里转来一名男生”起,基本上是“顺时序”写法,即大体按“事件”发生的先后过程来写。这在一般少儿文学作品中较为常见,其好处是会使读者感到故事脉络清楚,印象深刻。

二、结构比较完整。

作品第一自然段写主人公温暖的“出场”。接下去重点叙述在学校组织的那次爬山活动中温暖的行为表现——他在大家口渴难熬时,拿出自己带来的一壶“凉白开水”为同学们解渴;接着引出“我”和温暖的一段对话,特别是温暖关于自己家的一句含蓄而又有深意的话,“我有一个世上最好的家”。最后“我”从小学同学阿丹那里意外得知温暖家里的真实情况。这么一篇不足2000字的短小作品,有“起”“承”“转”“合”,结构能这么完整,想必作者是花了一番功夫的。特别是作品最后出人意料的一笔,使作品大增光彩!

三、人物写得有血有肉。

父母离异是个社会问题,不少这类题材的作品往往是直接、正面地写父母离异给孩子带来的心灵创伤和不良后果,而这篇作品却蹊径独辟,写得比较委婉含蓄,并且写出了不幸的家庭遭遇、生活的磨难,反而从另一个方面激励和促进了孩子的自强奋进和早熟,令人感慨之余有耳目一新之感。

《温暖的家》应该说是一个颇为巧妙、成功的篇名,其妙处在于不着痕迹融虚实于一:“温暖”既是主人公的名字,又是对“家”的形容,是个含义双关的定语,令人玩味。

樊发稼

 


2016年08月24日

学校里有个广播站-解巍
雨过天晴-田炜钰

上一篇

下一篇

温暖的家-姜泽畅

温暖的家-姜泽畅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