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逍妖法外 > 第九十八章 碾压张墨

第九十八章 碾压张墨


只要庄羽生和曦妃仙不出手,凭借上清御飞经碾压张墨确实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苏异有这个自信。

张墨长剑刺出,是真武剑法的起手式“真武一始”,后招繁多,变化颇多,算是一种万金油般的起手式。

“这剑术太弱了,比起袁成杰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要知道当时袁成杰可是连剑招都没用。”苏异心想。

若是张墨知道苏异在比试时还有闲心评价他的剑法,还拿他和别人作比较,定会气得吐血。

脚下乘风御飞,苏异的身形以一个张墨不能理解的方式直线后退。

“真武一始”需要判断对手的闪躲招架方式后方能使出后招,然而苏异后退的距离太远,方向太过诡异,以至于张墨无后招可出。

剑谱里没有写这种闪避的方式该如何应对。张墨有些心慌。

长剑再出,还是“真武一始”,苏异继续后退。

如此反复三次,画面甚是滑稽。观战之人更觉莫名其妙,他们不知道“真武一始”,以为张墨没有剑招,只会拿剑乱刺。而苏异也好不到哪去,只会躲,但这身法确实有些诡异。

“你只会躲吗?”张墨喝道。

“你只会这一招吗?”苏异也喝道。

“妃仙看出些什么了吗?”庄羽生问道。

曦妃仙柳眉微蹙,淡淡道:“这身法不俗,但我却看不出来路。”

“恐怕低估他了,张墨不是对手。”庄羽生也皱眉道,“妃仙可想亲自下场切磋?”

“再看看。”曦妃仙目不转睛道。此时张墨已经刺出了第十次“真武一始”,苏异以同样的方式躲了十次,她便认真地看了十次。

“那一会我去会会他。”庄羽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起手式没有半点难度,但要以那身法一成不变地躲十次也绝不是什么易事。对身法的掌握已经到了一定境界,当然实力差距悬殊也是一个原因。”曦妃仙呐呐道。

“师姐你在说什么?”殷楚楚问道。

“很强。”曦妃仙依旧没有移开目光。

“嗯?”殷楚楚疑惑。

“苏异很强。”曦妃仙又道。

“不会吧?只会躲也叫强?”殷楚楚不相信。

曦妃仙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突然,她瞳孔一缩,看得更加认真,说道:“要分胜负了。”

殷楚楚看着一追一逃的两人,奇怪道:“哪有要分胜负的意思?”

她丝毫不怀疑苏异和张墨可以就这样斗到第二天天亮。

此时张墨近乎奔溃,歇斯底里地叫道:“敢不敢别逃!来分个胜负!”

就在此时,苏异也突然吼道:“好!分胜负就分胜负!”

张墨喜出望外,丝毫不怕苏异使诈,继续一剑“真武一始”刺出。

只见苏异侧身躲过这一剑,啪地双手夹住次来的长剑,内力涌出护住手掌,将长剑定在了半空动弹不得。没有给张墨变招的机会,苏异踏出乘风步,双掌顺着剑身向前滑动,一息间已经来到了张墨眼前。

“一点新意都没有。”苏异的声音在张墨耳边响起。

掌出,三景通玄掌打在张墨身上,破敌劲将他吹飞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半天缓不过劲来。

一片寂静。

“为什么?”庄羽生疑惑道。

“庄师兄在疑惑什么?”曦妃仙问道。

“他和张墨实力明明差距很大,为何还要费半天劲去躲张墨一剑?难道他是要戏耍张墨,报张墨逼他切磋之仇?”

曦妃仙摇头道:“他躲张墨的那十几剑也受尽了嘲笑。”

“难道他在隐藏什么?”

“他每一次都是尽全力在躲,最后那一掌也尽了全力,不过只此一掌,也足够惊艳了。”曦妃仙评价道。

“既然不是隐藏实力,那一定是在隐藏招式。他这一步一掌虽然堪称惊艳,却绝对达不到以一敌十的水平。费如此力气,抓到张墨的破绽一击制敌。若非如此,便要费工夫去破解‘真武一始’之后的剑招。”

“他一定是有什么不想让我们看到的。”庄羽生最终下结论道。

曦妃仙不置可否。

“我去试试。”庄羽生说道。

“庄某请苏兄赐教,还请不要拒绝。”还未等苏异回答,庄羽生已经下了场,蓄势待发。

苏异无奈,他确实是在隐瞒什么,却不是招式,而是仙术魔功和妖气。招式上他只有三景通玄掌和乘风御飞可用,没什么可隐藏的,遇上用剑的更是讨不到任何好处。想要赢又不暴露,只能用这种最省时省力的方法。

幸好张墨是个二愣子。

然而庄羽生还是抓到一些细节,硬生生地分析出苏异隐藏实力的事实,还要再来试探一二。

正当苏异正无计可施时,却听到福伯前来传话,道:“曹老爷有请苏公子前往议事厅参与商议大事。”

“我?”苏异疑惑道。

福伯点头道:“曹老爷说,苏公子足智多谋,实力不凡,定有助曹家对抗驭天教的能力。”

有那么一瞬间,苏异怀疑福伯是不是曹老爷派来打救他的。但想到议事厅那些长辈也不是好糊弄好对付的,便舍弃了这个想法。

不过去议事厅,也总好过在这里被庄羽生纠缠,于是朝庄羽生抱拳道:“庄兄,曹老爷有要事商议,不宜耽搁,咱们下次有机会再切磋。”

庄羽生风度不改,说道:“一定。”

在场的年轻一辈见苏异竟有资格去议事厅参与长辈间的议事,都觉得不可思议。再加上一掌击败真武剑派的张墨,苏异顿时成了众人仰望的对象。

这次来曹家议事的,都是一些势力头目,长辈级的人物。年轻一辈里也只有身为曹家长子的曹竞有资格参与。像庄羽生号称天才人物,那也只是在武道方面令人赞叹,但要参与重要决策,却还没那个资格。无怪众人会对苏异感到诧异,纷纷开始怀疑他的年龄。

曹誉德确实是要打救苏异的。

他知道颜祁白是山神,故而对苏异这个自称是“山神使者”的人倍感好奇。苏异接着又帮曹竞几人带回了夜隐壁露,还救了他的儿女,这个恩情不能不记。

所以在听福伯提起松香别苑发生的事情后,曹誉德便派福伯前去“救”苏异。只不过他吩咐了福伯不必急着将人带回来,先“看看情况”再说。他也对苏异传说中“以一敌十”的实力感到好奇。但前提是不能和庄羽生那样的人物碰上,并非怕苏异打不过,而是怕伤了和气,对苏异这个“恩人”和天衍道都不好交代。故而才有了庄羽生下场后福伯刚好出现的那一幕。

苏异那一瞬间的怀疑并没有错。当然,曹誉德需要苏异一起商议对抗驭天教的大事也是一个原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