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起风了等你 > 第三十一章 误会

第三十一章 误会


  傍晚的时候,曲旋前来报道:“张总,昨晚深夜,有人潜入公司,在您专用的咖啡机里做了手脚。

  看个头和体型,应该是个男人,我觉得应该不是李希月,她只是帮您泡了咖啡而已。”

  曲旋想到,辞了李希月这样的小美人,岂不是公司一大损失。

  “我知道了,只有昨晚吗?”

  “是的,近一个月内,那黑衣人只有昨晚潜进公司一次。”

  张子晋扶住额头,所以就被这个傻姑娘遇上了吗。

  曲旋忧心忡忡地问道:“张总,您不会辞掉李希月吧,我觉得您是个宽容大度的人,她的确很无辜……”

  见张子晋并没有理他,曲旋灰溜溜地离开了总裁办公室。

  张子晋看着电脑屏幕的报表,脑海里却游离到了跟报表毫不相关的地方,所以说,最近自己的变化,并不是那个女人做的手脚,而是自己的原因是吗,张子晋不解地想到。

  第二天,李希月来到公司,昨天的事一点都记不住了,便询问旁边的同事:

  “欢欢,你知道我昨天怎么回去的吗?发生了什么事。”

  欢欢说:“昨天你晕倒在总裁办公室了。”

  “到底怎么回事。”李希月问道。

  同事摆摆手,似乎知道的也不多,只是说:

  “昨天是人事部的琪琪送你回去的,你可以问她去。”

  恰好走廊上,肖敏路过,李希月拉住他问起昨天的事。

  肖敏把李希月拉到走廊的角落,小声说道:

  “是有人给张总下了迷药,是你化解了张总的危机。”

  李希月难以置信,她记得自己昨天是喝过咖啡后,就记不清事情了,听到肖敏这么说,自己还有几分开心,自己竟然保护了张子晋。

  肖敏看她傻笑的样子,问道:“那天,曲亦你那个朋友,你们关系好吗。”

  李希月点点头,说道:“是啊,肖主管有事?”

  “没事,就觉得她,嗯,她性格挺好的哈。”肖敏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

  “对啊,有时间我们一起玩啊,肖主管。”

  此时有同事路过,肖敏收起他傻笑的表情,摆上严肃的神情,说道:“好的。”

  “我先忙去了。”肖敏说完转身离开,回办公室的路上打了几下小时候学的军体拳,琪琪透过玻璃看到肖主管的举动,搓搓眼睛,确定这是平时贼严肃的肖主管。

  李希月便告辞,回到工位,看到总裁室的帘子拉了起来,她一边整理着会议资料,一边抬起头来看看张子晋,就这样一直看着他,也挺好的,李希月想到。

  这时,张子晋抬头,对上李希月试探的眼神,冷冷地看了李希月一眼。

  李希月连忙低下头看着资料,这张总的眼神活像以前张老师讲课时候的眼神,多暖和的天气,被他瞪上一眼就能凉上半个身子。

  下午,李希月去天台上给蔷薇花浇水,一上天台,便张子晋正站在天台边上抽着一根烟。

  听到水声,张子晋转头一看,看到李希月弯着腰给蔷薇花浇水,李希月的碎发贴在额头上,脖颈的汗珠剔透得贴在白皙的肌肤上,看得张子晋内心一阵躁动。

  这时许兆打来电话,说道:“子晋,申家相亲去吗。”

  “嗯。”

  “去?”

  “嗯。”

  许兆有些惊讶,以前相亲这样的事,张子晋都拒绝的,今天怎么回事?

  “好,约周六下班后吧,我给你联系。”

  “好。”

  “对,还有个事情,前几天有个叫李希月的女孩子,来找我问过你的事。”

  张子晋盯着正在剪花枝的李希月,眉头皱起,问道:“问了什么?”

  “卓成大厦在之前是不是你名下的,我告诉她是的。”

  张子晋的眼睛染上一阵阴霾:“行,我知道了,申家女儿联系方式给我,我约时间。”

  “好。”

  张子晋将烟丢到一旁的垃圾桶,挂断电话,缓缓走近李希月。

  李希月只觉得身边气压越来越低,转头看到张子晋,慌乱地问道:“张总,有什么事……”

  “你接近我有什么目的?”张子晋拉住她纤细的手腕问道。

  “啊……”李希月被吓到了,手里的剪刀也掉到地上。

  “为什么找许兆打听我?”

  张子晋不容置疑的语气让李希月无从反驳。

  “张总,我……”

  张子晋冷冷地看了李希月一眼,甩开她的手下了楼。

  女孩捂着通红的手腕站到原地,不知所措。

  以前的张子晋,像是初生的阳光那样,明亮且温暖,细心地包裹着她,而现在的张子晋,却像寒冬的冰锥一样,寒冷刺骨,刺得她鲜血淋漓。

  此时此刻她觉得,自己想要跟张子晋在一起,似乎是奢求了。

  而张子晋觉得,他对李希月产生莫名的兴趣,绝对是周围没有其他女人的原因,而李希月,跟以前缠着自己的那些庸脂俗粉一样,是个贪图钱财的捞女罢了。

  “希月,张总叫你进去。”同事拍拍坐在工位上的李希月。

  李希月进入如同冰窟一样的总裁办公室,张子晋地给她一张纸,上面记了一个手机号,他说:

  “这是申家独生女的手机号,约她周六下午一起进餐。”

  张子晋竟然主动约女生吃饭,不是不近女色吗?

  “好的。”李希月回答。

  “别忘了准备份礼物,毕竟是第一次约会。”张子晋眼睛都没抬地说道。

  “约会”两个字被张子晋说的格外清晰,格外刺耳。当然李希月听起来是这样。

  深夜,李希月拿着玉佩,一边哭着一边诉说着:

  “张子晋,他竟然问我,接近他有什么目的。”李希月擤了鼻子,又继续说:

  “他还约了别的女生,我……”

  李希月呆坐在床上,意识到,她和张子晋,好像不会有什么交际了。

  “会有的。”一个幽幽的声音响起。

  同时李希月感到手背上凉凉的,一个鬼魂把手搭在她的手上跟她面对面坐在床上。

  “啊。”李希月尖叫。

  可她定睛一看,这个鬼魂跟自己一模一样,只不过是古代人的装扮,她惊呆地看着鬼魂。

  难道我死了吗?

  “你没死。”鬼魂缓缓开口。

  “那你是……”李希月突然知道,她是谁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