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长白山

上海市  蔺菱

 

大美长白山,这是我的一个地理地质之旅。

我们的飞机是在夜里到达长白山机场的,飞机刚刚降落时,看不到什么灯光,最初我还以为我们的飞机出了什么故障,迫降在丛林里了呢,其实以后的几天,我们也的确是在森林里了。这个机场是我看到过的最简陋的机场了,飞机跑道上没有灯,一幢像矮平房似的候机楼,可是还是吸引了我,因为我看到在仅有的几盏灯下,密密麻麻地飞舞着有我手掌般大的蛾子好像是在赴一场灯光盛宴,盛宴一边进行着,赴宴的客人们就一点点地睡下了,地上满是密密麻麻的尸体,但是飞过来的蛾子还是越来越多,我不禁为这个自然界的悲壮的生命之歌震动了!

第二天,我们就随着旅游车开始探访长白山。最初,我们的车在山脚下的小镇中驶过,我惊讶地发现,这里完全是一幅江南水乡的风景,绿树中,流水潺潺,红瓦白墙的小楼宁静地立在温暖的阳光中,镇中,平静的湖水像镜子一样,倒映着蓝天白云,无论是人、还是山水,都是慢悠悠的。这个不起眼的小镇,原来是三江的发源地,流过镇中的这条清澈的小河,原来就是鸭绿江的源头,因此这里的人们都非常注意保护水源,从来不在河里洗衣、趟水或玩耍。

一点点往山上走,逐渐有了茂密的树林,我第一次看到了在北方才有的树林——桦树林。这些树的树干像雪一样白,上面有像眼睛一样的黑花纹,站在树下,不经意地发现一双双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你,突然自我感觉很好。年轻的桦树像苗条婀娜的少女,和身边的闺蜜窃窃私语,而那些粗壮些的桦树,就变成了伟岸的汉子,憨厚地守护在那里。在这里,我看到了真正的俄罗斯油画中描绘的景色,明净的天空,灿烂的阳光,可是能够感觉到空气中的丝丝寒气,所有的植物都有一些冷峻的气质。虽说已经入秋,可是森林的主色调还是鲜绿色,偶尔有那么几片金色的叶子点缀其间,风一吹,就像摇摆的金色风铃,树的脚下,小草也把土地装点得生机盎然,特别是草叶的形状,有心形的、三棱形的,有的像迷你的枫树叶,有的像山羊胡子,这些别出心裁的形状,不知道是谁的杰作。花儿更是令人怜爱,虽然小,可是好像要把吸收了一个夏天的阳光完全吐出来似地,红白黄紫,毫不遮拦地开着,就像海浪上漂浮着的浪花一般。我的眼睛沉醉在这些美丽的色彩中了。

换了专门的越野车,司机开始带我们体验惊险的Z字型登顶之路。我注意到身边的山体逐渐褪去了绿色,只有一些黄褐色的苔藓附着在少得可怜的土层上,山上的石头像是被切开了一样,尖骨嶙峋的,有点凄凉。登上山顶向下俯视,看山峰的铮铮傲骨直入云霄,云雾给山峰带来了无限的神圣感,也让我感到自己的渺小。再向上走一段,我看到了远近闻名的天池!那是一潭我从未见过的池水,不像天空的蓝色,比那蓝色更神秘;也不像宝石的蓝色,比那蓝色更纯净;好像是一颗美丽的蓝眼睛,阳光投在水面上,闪烁着跳动的光斑,湖四周怪石嶙峋,彷佛被看不见的斧子默默雕凿了上万年,这就是火山喷发的杰作了。我看得出来,长白山天池的美,人是无法画出来的。

下了山,我想,大自然的景色胜过任何人工的雕琢,这些鬼斧神工的景色给了我们美的欣赏,我们更应珍惜、爱护。

 

点评:

作者笔下的长白山真的很美,她给人一种宁静、世外桃源的感觉,我们跟随着作者的脚步穿梭在古老的桦树林中,感受着这里特有的冷峻,看着眼前岁已入秋,但比天空更加纯澈、神秘的天池,相信这次长白上之旅,一定会深深地印刻在作者的记忆中。

文章开头用“一次地理地质之旅”来概括这次旅行,有些不够贴切,关于这两方面的介绍很少,建议换一种更具概括性的说法。

冯超

2015—11—12

 

台湾印象-陈思佳
细品《我与地坛》-项吟吟

上一篇:

下一篇:

大美长白山-蔺菱

加入作家班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