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盛宠之嫡女医妃南宫玥萧奕 > 098幕后

098幕后


“老大,怎么办?”狗二被看得心底发寒,没底地看着老大。

老大却是大怒,道:“臭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给我上!”说着,就向着萧奕直奔而去。

“是,老大。”后面的五六个小混混应了一声,连忙跟了过去,一个个都抽出了闪着银光的匕首。

狗二和朱三相视看了一眼,紧随其后。

萧奕轻哼了一声,声音中满含不屑,待那帮人冲至他面前时,他一个横扫便让好几人跌了个狗吃屎。

老大显然是混混中身手最好的一个,灵敏地向后躲开了,他气得肺都要炸了,高声骂道:“没用东西!快起来,给我围住他,我就不信,咱们那么多人还打不过他一个!”

混混们嘴里“哎哟,哎哟”地个不停,但还是从地上爬起来,又向着萧奕扑了过去。

萧奕身手敏捷地左躲右闪,游走在混混们之中,端的是身姿潇洒。

南宫玥虽然知道萧奕的武艺不错,可是见对方不但人多势众,还个个手持凶器,不免还是有点担心。

就在此时,朱三随手从地上捡了一根木棍,狞笑着靠近萧奕的后背,偏偏,萧奕正全神贯注地应付着他身前四个混混的围攻,仿佛没注意到后面正有威胁步步逼近。

“萧奕,小心后面。”南宫玥情不自禁地喊出了声。

萧奕身子一扭,就避开了朱三的暗袭,狠狠地一脚踹在了朱三的胸口上。

朱三闷哼了一声,“哇”地吐出了一口鲜血,扶胸一连后退了好几步,木棒砰地掉落在地。萧奕弯腰捡起那根木棍,身形一闪,已经出现在朱三身前,“咚”的一声,敲在了朱三的脑袋上。

朱三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直愣愣地摔倒在地,显然是被打晕了过去。

萧奕打跑了朱三后,其他的混混又围攻了上来。而这一次,萧奕有了木棍在手,犹如神助,一棍打昏一个,一瞬间就把那些个混混打得落花流水。

南宫玥心里顿时了然,无语地扶额。看来萧奕一开始只是在耍着这些混混玩呢,自己替他担心实在是多此一举!

老大见自己一帮子的手下都还不是萧奕的对手,顿时急了,转而打起了南宫玥的主意,猛地扑向了南宫玥,妄想捉住她。

南宫玥冷冷地一笑,不慌不忙。她纤纤素手一扬,空中扬起一阵白雾,向着老大迎面而去。

萧奕见那老大想要对南宫玥动手,本想冲过来,来一场英雄救美,却不想美人儿自个丰衣足食了。再定眼一看,那白雾之中还闪烁着银光,居然是数根银针!

他心里顿时暗笑那老大不长眼,还不如让自己揍一顿来得痛快呢!

果然,那老大很快就倒了大霉了。他根本就不防南宫玥居然还有这么一招,被那白雾一沾,立刻觉得浑身发软,“咚”地摔倒在地。

这还只是开始——

不一会儿,他只觉得浑身又痛又痒,痛的时候只觉得痛入骨髓;痒的时候又恨不得抓破一层皮。“哎呦!哎呦!”他在地上又哭又叫,好不凄惨。

那帮子手下见自个儿老大成了这般模样,顿时傻眼了。

“老大。”狗二叫着扑到老大身边,却不敢去碰他,唯恐自己也被传染了。

“女侠……饶命……”老大终于承受不住这种非人的折磨,开始连连求饶,“小的再也不敢了。女侠,都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您就大人有大量,放过小的吧!”

萧奕信步走过去,抬脚踢了那老大两下,冷冷道:“说,谁派你们来的?”

“没……没人……”老大矢口否认。

“没人?那就是说你们就是主犯了?”萧奕懒洋洋地说道,“如果是从犯,那还可以饶过尔等,从轻发落。既然是主犯,那尔等的性命就留下吧。”

众人吓得魂飞魄散。这一对男女简直就是一对活阎王,真想要他们的性命,更是轻而易举的事。

一个混混害怕地尖叫了起来:“你……你们不能这样,还有没有王法了。”

“你们遵守过王法吗?”萧奕的声音冷得像冰渣子,狠狠地踩在老大的胸口上。

混混们只觉得像是掉进了冰窟窿似的,透心凉,再也说不出话。说实话,他们除了杀人放火,其他坏事还真没少干。要真按王法,牢底都要坐穿了。

想到这里,混混们只觉得背上冷汗直冒。

这时,朱三醒了过来,一见这架式不对,赶忙蜗牛似的往外爬,试图偷溜。他以为无人所觉,却不知这一切早就落入了萧奕的眼中,只见萧奕右脚轻抬,地上的一枚石子就像子弹似的飞射而出,重重地打在了朱三的命门上。

朱三“扑通”一声倒在地上,跌了个嘴啃泥,他吐掉了嘴里的泥,连连求饶:“好汉饶命啊!好汉饶命啊!”

“说!”萧奕一声轻喝。

萧奕虽说得言简意赅,可是朱三却是懂得他的意思,连忙竹筒倒豆子,交待了个彻底:“是一个姑娘让我们这么做的,她没有说她的名字,但小的后来偷偷跟踪了她,看见她与平阳侯府的人汇合了。”像朱三这种市井混混,最懂自保之术,当然后不会盲目听人指示,怎么着也要给自己留一手!

“她让你们做什么?”茟聿的声音中带着疾风暴雨般的愤怒,脸色更是阴沉仿佛乌云遮天。

“她说让我们找到一名穿湖蓝色衣裳的姑娘,给她点教训。还说那姑娘今晚赢得了胜华酒楼的猜字谜比赛的魁首!”朱三急忙道。

南宫玥愕然,难道是明月郡主?今天在胜华酒楼,明月郡主显然把自己错认成了南宫琤……难道明月郡主就因为嫉妒就对一个姑娘家下此毒手?如果不是她随身带着护身的药粉,如果不是有萧奕相助,真被这些混混得手的话,她会有什么样的命运,明月郡主绝对不会想不到!只是一些小事,竟然……南宫玥暗恨地握住了拳头。

“只有这些?”萧奕厉声再问,“还有什么没交待的吗?”

“只有这些了。”这时,老大虚弱地开口了,“英雄,还请饶过我们一命吧!”

既然已经问清楚了,萧奕就很大方地松口了:“行了,你们走吧,不过记住了,若是下次再敢……”说着,只听“咚”的一声,他轻松地把手中的木棍按进了地里。地面上顿时出现了龟裂般的缝隙,吓得混混们心惊肉跳,生怕那木棍插在自己的身上,小命不保,纷纷点头如小鸡啄米似的。

老大两腿颤颤起身,垮着脸哀求道:“女侠,还请赐解药。”

南宫玥从荷包里拿出一个白纸包,晃了晃道:“今夜你们可有见过本姑娘?”

老大火速领悟,急急地道:“没见过!没见过!我们今晚没见过姑娘。”

南宫玥满意地点了点头,随手把白纸包扔给了他,道:“好了,你们走吧。”

混混们如蒙大赦,逃之夭夭,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臭丫头,两个月不见,你想我了吧?”萧奕走到南宫玥面前,摘下了脸上的面具,自顾自地笑道,“嘿嘿,你又欠了我一个人情!”

他又来了!南宫玥受不了地翻了白眼,道:“我还没怪你上次给我惹了麻烦呢!”她说的自然是那晚发生在庄园的事。“你倒是先讨起赏了!”

她说着掀开了面具,露出了白皙秀丽的脸庞,那散在肩头耳边的发丝随着她这一动作而轻轻扬起,在空中划过一道好看的弧线。

她还稚气未脱的小脸上挂着一抹似笑非笑,这一笑,萧奕只觉得遍地灿烂的灯火都失了颜色,天上的星子也不再闪耀,满眼只余下了这样一张璀璨如花的笑颜,其他的什么都入不了眼。

萧奕不禁有些看呆了,眼神定在南宫玥身上久久挪不开。见他这副模样,南宫玥皱起眉头来。

萧奕这才回过神来,脸上不见尴尬,笑嘻嘻地说道:“臭丫头,我今天不是补偿你了吗?”他故意数着指头说,“第一,你想玩猜谜,我就帮你推了你大哥一把!”若不是他“正好”戴着面具经过他们身边,南宫晟那个死脑筋又怎么会同意姑娘们去参加猜谜比赛?“第二,我不是把那幅画让给你了吗?”

他不说还好,越说南宫玥越生气。有他这么“让”的吗?真的有心意“让”,就该在第十题直接输给自己就好了!非要搞得如此复杂!

南宫玥揉揉自己隐隐作痛的额头,对上他那双晶亮的眼睛,叹口气问:“你的伤如何了?”

萧奕愣了一下,心想:那点小伤,都两个月,自然是好了……可是话到嘴边,又突然灵光一闪,变调了,哀愁地说道:“哎,倒现在留着疤呢,逢下雨,疤就痛!”

南宫玥当然知道他在装模作样,嘴角抽了抽。她心中叹气,不管怎么说,萧奕今天帮了自己,自己得领情。

想到这,她扔了一个药瓶给萧奕:“接着。”

萧奕眼疾手快一把接过,是一个白玉小瓶,稀罕地把玩着,问:“这个是……”

“去疤的,效果很好,记得每天涂一次。”说着,她转身便走了。

萧奕握紧了手中的白玉小瓶,然后远远地在她身后默默地跟着。臭丫头虽然本事不小,可是他还是不放心啊!真是没见过他这么体贴的人了!

------题外话------

感谢摎jiu和136**4220君送的钻石~

一起扑倒(づ ̄3 ̄)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