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你管这叫心魔 > 第十八章 仙门村妇,最爱食物

第十八章 仙门村妇,最爱食物


浩气仙门百里之外,一条弯曲不平的山间小路上,有一青一白,一大一小两道身影。

  皖鱼丙苗一袭青衣,简单干净的妆容和省事的单马尾,本来朴素便捷的行头配上皖鱼丙苗窈窕的身段,在山间尽似一道风景。

  赵土包走在皖鱼丙苗身后,一身白衣小道姑的装扮,如今小丫头即将九岁了,比起刚进浩气仙门时,小丫头的个子长高了不少,原本的俩小辫变成和皖鱼丙苗一样的单马尾,只是小丫头水嫩红晕的圆脸蛋还似从前。

  皖鱼丙苗与身后的小丫头在山间小路四处张望,看这山间飞鸟,叽叽喳喳,悦耳动听。

  听得一大一小两个馋嘴口水都流出来了,真想抓两只小鸟下锅。

  她们离开宗门后,已经连续行走了两个时辰,宗门附近的山路上,看不见有植被存在。

  因为每个修行宗门,都会将周边灵气聚拢起来,在宗门阵法的作用下,宗门之外灵气无存,宗门之内灵气充盈。所以很多宗门附近的山头都是光秃秃的,荒山石谷的景象在宗门附近很常见。

  看了两个时辰的荒野之地,再看这山路上郁郁葱葱,山林鸟兽尽有,皖鱼丙苗与赵土包明白她们距离村落不远了。

  皖鱼丙苗知道再过不久,就能好好吃一顿了,下意识摸了摸脑袋凸起的包,还好已经不疼了。



亮然长老手劲真大,比老爹敲得都疼。



  皖鱼丙苗摸了摸腰间悬挂护身玉,触感清凉,在这炎热的夏季还有这般效果,真不愧是仙家的东西。

这么想,亮然长老还是蛮不错的,回去的时候,给他带只烧鸡尝尝,这护身玉就不用还给他了吧!



  皖鱼丙苗已经想好了台词,等亮然长老找她要护身玉的时候。



“什么玉?

你什么时候给我的?

长老,你可不要血口喷人!”



嘿嘿嘿嘿嘿……爹说过,这叫兵不厌诈!



  

  这一路行走,随着天色越来越暗,胆小的赵土包不知不觉地牵起皖鱼丙苗的手,再后来紧紧贴着皖鱼丙苗,皖鱼丙苗觉得这样贴着行走不方便,于是就蹲下身,示意赵土包到她背上来。



 小丫头毕竟还是个不到十岁女娃,虽然经过了多年的灵气滋养,但是身体素质没有好到行走一天还不累的程度,和经历百里行军的皖鱼丙苗相比,小丫头体魄还是十分柔弱的。



经过一天的赶路,赵土包感觉脚丫酥麻,小腿也有些酸疼,看着皖鱼丙苗蹲下的背影,小丫头内心自然是很想趴上去休息。



“不用背……我没事,我一点都不累,再走一天都没事。”



皖鱼丙苗回头看着小腿正在微微打颤的丫头,尽管赵土包嘴上说着不累,但是身体还是出卖了她。



“我是嫌你走得慢!咱们再走这么慢,可能就要在这荒郊野岭睡觉了!

这里可不是仙门了,可能有大妖怪!还是专门抓小丫头的那种妖怪。抓住小丫头后,会先给你剃个光头,就像亮然长老那样,然后妖怪就会嘎巴嘎巴地把你吃了,连骨头都不剩。

所以你还要不要我背你啊?”



赵土包听得瑟瑟发抖,眼泪汪汪,虽然她心里知道,皖鱼丙苗是在吓唬他,但是在荒郊野岭的山林中,说这种吓唬人的话,她不禁就会开始联想。

“姐姐,坏……”





穿过林荫小道,又翻过几座山头,皖鱼丙苗和她背上的小丫头终于看到了一座小城,经过这一天不停歇的赶路,两人终于来到有人烟的地方了。



皖鱼丙苗未入仙门时,就已经有着健硕体魄,加上四年的灵气滋养,现在更胜以往。尽管身后背着一个小丫头,也能一路飞驰毫不停歇。趴在皖鱼丙苗身上的小丫头,一路凉风阵阵,在炎热的夏季,这感觉本应十分舒爽。但是小丫头因为皖鱼丙苗之前几句吓唬的话语,只敢紧紧贴在在皖鱼丙苗后背,感受皖鱼丙苗身上那股温暖,还有淡淡清香。



 皖鱼丙苗走进城中,城中灯火不比宗门明月好看多少,但是胜在稀奇,皖鱼丙苗一时间有些思念父亲的感触,不知道父亲现在怎么样了?



  小丫头好久没有见过凡俗灯火了,在皖鱼丙苗背上一阵雀跃,皖鱼丙苗手臂一放,小丫头蹦蹦跳跳,高兴的不得了。



  皖鱼丙苗看见在地上一步一跳的赵土包,心中些许忧虑荡然无存。夜间时分,城中没有宵禁,看样子是因为这里的城镇远离王朝,对此宵禁并不严格要求。



  街道上仍然有不少商铺大门正开,两人兴致勃勃路过一面摊时,诱人的葱花香传到两个馋猫鼻子里,皖鱼丙苗与赵土包互相对视了一下。

  确认过眼神,流着口水的人。



  只是皖鱼丙苗强行忍住了,皖鱼丙苗手中的钱袋子很饱满,只可惜里面装的都是银子,这个小面摊她们“消费不起”。除非她们能一口气吃一百碗左右,要不然就是为难摊主。



壕横……



 最终皖鱼丙苗与赵土包停在了一家有招牌的豪华客栈,“自来香客栈”。



  呲溜……呲溜,呲溜。



  皖鱼丙苗与赵土包咽了一路的口水,终于到了一家客栈,闻着客栈里勾人心魄的香气,两人的表情好似饿汉夜袭寡妇村一般,目标纯粹,下手干脆。



  

  皖鱼丙苗带着赵土包走进客栈,还没等店小二询问打尖还是住店,皖鱼丙苗就喊了一声富家常用语:“小二,给我在二楼开个雅间,呲溜……把你们这招牌菜都上一遍。呲溜”



  “呲溜……呲溜……”赵土包在一旁收着口水。

  店家老掌柜听到皖鱼丙苗的声音后,放下了手中账本,看见赵土包一身白衣宽袍,目光只是停留少许,随后看向皖鱼丙苗,一身精致青衣打扮,老掌柜心头一阵大喜。



皖鱼丙苗身上虽然没有金粉琉璃装饰,但是皖鱼丙苗的这一身青衣则是从将军府带来的,做工精细,是上好的丝绸所致。



皖鱼丙苗穿这一身衣服的原因,也是因为这衣服贵,她担心带的钱不够,到时候也能拿衣服抵押一下。

毕竟是将军之女,即是官二代也是富二代,对没什么概念。只知道她父亲曾经说过,这衣服卖了,能让十个人一年都不愁吃喝。



有钱人的生活,真是考虑的周到!

  

  老掌柜急忙亲自接迎,恭敬的姿态,让客栈一众吃客以为是哪家大人物驾临了。



  看见是一位青衣俏美的女子带着一位可爱的小丫头,第一反应是哪家的富家姐妹偷偷溜出来了?

  客栈的老掌柜看了看客栈里异样的眼神,也没停留解释什么,交代小二去厨房通知一下,然后就亲自送两位姑娘到楼上去了。



  过了片刻,老掌柜独自下楼,楼下有客人开口道:“掌柜的,那俩小妞是谁呀?是不是哪家的大小姐,你要是知道就给咱大伙聊聊?”

  老掌柜收起脸上的喜色,严肃的说道:“那两位姑娘是某位大官的千金,路过咱们这儿,恰好我和她家长辈认识,所以到我这客栈歇歇脚。”



  单从言语中,可见老掌柜的圆滑。



众人从皖鱼丙苗言谈和外貌上看,有可能是富人家里跑出来的任性小姐,也有可能是官家小姐。毕竟穷人家的孩子,咋可能有这么俏丽的衣服和干净的脸蛋。



老掌柜说是官家小姐而不是哪家的富家千金,则是为了安全。客栈鱼龙混杂,不义之辈必定夹杂其中,难免有人会见财起意或者见色起意。



可欺富家翁,不惹瓦砾官。



绑架富家翁的小姐可以拿钱撕票,一走了之。但是招惹官家的子女,到最后很可能小命不保,对很对当官的人而言,打探信息最简单不过,劫匪很可能钱没拿到,就被人搜查到位置了。



而且当官的家伙,大多都是要名不要命,儿女死了可以再要,敢威胁老夫,你必须死。



能对官家人动手的,基本都是亡命之徒。



老掌柜说他与那家小姐的长辈认识,这也是想趁机给自己提提身份。



 客栈厨房,一位伙计抬着一桶剩菜剩饭倒在猪圈的食槽中,猪圈里的肥猪相互争抢,一个个猪头争先恐后往食槽里钻。

  这位店伙计正闲情逸致的欣赏猪抢食,听着吭哧,吭哧的声音。

 突然另一位店伙计叫他去搭把手,说客栈里来了位贵客,要了几十盘菜,现在有他帮忙端几盘。

  这位店伙计把眼神从猪抢食的画面中移开,这可是他烦躁的工作中,为数不多的乐趣。

  当这位伙计端着手中菜,往二楼房间送去时,听得房间里传来吭哧吭哧的声音。



音调很熟悉……



 店伙计进门一看,桌上两位姑娘脸贴脸吃饭,手跟退化了似的,筷子都带不用,而且上一盘清一盘,货真价实的人抢食。

  

仙门村妇,最爱食物!









浩气山



屋舍房顶柳念仰躺望天,夜空中皓月当空星辰满布,这般丽景在现代可见不到。



一道流星划过!



刘大念开口道:“对着流星许愿,愿望是很有可能实现的,我要开始许愿了。”



柳二念说道:“我想……我想……我好像没有什么想要的,那就让大念的愿望实现吧。”



“哎呀!臭小子,我一不小心,居然让你装到了!”



“嘿嘿嘿…,大念,那你有什么愿望吗?”



“当然有!在最高的山峰上刻下自己的名字,在这世上最危险的地方闲聊散步,寻那世间最好的女子,和她在最美的风景前嬉笑言谈。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我看尽世间百态后,再去做的事。现在嘛!我只想毫无遗憾地度过每天的早上,中午,还有夜晚。

等我什么时候过腻了,再去做那些毫无理由的事。”



“哇~,我也想这样!”



“啥!这么浮夸的愿望你也敢想,真不要脸啊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