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寄身面具 > 第137章 山谷

第137章 山谷


  李邵舒了口气,尽量放松身体。

  眼眸开阖间,气机世界徐徐展开。

  一道弥漫着沉重气息的庞然大物,蓦然从半空浮现。

  “布阵……”

  意念操控之下,庞大影像体表,便缓缓出现一道道浅浅的痕迹,看似杂乱无章,其实有其规律在内。

  很快,一张简单的百变阵,便被李邵以布置在阵师身上的方式,铭刻在了庞大气机的体表。

  “发动……”李邵下了命令。

  随后。

  什么都没发生。

  别说法阵起效,就连气机,都是没有任何变化。

  “没有反应。”

  李邵并不感到意外。

  这次只是一次试验罢了,也不是什么欧皇,就不奢望第一次就能成功了。

  “原因在哪儿?”

  李邵陷入沉思。

  “法阵运行关键在于阵纹,布阵材料只做辅助……”

  “改变布阵材料,法阵威力或许只降一些,改变阵纹,法阵就有可能失效……”

  “阵师的修习,需要有大量的资源堆砌……”

  “不对。”

  他忽然想到什么,手指有节奏地敲着桌面。

  “之前想差了。”

  “布阵材料虽然只做辅助,但其发挥作用也大。”

  “为阵纹存在的基础,更为法阵当中的力量之源,以及运行通道。”

  “这与前世的电路有些类似。”

  “阵纹,就是回路。”

  “布阵材料,就是电线,以及电源,开关,以及种种电器。”

  “这么一想,事情就明了了。”

  敲击声停下,一声低低叹息响起。

  “虽在气机上边,铭刻出了阵纹。”

  “但只有电路,无有电线,电源,开关,又如何能启动呢?”

  李邵有些苦恼。

  “电线电源……”

  总不能将现实中存在的事物,传递进入气机世界吧?

  或许某些高位存在可以,就比如之前遇到的那位存在。

  陆经钧天星域之时,留存的一些力量引子,填充进入气机,使其从虚妄,踏入真实世界,并且击退了追寻而来的乌鸦一族。

  但现在的他,不过只是一个羽衣境后期的道士罢了。

  “既然不能将现实事物,拉入气机世界。”

  “那么,能否从气机世界当中,寻找替代之物?”

  李邵来了灵感。

  “那位存在的力量引子,虽然已经耗尽,可因高位存在的不朽位阶,还残留一些印记,留存气机当中。”

  “这也是我的气机,大异于常人的原因。”

  “既然如此,是否能以那些印记,当做布阵材料呢?”

  他想了想布阵材料的作用。

  “最重要的作用,只有两个:当做运输通道,以及能量来源……”

  那些印记产生的原因,就是因为那个存在的力量引子,流入气机之后,在其内部留下的运行痕迹。

  当做运输通道,完全可以。

  至于能量来源?

  印记是不灭的,依据此特性,当做能源,也未尝不可。

  想到就做。

  花了半天功夫,一座新的法阵,出现在了气机身上。

  这法阵的形态,比起之前那座,大体上没有太大变化。

  不过一些重要的组成部位,特意将一些印记纳入了其中。

  将其当做法阵的材料。

  “法阵,启动……”

  庞然气机身上,无数阵纹倏地亮起。

  雪开始下了,先是小朵小朵的雪花,柳絮般的轻轻飘扬着,然后越下越大,一阵紧似一阵,风绞着雪,团团片片,纷纷扬扬……

  “成功了。”

  李邵嘴角微微勾起。

  不过,这铭刻在气机之上的法阵,究竟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转头看向窗外。

  “喳喳……”

  “喳喳……”

  一只小黄雀在繁花满枝的杏树上跳跃,欢唱,看见李邵,立刻停止了,它偏着头看了看他,然后一扑翅膀,就打算飞向蓝蓝的天空。

  “去。”

  无数雪片聚集,化作一头凶恶的雪之巨龙,轻易便将小黄雀的气机包裹,覆盖,吞噬。

  而在外界。

  只见小黄雀的身体忽然一僵,随后便从树枝上掉落下来。

  李邵捡起小黄雀,简单检查了下。

  “已经死了。”

  “呼吸,心跳,全部已经停止。”

  “不过,有些奇怪的是,黄雀尸体的温度,有些微凉。”

  “按理来说,分明死去没过多久,不应凉的这么快才是。”

  联想起刚才的气机异变,立刻就有了一个推测。

  “大概率是气机牵连造成的。”

  “看来,试验是成功了。”

  李邵有些欣喜。

  “羽衣境的道士,体表有着羽衣附着,隔绝内外,万法不侵,万邪不入。”

  “布置在现实世界当中的百变阵,根本没有可能对其造成伤害。”

  “而若布置在气机世界,就不一样了。”

  “羽衣境道士的气机,只是比寻常生命,磅礴了数倍,虽然看着依旧强悍,但却没了羽衣的防护。”

  “从气机世界攻击,是预防不了的。”

  “如果利用布置在气机之上的百变阵攻击,也能对其造成不小的阻碍。”

  李邵想起了此前研究出来的潜移默化秘术。

  “这个布阵之法,其实是在潜移默化秘术的更进一步的用法。”

  “那便保持其名不变,还是称其为潜移默化吧。”

  正当其思索间,忽然发现什么,转头看向一个方位。

  “嗯……”

  ……

  空阔的房间中。

  郑幽公脸色看着很是难看。

  不远处坐着一个女人,在外观上看来似乎是有着某些病症,一层灰气罩满了她那灰黄的脸,眼眶凹得更可怜,只有一对流利的眼球在内活动着。

  此人唤作戴森,归属于风绝谷中一个特别的部门,只听命当代谷主的命令,专门负责风绝谷的资源分配。

  “戴森,你不觉得分给我蛇风一脉的资源,有些少了么?”郑幽公阴沉着脸,低声下气道。

  “少么?”戴森慢条斯理道:“我还觉得有些多了呢。”

  “你不要欺人太甚!”郑幽公咬着牙道。

  “欺负你又怎么了?”

  戴森肆无忌惮地道:“蛇风一脉在以前,说实话,是很厉害,比得上这一脉的脉系也是不多。”

  “但现在,早已没落下去。”

  “仔细算算,现在还有多少人?”

  “你,郑幽公,蛇风一脉当代脉主。”

  “郑季,你的亲孙子,听说天赋有些差。”

  “唐元,最近收的徒弟,天资天赋都是不差,只可惜,也只在脉轮境罢了。”

  “以前还有一个师弟荀卿,不过嘛,早就在前段时间死去了。”

  “严格来说,蛇风一脉现在就只有三个人了。”

  “你说,谷中为何要给你们三人那么多的资源?”

  “那不是浪费么。”

  “但那也不是你侵吞资源的理由。”郑幽公脸色变了变,最后硬邦邦地甩出一句话。

  “你真的以为,那只是我侵吞的吗?”戴森大有深意地道。

  郑幽公忽然沉默下来。

  他岂能不知这其中的弯弯绕绕?

  戴森不过是露在海面之上的冰山一角罢了。

  在其底下,肯定还有一座难以想象的庞然大物存在。

  “好了,话尽于此。”

  看着无言的老人,戴森有些意兴阑珊地挥了挥手。

  随后掏出一张写满文字的纸张,递了出去。

  “老规矩。”

  “在这上边签个字,就代表我将资源,安全完整地送到你们蛇风一脉了。”

  “……唉。”郑幽公长叹一口气。

  缓缓拿起了,放在桌上的一支毛笔。

  可就下笔之时,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巨响。

  “哐当——”

  戴森满脸狰狞,青筋暴起,从椅子上滚落下来。

  在地毯上蜷缩成一团,双手抱胸。

  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好冷……”

  “好冷……”

  冷?

  郑幽公有些懵逼。

  望了一眼门外。

  云的裂缝里,白炽的光线,斜斜地投射下来,明晃晃地照在一颗梧桐树上,树叶晃动着,反映出片片阳光。

  这季节,哪来的冷?

  莫不是被人暗算了?

  郑幽公心中一惊,刚想做些什么。

  就看见地上的戴森,忽然停止了扭动,一个鲤鱼打挺,便又重新站了起来。

  “好,好啊……”

  戴森挤出两个字,声音冷冷道:“拥有此种手段,距离祸变境也是不远了吧?”

  “难怪会拒绝。”

  “我们走着瞧。”

  撂下一句狠话,戴森不再多言,转身就走。

  留下一脸疑惑的郑幽公,停在大厅当中。

  “戴森这是以为,那是我干的?”

  可他根本就没做!

  他是被冤枉的!

  不过。

  “如果不是我,那是谁?”

  “他又为何助我呢?”

  ……

  李邵久违地出了大门。

  “距离预备谷主选拔,也只还有十天时间了。”

  “风绝山谷已经开放。”

  “正好乘此机会,去看上一眼。”

  风绝山谷,便是当初未曾改名之前的雷风堂的驻地。

  通过风绝试炼,赢得风绝之名后,便将山谷封禁了起来。

  此后的风绝谷,其实并不住在山谷。

  而是住在以山谷为中心,建立起来的一个圆形的小型城市罢了。

  平时的时候,山谷当中只有风绝谷主能够进入。

  特殊时候,比如谷主轮换之日,山谷就会暂时下封禁。

  任何人,都可进入山谷参观。

  ……

  不多时,李邵来到了一座山谷外边,放眼一往,这条山谷曲曲弯弯,长约十里左右,越往前越险,仰天望天,两边岩壁耸立,峭壁连片,只露出狭窄的一条天空。

  乌云滚滚飘动,更显得深谷险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