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起风了等你 > 第三十三章 换身份

第三十三章 换身份


  夜晚,李希月和姜莞的灵魂面对面坐在床上,李希月一脸愁眉苦脸地说道:

  “所以他只是想跟我睡觉是吗?”

  姜莞无奈道:“并不是这样,张子晋虽然对女人不感兴趣,对你不一样,是感兴趣的,不然他也不能提出这样的要求。”

  “那我该怎么办。”李希月急得快要哭出来。

  “别急,我想想办法。”姜莞镇定道。

  李希月突然眼睛一亮,说道:“要不……你附到我身上。”

  姜莞说道:“这样不妥。”

  “如果不是你,昨晚我也没有勇气去拉走子晋,你帮帮我吧,姜莞。”

  “那你,”姜莞的眼神闪过一丝狡黠,说道:“你不怕我把张子晋抢走吗?”

  “我……”李希月无言以对。

  “傻不傻啊,我就是你啊,肯定不能替代你,而且我的灵魂坚持不了多久了。”姜莞有些伤心地低下头。

  “为什么,你要去哪?”

  “因为我在世间待太久了,以前放不下子允,现在他有你了,所以我也放心安心离去了。”

  “可是我自己不行,我做不到让他喜欢上我。”李希月低头道。

  “我帮你,但是你也要振作起来,要勇敢地追求自己的幸福。”

  “嗯嗯,”李希月点点头,说道:“那这几天上班的时候,你代替我吧。”

  姜莞看着李希月乞求的眼神,点了点头。

  “希月快起床啦,要迟到了。”齐欣闯进李希月的卧室大喊道。

  “嗯?再睡会……”姜莞踢开被子,揉着眼睛说道。

  “你不是九点上班?这都八点半啦。”齐欣说道,平时她起床的时候,李希月已经出门,今天这个点了,她竟然还在睡。

  姜莞睁开眼睛,心想不妙,自己已经不是整日睡在玉佩里的灵魂体了,现在是个人。

  她翻身起床,简单洗漱后,穿什么衣服倒犯了难。

  记忆里有李希月的搭配方案的,无非就是上身衬衣,下身半裙,走起路来多不舒服,姜莞想到。

  她在李希月的衣柜里掏出一件灰色的小百褶裙,上身穿了件紧身T恤,这多舒服。

  她照着镜子,梳了梳自己细软的长直发,理了理额前的齐刘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心想,这就是以前自己的脸,这么好看,年纪轻轻就……

  哎……

  蹬上双运动鞋就出门了。她果然迟到了,走进公司的时候,已经九点半。

  姜莞刚坐在工位上,便看到了总裁办公室里的张子晋,他正皱着眉头看着电脑。

  张子晋抬头看到姜莞,眼睛耐人寻味地眯了起来,而姜莞甜甜一笑,朝张子晋招了招手。

  姜莞想到,他果然是在意李希月,要不然不会抬头看向她这边。

  这时,肖敏走到姜莞身边,悄悄地说道:“你迟到了,希月。”

  姜莞抬头看了看正弯着腰看自己的男人,目光对视,突然一阵电光闪过。

  “轮回的鳖儿子?”先是姜莞发动攻击。

  “你……你怎么说话的,希月呢。”肖敏憋红了脸,大名鼎鼎的轮回童子竟被她这样侮辱。

  肖敏拎着姜莞的胳膊,走出办公室,朝他的独立办公室走去。

  一路上,姜莞看似在好好走着路,但却在暗暗较着劲,要脱离肖敏的手,可是李希月的力气太小,始终抵不过男人,还是个成了仙的男人。

  走进办公室,肖敏关上门,问道:“你是?”

  “我是姜莞。”肖敏像是见了鬼一般,往后退去,

  “你不是投胎了……”

  “你没感应到,我的魂魄很弱,就只有一丢丢的魂魄还残存着。”姜莞用手指比出小小的一点。

  姜莞拍拍手,坐下沙发,吃起桌上放的薯片,

  “我的薯片……”肖敏突然想到什么,又说:“你休想霸占李希月的身体,妖女。”

  说着,召出轮回盘准备施法,姜莞连忙拦住他,说道:

  “大哥别啊,我跟李希月达成协议了,她允许我附在她身上。”

  肖敏停下动作:“为什么。”

  这时,有人敲门,琪琪打开门,看着悬浮在肖敏手心上的轮回盘问道:

  “肖主管,这是什么?”

  肖敏和姜莞双双看向琪琪,姜莞灵机一动,说道:

  “这是杂技,”说着戳戳肖敏,小声说道:“线,变根线。”

  肖敏伸手编出根线,拴住了轮回盘,琪琪恍然大悟,眼底流露出一丝笑意,说道:

  “希月,张总叫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姜莞点点头,说:“好的,这就去。”

  还不忘转头神秘兮兮地跟肖敏说:“具体原因以后告诉你。”

  肖敏把轮回盘放到座位下的抽屉里,琪琪忍住笑意问道:

  “主管,我看看那个道具可不可以。”

  “不可以。”肖敏扶着额头说道。

  这下,肖敏和李希月的关系,像是一滴墨汁滴入了水缸里一样,虽然对水缸里的水没什么影响,但是每滴水都包含了墨汁。

  在公司大家都不说什么,可暗地里都津津乐道的聊什么,不苟言笑的肖主管,在公司给李希月表演杂技,李希月临走时,还说了什么事以后再说。

  总裁办公室里,张子晋黑着脸说道:

  “给我一杯咖啡。”

  姜莞无语,架子是真大,嘴上答应着,内心翻了无数个白眼。

  这张子晋,以前的子允真不是这个样子,冷的吓人,怪不得李希月怕他。

  她端着咖啡准备进张子晋的办公室,却发现门口挤了一堆人,一旁的欢欢连忙拉住姜莞,说道:

  “希月,先别进去。”

  “怎么了。”姜莞好奇地问道。

  “刚才申家独生女进去了,正在跟张总聊天呢。”

  嘿,这样的热闹,不看等什么,姜莞说道:

  “张总要的咖啡只能是这个温度,凉了可不行,前面的人让一让。”

  刚打开办公室的门,一阵寒风袭来,姜莞缩了缩脖子,这空调开的有点大吧。

  申小芸貌似在吐槽,为什么不接她的电话,看到姜莞走进来,两人面面相觑。

  申小芸一惊,是那天酒吧里拉走张子晋的女孩。

  姜莞一笑,是那天晚上偷亲张子晋的那只火鸡,她瞅了眼张子晋的眼神,是厌烦,可能申小芸看不出来的那种厌烦。

  姜莞说道:

  “申小姐好,这是给您的咖啡。”

  姜莞端着咖啡走向申小芸,一个不巧的桌子角绊倒了姜莞,咖啡被她丢了出去,不偏不倚地砸在申小芸的身上。

  “对不起啊,申小姐。”姜莞连忙爬起来,一边偷看着张子晋的脸色,一边抽出纸巾递给申小芸。

  当她看到张子晋不经察觉的微笑时,果真,张子晋是讨厌申小芸的。

  申小芸大怒道:“你干什么,这衣服多少钱你知道吗?赔得起吗你。”随后她看向张子晋,说道:“你这是什么员工?”

  张子晋说了句:“衣服我给你赔,这员工我会好好教训她。”

  当申小芸气愤地披着外套离开公司的时候,她的叫骂声响彻了整个鼎渠集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