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寄身面具 > 第16章 堆命

第16章 堆命


  刘长仁的血液推入胳膊之后,只是经过几个循环,很快就顺着血管流遍全身上下。

  青年的身体以一种不易察觉的幅度抖动。

  面色忽而变得潮红,忽而变得苍白。

  丝丝白色水汽环绕。

  插在香炉上的三炷香已经燃尽。

  罗衣男子立在一边,手掌微微握起,显然心底很是紧张。

  而站一边的李邵,神情看去悠然而放松,似乎完全没将此次试验放在眼中。

  刘长仁则是微微仰头,看着顶上的灰色岩壁,默默发呆。

  忽然。

  青年的眼珠子飞速转动一下,然后猛地睁开。

  那是一双苍白色眼瞳!

  “我这是在哪儿?”

  意识还没完全清醒。

  不过,周围立着的那灰色岩壁,看着很是陌生啊。

  “我记得不是被白瞳兽挠了一爪子么,为了不使自己变成无智的怪物,言说二公子将我杀死,难不成,这里就是灵魂到达的终点,地府么?”

  “不过,这地府看上去也太简陋了些。”

  意识终于彻底清醒过来。

  青年看着面前的罗衣男子,迷惘的眼神突然变作惊愕。

  “二公子!?”

  “你怎么也待在这儿?难不成你也死了?”

  罗衣男子连忙用简短的语言,介绍了一下当前的情况。

  “原来如此。”

  青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你现在的感觉怎么样?”

  罗衣男子紧张地问道。

  希望不要出现跟刚才的少女一样的状况!

  青年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浑身酸痛,或许是躺久了的缘故,除此之外,倒是没有其他感觉了。”

  “那就好。”

  呼!

  罗衣男子长松一口气。

  成功了!

  上次试验失败果然是因为体质的缘故,这次换了个体质更强的道士,一下就成功了。

  李邵忽然在一旁开口。

  “你能把脸上的面甲暂时隐藏么?”

  “我试试。”

  青年闭上眼眸,好一会之后才重新睁开。

  “好像不行,在我体内,似乎还有一股陌生的意识存在。”

  “是么。”

  李邵思索了一下,刚要说些什么,就看到罗衣男子将绑缚在青年四肢上的绳索一个一个解了开来。

  那绳索是在试验之前绑缚上去的,目的当然是为了防止试验失败之后,化为无智的白瞳兽四处破坏。

  “你在干什么?”

  李邵皱眉问道。

  “他刚才不是说了么,感觉自己浑身酸痛,我当然要松开绳索,让他活动活动啊。”

  罗衣男子疑惑地抬起头。

  “怎么了?”

  李邵扯了扯嘴角,最后还是道:“没事,你继续。”

  虽是这么说着,可身形却在不知不觉间向后边退去。

  刘长仁第一时间发现了他的行动,愣了愣,看了一眼桌上松开大半的青年,以及毫无所知的罗衣男子。

  想了想,还是选择跟上李邵,一同往后退去。

  直到退回大铁门的位置,这才停下。

  李邵瞥了一眼刘长仁,没说什么,将视线重新放回不远处的两人身上。

  刚才听闻青年对罗衣男子的称呼是“二公子”,显然这两人是相互认识的,而且一个还是另一个的护卫什么的。

  正因如此,罗衣男子才会迫不及待解开青年的束缚。

  毕竟是以前相熟之人,却也怪不得他。

  但是……

  “还是太过大意了。”

  李邵紧盯着青年。

  “我有预感,一定会出事。”

  果不其然。

  就在绳索全部解开的下一刻,青年的身体忽然僵在了原地。

  “二公子,快……快跑!”

  嗓音微微颤抖,似乎在忍耐着什么。

  “我快要……压制不住体内那个意识了!”

  话音刚落。

  一具高度凝实的虚像忽然从背后显现。

  那是一只黑色巨熊,看去足有大半个溶洞的高度。

  只不过,巨熊虚像此刻正在不断闪烁,出于将出未出的状态。

  罗衣男子一下就慌了。

  不是成功了么?

  怎会出现现在这种状况?

  下意识向一边看去,却发现旁边空无一人。

  不仅是李邵,就连刘长仁都是不见了。

  他们人呢?

  视线四下扫射,很快停在身后。

  李邵和刘长仁两人正站在大铁门旁边,看见罗衣男子,刘长仁还朝他招了招手,似乎是在打招呼。

  还没等其发怒,李邵忽然开口:“快杀了他!”

  “他现在的意识正与邪炁意识互相争夺身体,甚至是道意的掌控权,根本没有多余的力量留存,是其防御力量最为薄弱的时刻,要杀他,只能趁现在!”

  这?

  罗衣男子看向青年。

  原先使用毒药毒杀之人,都是于昏睡状态死去,可对方要是一个苏醒之人,心底却是犹豫起来。

  “对……那人说得不错……”

  青年似乎还保留有一些清醒。

  虽然看不见面甲下的脸孔,但从那双眼睛当中,却是可以看出,他似乎正在忍受着某种剧烈的苦痛。

  “二公子……赶紧动手啊!”

  最后一句,他是吼出来的。

  “好。”

  罗衣男子咬了咬牙,被青年一吼,体内的犹豫似乎也被吼去。

  拿起放在一边,刚刚解剖过某具尸体的短刀,就直接向着青年脑袋而来。

  只有破坏头部,才能使白瞳兽彻底死亡!

  青年看着向着自己刺来的短刀,死亡的危机感萦绕心头,忍不住想要移动身体躲开,但他却是强行抑制住了内心冲动。

  满是痛苦的眼神当中,已然多出了一丝决绝与欣慰!

  铿锵!

  一块白色的骨片飞散。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

  青年摸着缺了一角的面甲,缓缓抬起头来。

  刺空了?

  刘长仁瞪大了眼睛。

  李邵默默抬起手掌,靠上了铁门的门把手,只要轻轻一拉,就能随时从须洞当中出去。

  罗衣男子看着手上握着的匕首,脸色也是逐渐凝重起来。

  “刚才,他躲了一下!”

  青年忽然笑了。

  虽然看不清面甲下遮掩的脸孔,但那双白色眼瞳当中流露出来的,的的确确是笑意。

  “谢谢……你放我出来!”

  起初大游话听着还很生涩,但一会之后就变得流畅起来了。

  李邵抬头看去。

  那双露出的白色眼瞳当中,早已没有任何痛苦决绝,有的,只有一片平静淡漠。

  其原本的意识恐怕早就消失了,现在占据身体的,应该是由邪炁诞生的第二人格!

  青年忽然探出手掌,蓦然向前劈去。

  黑熊虚像再现。

  不过,比之上次,虚像又有了变化。

  熊脸上多出了六颗苍白的眼瞳,加上原来的两颗红色眼睛,一共有着八颗,分别列在两侧,看去颇为诡异。

  铁门微微打开一个缝隙,但又很快停住了。

  “又是那个!”李邵饶有兴趣地看着。

  罗衣男子也出拳了,紫色的避役虚像在身后一闪即逝,与此同时,一道暗影疾掠而过。

  黑熊虚像就好似遇到硫酸一般,直接整个崩溃开来。

  青年的身体猛地一僵,然后缓缓垂下了头颅。

  罗衣男子怔怔看着,也不知想些什么。

  忽然。

  有人从手中夺走了短刀,转头一看,就刚好望见李邵将那柄短刀刺入青年脑袋,还用力在其中搅了一搅。

  “白瞳兽不同于普通道士,他们体内布满邪炁,道意冲体也无法击杀它们,故而我推测,就算他们的道意被破之后,都能很快恢复过来,还是破坏他们脑袋保险。”

  李邵看着罗衣男子。

  “这个试验品的体质虽然强悍,但体内的邪炁的量就更为庞大,故而在争夺之中才会落入下风,让我猜猜,这个青年应该昏睡了挺长一段时间了吧?”

  罗衣男子下意识答道:“大概有着三个月时间。”

  “那就对了。”

  李邵一拍手掌。

  “虽然你的药液能够延缓感染者体内的邪炁蔓延,但也只是延缓,时间一长,体内邪炁总量还是能够以一种微弱的速度增长。”

  “只要时间限制一过,就会猛烈爆发开来,这便是你炼出来的药液副作用的真相!”

  “我们要选择的下一个试验品,就是那种不仅体质强悍,而且还要服下药液不久的。”

  听到最后一句话,罗衣男子猛然抬起了头,嘶声道:“不,我不答应!”

  “我一开始是被你用话语蒙蔽住了,现在仔细想想,你的试验计划实在太过粗略,完全是用人命去堆!”

  “你完全可以设计一些更精妙的计划出来,减少损失!”

  李邵摇了摇头,有着不同的看法。

  “确实可以,但你可知,那样需要多长时间?不是你说要短时间内就出成果的么?”

  罗衣男子冷声反驳道:“但你可没说是以人命作为代价!”

  还是太过天真了!

  李邵心底叹息一声,不再与其争论,高声喊了一声:“准备好了么?”

  “先生,我选好了。”

  须洞另一边忽然传来刘长仁的喊声。

  罗衣男子心中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微微旋身,这才发现刘长仁已经抱了一个感染者过来。

  “等等,我不允许……”

  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你必须允许。”

  李邵淡淡说道。

  “如果你不同意,那我就直接杀死那个感染者!”

  这时罗衣男子才发现,原来在刘长仁手中还拿着一柄短刀,横亘在感染者的脖子上。

  “你!”

  罗衣男子怒视李邵,可直到刘长仁过来,都没说出什么话来。

  李邵接过感染者,冷哼一声道:“如果短时间之内找不出成功之法,那些感染者可是一死就死一大片的。

  别看我的试验死的人这么勤快,但比起邪炁大规模爆发,还是小巫见大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