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神女猎魂姬 > 第85章 遗传什么的都是浮云

第85章 遗传什么的都是浮云


  昏迷中慕曦羽做了很多梦,零零碎碎的也串不起来,她梦到了被关在幽冥城堡中的时候,再到那片白蒙蒙的雾区,还有英姿飒爽的慕容澜给紫宸宗主敬酒,甚至还有楚离那张妖孽脸笑吟吟看着她的样子。

  一切的场景交织着如电影一般在脑海中毫无章法的放映着,最后,恍惚中她看到了一片梦幻般的樱花林,漫天飘散着奇异美丽的蓝紫色樱花瓣,一个女人站在樱花树下,如误落凡尘的神女一般,慕曦羽看不清她的样子,却依稀感觉那一定是个绝美的女子,她的一颦一笑能让天地为之动容。

  是谁,你是谁?

  女子的笑容如幻境般的不真实,她随着樱花林一起变得模糊,最终变成一片混沌。

  慕曦羽难受的嘤咛出声,浑身的肌肉酸胀不已,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着眼前的画面还是晕乎的,耳边传来萧姻儿激动的声音:“醒了,曦羽醒了!”

  她脑子清醒了几分,想要坐起身来却发现手臂酸软无力根本使不上劲,身体里的灵力被洗劫一空,一丁点都没剩下,她恍惚记得最后好像是使用了一个灵技,可具体是什么却记不清了。

  萧姻儿将她扶起来靠在树干上,东方已经亮起了微光,长夜正在褪色,渐渐的由墨黑变成了大海般的深蓝。

  她沙哑着嗓子开口道:“我昏迷了多久?”

  靠坐在一旁的绿绮浅笑:“已经快两个时辰了,那个大个子也是被摄了魂,可他没几分钟就清醒过来了,你躺了这么久,差点急死我们。”

  慕曦羽这才注意到地上那条深长的沟壑,她不禁一怔,这是怎么弄出来的?这得要多强的喷射式能量才行?当年她在森林里看见的过明择造成的沟壑,不过数十米长,近一米深,萧姻儿龙息的痕迹也是相差无几的。

  可是这个沟壑……她有些发怔。

  千夜对和尚翻了个眼:“果然还是你皮糙肉厚,是不是神经大条的醒得快?”

  和尚顿时不依了:“话可不能这么说,我这叫精神力强大,所以受的伤害小。”

  千夜虽然看着年纪小,嘴可丝毫不饶人:“有点自知之明行吗?你的精神力能强的过曦羽?”

  黑暗系的精神力在众多属性之中是出了名的好,而作为黑暗中至纯的幽冥系,慕曦羽的精神力更是一般的黑暗系灵师所望尘莫及的。

  “曦羽昏迷这么久应该和那妖幡关系不大,可能是她那一招太猛了所以透支脱力了。”燕凌天双手环胸,好奇的道:“曦羽,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这样一个灵技,杀伤力那么强,那个九阶高手完全尸骨无存,那究竟是什么灵技?”

  慕曦羽一愣,她当时就觉得胸口堵得慌,也不知道自己具体做了什么,她摇了摇头:“我也说不清楚,挺玄乎的。”

  不远处的地上躺着五个八阶黑袍人的尸体,而那道石门上被千夜下了黑暗系结界,里面的黑袍人都是六七阶的,在过去的两个小时里一个个被像小鸡似的拎出来审问那摄魂幡的讯息,为什么慕曦羽还没有醒什么的,基本上每个人都挨了一顿揍。

  慕曦羽仔细回忆着当时的情形,她心感传音向契约中的凯蒂问道:“凯蒂,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好半晌,才等来凯蒂幽幽的声音:“那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神技,我也没想到你竟然能遗传到它。”

  “灵技还能遗传的?”

  “这不是灵技,梦幻咆哮是菲伊比斯的天赋神技,是与生俱来的力量。”

  沐羲羽一愣:“菲伊比斯是谁?”

  凯蒂沉默了几秒钟,刚酝酿好不久的高深莫测波澜不惊瞬间破功:“是你妈!!”

  …………虽然听懂了,可慕曦羽就是觉得怎么听怎么别扭:“我妈不是叫凌儿吗?她有两个名字?”

  凯蒂在契约中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这什么跟什么啊,谁给她的女神起了个这么怂的名字?

  “什么凌儿妙儿的,记住菲伊比斯才是你的娘!”

  “好,继续。”慕曦羽点了点头,行吧,不纠结。

  可她还是没忍住皱着眉头传音道:“那为什么我爹要跟家里人说我妈叫凌儿?难道她是哪个大家族里的小姐和我爹私奔出来的,然后她用了化名?”

  凯蒂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沉静了几秒,突然一通乱吼:“我拒绝和你交流!我错了,我真的错了,遗传什么的都是浮云,菲伊比斯聪明漂亮又强大,你肯定是接了那王八蛋的代!”

  吼完之后留下慕曦羽一人风中凌乱。

  绿绮看着她愣愣的撇着嘴,不由担心道:“是不是还不舒服?可惜我们队的岳风不在,他可是治疗的一把好手。”

  “呃,没事没事绿绮姐,我就发了下呆。”慕曦羽擦了下额头上的冷汗,心有余悸的道。

  她转念又觉得不对,心里不禁琢磨着:这说不通啊,她父亲慕容海头上可是有顶大大的绿帽子的,难道她娘其实是跟一个黑暗或者幽冥属性的男人私奔,后来因为什么原因才被慕容海带回了光明神殿?

  和尚一把将慕曦羽背起来:“我们要快点走了,这地方不安全。”

  本来他们应该第一时间离开的,但因为慕曦羽一直昏迷不醒,才逗留了两个时辰,燕凌天背起绿绮,几人风风火火的离开了这儿,剩下几个还活着的黑袍人惨兮兮的缩在一团。

  天空渐渐湛蓝,他们按照绿绮指的方向往连云山脉的狮子峰行进,他们灵皇就是追踪这些天魂教的人到那个地方后被袭击的。

  据说当时柴晋和那个紫唇的男人难分高下,可后来他祭出了那诡异的摄魂幡,柴晋和另一名队员就是被那面妖幡所重伤,后来绿绮被劫走,柴晋他们也是吉凶未卜。

  一路上还碰到了不少七星柳的枝条阻挠,不过知道了它们的来历后可以对症下药用不着硬拼,是以那些山中魔鬼也没能给他们造成多大影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