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寄身面具 > 第27章 价值

第27章 价值


  “长仁,替我送一下客人。”

  “好的,先生。”

  咔嚓!

  木门轻轻关上。

  房间内又只剩李邵一人。

  客栈的隔音做的不怎么样,夜晚还好,大部分人都进入睡眠,小部分未睡之人说话也尽量压低声音。

  白天的话,就无需顾忌那么多了,楼下刚好建着一个路口,嘈杂的噪音不断传上来,房间也就比楼下声音小上一些罢了。

  但在如此吵闹的环境之下,李邵却是神情悠然地拿出那本《青风》,细细阅读,视周围的噪音于无物。

  虽说整本书籍看去足有拇指厚,但因为虫蛀的缘故,大部分的内容是读不通的,或者说,短时间内难以读通。

  李邵便将那部分内容暂时跳过,一目十行,短时间内将全部内容过一遍,心里有个大概,对于炼意境与脉轮境,也有了新的认识。

  而且,他还发现青风亭的传承功法,与得自万伯的风拳,存在一定的共通之处。

  这本新得的《青风》,带来的好处有些超出想象。

  与此同时。

  城门口。

  刘长仁看着殷恒与高湛的身影远去,便也一个转身,想要回返客栈。

  旁边忽然传来几人的交谈声。

  “……你听说了没,前几天来到我安穆城的那几个拂柳观弟子,似乎是去了东边的五怀镇。”

  “你这都是什么时候的消息,我早就听说了,而且我还知道,他们去那儿还杀了一个叫做刘成礼的家伙!”

  “刘成礼?我似乎听过这个名字,传闻说他染上邪炁之前,就是五怀镇当中的一个老道士,变成白瞳兽之后,也没丧失智慧,还会主动帮助五怀镇镇民出逃呢。”

  “对!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昨个我还听到几个被他帮助过的五怀镇镇民在那交谈呢。”

  “那你说,那几个拂柳观弟子为啥要杀刘成礼啊?”

  “这我哪里知道,不过我听说他在之前似乎就是拂柳观的一员,之后才被逐出的道观,今天这事,或许就是他们道观的内部纷争。”

  话语渐渐远去。

  刘长仁的身体僵在了原地,神色愣愣的。

  “老爹……”

  声音很低,除了说出这句话的人以外,旁边站得在近的行人都是听不到的。

  周围的声音似乎正离自己远去。

  面前的景色也变得断断续续的。

  刘长仁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客栈的,现在也不关心这些。

  因为他出生在这个世界上,拥有的唯一的一个亲人,已经死了。

  没错,刘成礼,就是他爹的名字。

  刘长仁现在的神情看上去非常复杂,似乎想哭却又哭不出来。

  “我原本还想跟在那位先生身边,待修为提升上去之后,再回返五怀镇找寻的,但没想到,还没等我出发,你就已经死了……”

  “你以前还说,拂柳观是这世上待你最好的宗门,被赶出道观的原因也是因为自己不争气,怪不得道观,但最后你却是死在拂柳观弟子手中。”

  “你一定很愤怒吧,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刘长仁已经完全冷静下来。

  但不是普通人认识的那种冷静,而是心灵已经沉到海底,再也不起波澜。

  通俗点说,就是心死了。

  “拂柳观是一个大宗门,即使它的古规再烂,再差,也都拥有一批簇拥者,凭我现在的体量,撞上去就是一死。”

  “我需要力量。”

  脑海中忽然闪过一道画面,被须油灯照得亮堂堂的须洞当中,李邵拿着一柄染血的短刀,脸色平静地在一具女尸身上进进出出。

  “我要找先生!”

  刘长仁急忙快步上楼,来到李邵住着的房间门口,刚要伸手敲门,却忽然犹豫了一下。

  先生会帮我么?

  凭他的冷酷性格,为什么帮我?

  价值!

  对了,是价值!

  只要展现出价值就成。

  而我,也还有一个重要的能力没有说出来。

  只要将那个能力告诉先生,或许就会出手帮我了吧。

  念及此处,刘长仁不再迟疑,伸手在房间上敲了两下。

  噔噔!

  “进来。”

  李邵的声音从房间当中传出。

  “先生。”

  刘长仁进了房间,就是朝着李邵跪了下来。

  李邵诧异道:“你这是干什么?”

  “请先生助我复仇?”

  复仇?

  复什么仇?

  李邵挑了挑眉,道:“你爹出事了?”

  “没错。”

  刘长仁咬着牙道:“他被前几天来我安穆的那几个拂柳观弟子杀了!”

  拂柳观为什么要杀刘成礼?

  不同于一心只想为父报仇的刘长仁,李邵心底想的更多。

  刘成礼以前虽然是拂柳观的弟子,但早就因为不达标准,被驱逐了出去。

  难道是以前在拂柳观中的旧债?

  得罪了人,直到现在才来报复,会不会太晚了些。

  按理说,就算当年他在观中与别人有了冲突矛盾,早在当年也就解决了,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发作。

  “这其中一定有着某种我不知道的原因。”

  李邵眯了眯眼睛。

  “难道……是因为刘长仁血液的缘故?”

  刘长仁的血液能够提前引爆邪炁意识与自我意识的冲突,若体内邪炁的量少,就能使自我意识压过邪炁意识,成为所谓的二代融合者。

  既然刘长仁的血液都有着如此功效,其父亲的血液又该如何呢?

  虽然王玄邈的记忆当中,刘成礼是在他的面前变成白瞳兽的,至于之后去了哪儿,还有没有保有理智,这些都是未知。

  “如果那种血液是能够遗传的,那么,刘成礼被邪炁侵蚀之后,也应会变成一代融合者,但以他的性格,即便成为融合者,也会接着帮助五怀镇的镇民吧。”

  然后,这件事不幸传到拂柳观中的某些人耳中,这才引来那三人追杀?

  李邵越想便越觉得这个推测的可能性极高。

  “先生?”

  刘长仁小心出声,打断了在他眼中正在“发呆”的李邵。

  “嗯?”

  “我知道虽然我跟在你身边帮了不少忙,但想凭借这些就让你助我,却是痴心妄想,但我能够展现自身的价值!”

  “说说。”

  李邵来了兴趣。

  刘长仁低下了头。

  “我其实能够……改变血型!”

  这个能力其实也是一开始就有了。

  只不过那时还不知血型的概念,用出能力之后,只感觉浑身血液有些变化,但既不能增加身体素质,也不能加快修炼,就渐渐遗忘了。

  直到跟在李邵身后,去了须洞,旁听李邵与殷恒的讨论之后,这才得知了血型的概念与作用。

  但因为怕说出这个能力之后,会被李邵更加疯狂的抽血,直到抽成人干而死,所以,这个能力便一直没有说出来。

  “果然……”

  李邵叹了一口气。

  “您……知道这件事?”

  刘长仁瞪大了眼睛。

  “猜到了一些。”

  李邵低垂着眼帘。

  “那个高湛,便是你动用能力才能成功融合的吧。”

  为了演示如何确定血型,一开始其实有部分感染者的血型是由李邵亲手检验的,之后才是移交给了殷恒去弄。

  而恰好,高湛的血型,就是幸运的那前几个人之一。

  殷恒因为一连串接连不断的变化,脑海中已经有些乱了,这才没有发现高湛其实原来的血型与刘长仁是完全不融的。

  但实验过程当中,一直保持平静淡漠心境的李邵,却是记在了心底。

  他很相信自己的记忆,那既然不是记忆出了问题,那就是出在刘长仁自己身上。

  当时便有些猜测,或许对方拥有着改变血型的能力。

  “没错。”

  刘长仁逐渐恢复冷静。

  “我那是才知道自己有着那种能力,做的第一个测试,就是将自己血型变了变,使其能与高湛血液相融。

  没想到就连这个都被看出来了,不愧是先生,那么,我能否用这个能力,让你出手助我报仇呢?”

  说完,刘长仁便用着期待的眼神看向李邵。

  李邵思索了下,想到自己刚才获得的《青风》,心中忽然起了一些念头,便说道:“可以,我会帮你,但过程当中出现什么意外的话,你可不要怪我。”

  刘长仁面色一肃。

  “先生能够帮我,就已经是大幸了,不管什么意外发生,我都不会怪您的。”

  “希望到时你能记住这句话。”

  李邵有些不置可否。

  “现在给你一个任务,出去为我买一些纸墨笔砚回来。”

  “先生想做什么?”

  “你无需多问。”

  虽然不解其意,但刘长仁还是起了身,快步出了房间门。

  不一会,便拿着一套笔墨纸砚归来。

  李邵展开白纸,令刘长仁研磨,自己则是拿出一支暗黄笔杆的毛笔,沾了沾墨水,便在白纸上挥散起来。

  先是狰狞的骨骸,由头骨,至胸骨,再至四肢。

  然后是外层的皮肤,眼睛,羽毛。

  不一会,一幅抽象的“青眼乌鸦”便出现了。

  因为画技实在不怎么样,所以,乍看上去,根本看不出是只乌鸦,只能看出是只长着翅膀的生物。

  “观想图,好了!”

  李邵欣然停下毛笔。

  “你过来试上一试!”

  “是。”

  刘长仁走了过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