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寄身面具 > 第4章 白瞳

第4章 白瞳


  如果按照古代的说法,那应该称之为“木僵”。

  心脏还在跳动,呼吸也未曾停止,只是永远地陷入了昏迷当中。

  以现代社会那高速发展的科学技术,植物人苏醒过来的例子也是极少,更别说现在这个落后世界,几率就更小了。

  最起码,从唐瑾和万伯两人得到的记忆来看,还没有一个凡人在受了道意一击之后,能够重新复苏的例子出现。

  实际上,道意的攻击对于所有的生命体而言,都是拥有一定伤害的,尤其以动物最佳,因为它们拥有大脑。

  而对没有大脑的植物来说,可能效果第一次看不出来,但只要多试几次,道意的伤害就能逐渐显露出来。

  据记忆中那个中年道士的说法,他认识一个道士,为求突破,曾经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在一座森林中练拳。

  拳意覆盖了林中的每一颗树木,每一株花草,三年过去,那个道士拳意大成,可那座森林当中,也没有一颗活的生命存在了,动物死亡,花草枯萎,树木倒塌。

  完全成为一片死林。

  “仅仅是最低等级的炼意境道士,哪怕只有初期,可只要修出道意,随手一击,就能造成如此伤害,这个世界果真奇妙。”

  李邵感慨着,同时从旁边拿起早就准备好的细长木棍,穿过洗净的黄鱼身体,架在火堆上烤了起来。

  一连串了五六只,这才停了下来,不是不想继续,而是火堆就那么大,再多串一些,也没地方放。

  烤了一会之后,鱼肉的香味就逸散开来了。

  李邵拿起一串烤鱼,外表漆黑,鱼鳞翻卷,已经烤焦,这也没办法,身上油也没有,没有时时刷油,烤什么都会烤焦。

  等凉了一会,剥开表面的焦鳞,嫩白的鱼肉当即显露出来,因为鱼鳞的保护,鱼肉倒是完好无损。

  撕了一块鱼肉下来,扔入嘴中,细细咀嚼之后,咽入喉咙。

  “嗯……没有加盐,这味道果然是有些清淡啊。”

  虽是这么说,可对饿肚子的人来说,甭管有没有放盐,能吃,不难吃就行了。

  没过一会,七八条黄鱼就进了肚子。

  吃饱了,李邵站起来走动了一会,等感觉差不多了,这才重新坐下,开始思考接下来的计划。

  “要获取一个永久宿主,第三个方法,让灵魂与面具百分之百相融,完全掌控面具,所用时间太长,不取。”

  “那就只有从这个世界的道士身上入手。”

  “我融合万伯身上飞出的魂籽,得到了他全部的记忆与能力,等同于有一个老师时时刻刻教导,实力也能飞快上涨,就像重修一样,不久之后就能达到炼意境后期。”

  “但万伯得到的传承是残缺版本的,炼到后期也就没有了,想要更进一步,需要得到完整的传承才行。”

  “而刚好,我占据的这具宿主的身份,为宁龙郡唐家的第三子,唐家可是一个世家,里边拥有无数传承,更进一步的契机,就在那儿。”

  “如此,下一步的目标便定下了,去往唐家,获得传承!”

  想到这里,李邵抬头望了一眼森林。

  “我记得这片森林,似乎附近建了一个镇子,是叫五怀镇的?身上还戴着几张银票,虽然湿了,但也不是不能使用,只要到了镇子,就能买上一匹马了。”

  虽然不买马匹也不是不能去往宁龙郡,但用脚走,不仅速度慢,而且累,花费时间还长,身上有钱的话,那为何不买一匹马,这可轻松不少。

  “不过,唐瑾和万伯两人从未来过这片森林,对于它的印象也是极少,不知里边有什么危险,会不会有猛兽之类,在去五怀镇之前,得先做好准备。”

  李邵起身,去森林里溜达了一圈,出来之后,手里就多出了几根棕色的树枝,笔直,长度差不多相同,是特意选的。

  将树枝末端放在火堆里,烧成黑色,碳化,又重新挑出来,熄灭火焰,放在附近找来的一块石面上细细研磨。

  如此两三次之后,一根末端尖锐的木矛就出现在了眼前。

  还有几根树枝,也是按照此法制作。

  只消片刻,李邵身边便多出了七根木矛,当然,是除了一些失误的失败品。

  “前世有一段时间,曾疯狂学习野外求生知识,本以为没用了,没想到还能在这个世界使用。”

  感叹了一会,将七根木矛背在身后,李邵开始朝着森林内前进。

  ……

  太阳高悬,毒辣的阳光照耀大地。

  走了一个时辰,汗水就已浸透衣物,引来附近的蚊虫跟随飞舞,李邵不得不停了下来,背靠一颗古木休息。

  忽然。

  远处传来异样的声响。

  李邵连忙站起,从背后抽出木矛,捏在手心,紧盯着声音传来的方位。

  灰色的树藤晃了晃,一只黑毛犬从里边蹦了出来,眼瞳不是黑色,而是一种罕见的灰白,蕴含着一股死寂之意,似乎有什么病症,嘴角都合不拢,肮脏的涎水不断淌出。

  原来是一只狗,不过,看它模样……莫不是有什么病症?

  正思索间,黑色恶犬忽然低吼一声,飞跃而来。

  李邵不愿那只疑似“染病”恶犬接近,手掌下意识捏起,往前方直直砸去。

  风拳!

  一道青眼乌鸦虚像飞出,以无视惯性的速度飞速没入恶犬躯体,当即停在了原地。

  正当李邵以为大局已定,可没想到,那恶犬只是愣神了一会,重新恢复神智之后,又朝他跑来。

  眼看满口犬牙越来越近,来不及细想为何道意没有发挥效用,手中木矛就是下意识刺了过去。

  从恶犬口中探入,背后刺出,带起一篷鲜血。

  砰!

  呆立片刻,尸体陡然倒下。

  抽出木矛,看向矛尖,数道裂纹浮现。

  “没用了。”

  摇了摇头,将这支报废的木矛丢到一旁。

  “不过,这只黑犬又是怎么回事?为何道意对它没有效果?”

  不,不应该说没有效果,只是那可以使人变成“木僵”的道意,放在黑犬身上,只能使其愣神片刻罢了。

  “是我自身的原因,还是这只跑来的黑犬特殊?”

  一只黑色的麻雀忽然从远处飞来,落到头顶的一根树杈上。

  唧唧!唧唧!

  欢快鸣叫间,一道青眼乌鸦虚像忽然从底下飞出。

  啪!

  一只修长的手掌接住落下的麻雀。

  仔细检查之后。

  “醒不过来了。”

  李邵将麻雀扔下。

  “看来,是那只黑犬的原因。”

  可找了半天,也只能看出黑犬的眼瞳灰白,与一般的犬类大不一样,除此之外,就再无其他异常。

  停顿片刻,将黑犬之事扔在脑后,继续前进。

  ……

  一个绝美的背影,穿着月白色长裙,身材婀娜,黑色长发披散身后,柔顺异常,看上去似乎是个少女。

  远远看见背影,可没等李邵呼喝,那白裙少女身体蓦然一震,缓缓转过了身体,灰白色死寂眼瞳,脸上带着一抹黑红污渍。

  那是……血?

  李邵的喊声一下停在了喉咙里。

  如果不提脸上的污血,白裙少女的容貌还是很漂亮的,与她的背影也很匹配,并非传说当中的背影杀手。

  不过加上那黑血与白瞳之后,就显得很是惊悚了。

  是被黑犬咬了,得了狂犬病?

  正当心底嘀咕之时,那白裙少女也发现了李邵,忽然吼叫一声,狂乱地朝着他袭来。

  风拳!

  李邵毫不犹豫地出拳。

  青眼乌鸦虚像没入少女身体,可她愣神片刻后,又重新动作起来。

  果然如此。

  这个情况不出李邵预料。

  但因为之前有了应对黑犬的经验,在虚像出现之后,就立刻有着一支木矛从旁边直刺而来。

  矛尖避开少女的手臂,深深没入心脏位置。

  暗红的鲜血流淌。

  但没想到,那少女还能继续挣扎,竟然硬是顶着木矛前进,矛尖刺破后背,带着一些心脏碎肉。

  过了一会之后,李邵也察觉出不对来了。

  怎么回事,生命力这么顽强?刺了心脏还不死?

  联系起刚才杀死黑犬的记忆,画面停在木矛穿过犬嘴,从背后贯出的画面,当即有所明悟。

  又从身后取出一支木矛,在手中抛了抛,手臂弯起,看准时机,刺!

  白裙少女挣扎的身形终于停了下来,一支木矛从她的脑袋中直接刺了过去。

  “果然,要破坏大脑,才能让它们停止挣扎,这个情况,怎么这么像前世游戏里边的丧尸啊?”

  难道古代也会出现丧尸吗?

  这个……还是有可能的。

  “如果真的是丧尸的话,那道意对它们不起作用的原因我也猜得出来,因为控制它们行动的并非是它们大脑,而是遍布身体的丧尸病毒。”

  “虽然道意能够破坏一部分病毒,使得身体瘫痪,但紧跟其后,就有无数病毒补充上来,这就是为什么道意冲体之后,它们会愣神片刻,却很快就能恢复的原因所在。”

  李邵抬头看向远空,几朵灰色的云朵徐徐飘过。

  “不过,这个世界存在道士这一超凡势力,丧尸虽然危险,但想必应该很快就能镇压下去……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