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盛宠之嫡女医妃南宫玥萧奕 > 番外十一:官婠婠(鹰)日常

番外十一:官婠婠(鹰)日常


大越某年,白猫身归混沌,其他众宠也都先后应劫离世,如今的大越只剩下了东宫的猫族,犬族,还有元帅府的神鹰一族还留了些后人,在大越的份位尤为尊贵。

我,就是如今鹰帝小灰的幺女,名唤官婠婠,因年幼时太过乖巧,就被公子送给了萧家囡囡,又由萧家两子代为照顾,并细心教我学做大越一霸。

这一晃就是两年过去了!

“婠婠!”

“婠婠!”

少年和男孩清亮的嗓音相继在耳边响起,二人纯净的声音中透着浓浓的宠爱。

在他们俩一声接着一声锲而不舍的呼唤下,婠婠总算睁开了眼,十一岁的少年和九岁男孩相似的脸庞映入眼帘,还有他们脸上那灿烂的笑容,桃花眼中的欢喜快要溢出来了。

婠婠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施舍了他们一个高高在上的眼神,就见兄弟俩笑意更浓,受宠若惊。

“我们家的婠婠可真好看啊!”

九岁的萧烨仰着漂亮的小脸双眸一眨不眨地盯着树上的婠婠,瞳孔中闪闪发亮,由衷地发出喟叹声。

自己当然是最好看的!婠婠高傲地昂了昂下巴,冷淡的金色眼眸中熠熠生辉。

“喵呜——”

下一瞬,某个软绵的声音拖着长音娇滴滴地叫了一声,似在招呼,又似在撒娇。

萧煜和萧烨笑吟吟地低头看向了脚边那只黑白相间的猫儿,圆滚滚的猫儿长着一张可爱的包子脸,浑身的毛发光滑得好似上等的丝绸般。

猫儿用小小的脑袋亲热地蹭了蹭两兄弟的小腿,萧煜俯身一把抱起了猫儿,轻轻勾了勾它的下巴,夸道:“围棋最乖了!”

围棋满足地“咪呜”了一声,看了看停在树上的白鹰,慵懒地眯起了那双翡翠般的猫眼。

哼!白鹰婠婠不屑地收回了视线,转头径自以嫩黄的鹰喙啄起翼下的细羽来。

它才不屑与尔等谄媚的凡猫相提并论呢!

萧煜和萧烨很快就进屋去了,不一会儿,兄弟俩就牵着一个三岁的女娃娃出来了,女娃娃粉雕玉琢,一身粉色的绣花衣裙配着同色的水玉首饰,好似一朵粉嫩嫩的花儿。

“婠婠!”

女娃娃的一声叫唤后,傲娇的婠婠终于动了,朝着女娃娃俯冲下去,在女娃娃清脆的笑声中,把尖喙中衔的小花戴在女娃娃的小鬏鬏上,然后又往上飞去,在三个容貌相似的孩子头上盘旋着,啼鸣着。

三个孩子如往常般出发了,婠婠在他们上方飞翔着,追随着他们的马车出宫,又沿着宽阔的街道继续往前,一会儿冲到前方,一会儿又飞了回来,在四周仔细地巡视着,所经之处,可说是“千山鸟飞绝”!

年轻的白鹰发出一阵嘹亮的鹰啼声,仿佛在宣示着它才是这方领空的主人!

很快,下方的马车就来到了一个熟悉的府邸外,马车缓了下来,由下人引进府中,然而对于婠婠而言,也就是“嗖”的一下从府邸上方展翅飞入府中而已。

娘亲!娘亲!

婠婠一边欢乐地叫着,一边飞入府中,熟门熟路地朝某个院子飞去……

“哗啦啦……”

平展开来的鹰翅滑过一片片茂盛的树荫,振得那些枝叶摇摆不已,下起一片“簌簌”的叶雨,婠婠欢快地先朝正在屋檐上假寐的小四身上飞去,打了个转后,就收起羽翼停在了某段梧桐树枝上。

娘亲,它平安地把小主人护送过来了!

婠婠撒娇地朝树上的另一头冰蓝眼睛的白鹰蹭去。

两头白鹰模样看来极为相似,都是一身油光发亮的白色羽毛,只是一头是金眼,另一头是蓝眼。

两岁的婠婠比它的娘亲寒羽小了一圈,当两头鹰同时停在枝头时,就可以看出小鹰那金色的眼瞳中透出了活泼的气息。

下方的三个孩子进了屋子上课,婠婠则在枝头上与它的娘亲撒娇,让娘亲用鹰喙替它整理全身的细羽……

等它觉得神清气爽的时候,就再也闲不住了,从枝头上俯冲了下去,稳稳地停在了窗槛上,张望着里头。

屋子里的少年和男孩都是背对着它,一个在背诵,一个在写字,皆是聚精会神,似乎完全没有留意到它的到来。

但是屋子里的女娃娃注意到了。

两个哥哥是来上课的,但是对于三岁的萧囡囡而言,一半是学,另一半是玩,此刻她正翻着一本半新不旧的绘本,这是以前两个哥哥学完后留给她的。

看着白鹰落在窗槛上,萧囡囡就觉得手痒痒,忍不住放下绘本,伸出一只白嫩嫩的馒头手,摸了摸白鹰胸前的细羽……

突然,她眼前一暗,一道阴影展开巨大的羽翼挡住了外面的阳光,映得屋子里黯淡了不少。

寒羽在婠婠的颈背上啄了一下,似在警告着什么,然而婠婠却兴奋地叫了起来,展翅朝寒羽追逐过去,好像以为娘亲在陪它玩耍。

两头鹰眨眼就飞出了元帅府,越飞越高,越飞越远,也越飞越快……

与娘亲在一起,婠婠展翅肆意飞翔,年轻的白鹰正是贪玩的年纪,一会儿一飞冲天,一会儿在空中打转,一会儿肆意啼叫,一会儿又俯冲直下……是那么的欢乐。

这片骆越城方圆十数里都是它们一家子的天下!

婠婠尽情地嬉戏,游玩,又顺便跟着娘亲在山林间学习“为鹰之道”,大杀四方。

太阳越升越高,快正午的时候,吃饱喝足的两头白鹰意气风发地从郊外飞回了骆越城,还顺便捎了礼物过来。

两个黑影从鹰爪间垂直落下,跟着就听“咚咚”两声连续响起,院子里就多了两头声息全无的野狍子,浓浓的血腥味在院子里弥漫开来……

婠婠绕着两只野狍子盘旋着,发出炫耀的啼叫声。

它们鹰族可是最能干的!

它飞快地飞到了一棵槐树旁,得意洋洋地对着蜷在树枝上那团黑白相间的毛团又啼鸣了一声。

“喵——”

睡得正香的围棋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回头看了婠婠一眼,舔了舔自己的一只前爪,毛绒绒的尾巴甩了甩,然后又继续蜷成一团睡觉。

婠婠落在了它身旁,抖了抖翅膀,那双金色的鹰眼不怀好意地盯着毛团……就在这时,一个温润清澈的男音轻轻唤道:“寒羽,婠婠。”

两块肉干随之从窗口甩出,双鹰几乎同时展翅飞出,准确地叼住了半空中肉干,然后寒羽飞回了原本的树枝上,婠婠再次落在了窗槛上,它三两下地把肉干吞咽入腹,跟着亲昵地在窗口那只手指修长的手掌上蹭了蹭,哪里还有一分之前对萧煜和萧烨的傲慢。

“义父,”萧煜兴致勃勃地提议道,“寒羽和婠婠抓了猎物回来,我们烤肉吃吧!”

这个提议立刻就引来弟妹的欢呼声……不一会儿,院子里炊烟袅袅而起,香喷喷的烤肉味四散开来,弥漫在空气中。

忽然,远处传来又一阵熟悉的鹰啼声,那么嘹亮,那么高亢,划破静谧,在这寂静的上空回荡着。

爹爹!婠婠“嗖”地一下子就飞了起来,发出激动的啼叫声。

“爹爹!”

与此同时,下方的三个孩子也欢快地叫了起来。

不远处,一头矫健的灰鹰一边啼鸣着,一边展翅朝它的妻女飞来,它的正下方,是一对身着紫色衣裳的璧人,笑吟吟地朝这边走来。

青年那昳丽的脸庞上绽放出比那烈日还要灿烂的笑容,朗声道:“阿玥,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们可真有口福!”

三四月的春天,空气中浓香馥郁,阵阵春风拂来,那花香、烤肉香与语笑喧阗声随风飘散,萦绕在院子里。

草长鹰飞,春光正浓。

------题外话------

JACKCX提供的梗,萌化我了,所以写出来了!

新文《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潇湘和QQ书城同步更新中!

简介:

她是国公府的嫡长女楚青辞,生而尊贵,天资卓绝,为世家贵女之首。然慧极必伤,不仅自幼心疾缠身,还成为了他人的垫脚石,死得不明不白。

她是尚书府的痴傻儿端木绯,父丧母亡,与胞姐相依为命。不仅是尚书府的耻辱,受尽耻笑辱骂,还无故被堂姐推下池塘,溺水而亡。

一朝重生,楚青辞成为了端木绯,自当凤凰涅槃,一世荣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