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逍妖法外 > 第九十五章 暗流涌动

第九十五章 暗流涌动


回到北玥城,看着街上涌动的人流,众人都如释重负,有一宗恍如隔世的感觉。

在荒无人烟的深山老林里待了十数日,即便是苏异,也要忍不住怀念起市井的气息。更何况其他人。

此时曹胜早已消失不见,一头钻进了一家食肆。

曹骏却是停下了脚步,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眉头微皱。

曹竞知道他这个三弟虽然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心思却是最为细腻,便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吗?”

“多了很多异教徒。”曹骏说道。

“异教徒?我怎么没看到?”曹竞说着,也四处张望起来。

苏异来到北玥城也只有短短一个月时间,自然不知道哪些是北玥城的本土教,哪些是异教。但他却是留意到了一些身影,绝不是大宋国本土教的装束。

“三哥是指那些色袍人?”苏异问道。患难与共过后,在曹竞的坚持下苏异还是把那个“曹”字给省略了,与曹灵媗一样叫起了三哥。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曹竞时常对苏异露出一副看透了一切的笑容,让他苦笑不得。

“看,又出现了。”

顺着曹骏所指的方向,一个黑袍人,一个红袍人,一前一后很快又消失在人流中。几人又观察了一会,瞪大了眼睛,像是在玩找茬的游戏。

“我找到了,我找到了!咦,怎么是个绿色的?”一个护卫盯着人群看了半天,终于是欢呼道。

“难道是驭天教的人?”苏异说道。

“还真是暗流涌动啊。”曹骏说道。

几人面面相觑,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凝重。还未回过神,又听到一声惊呼。

“哎哟我的小祖宗们,可算找着你们了。你们再不出现,我这把老骨头可就要入土谢罪了。”只见一个老人急冲冲地朝几人赶来,一边呼唤着。

“福伯你怎么来了?”曹灵媗有些慌乱,不知道福伯这么着急是为了什么。

“发生什么事了?”曹竞镇定道。

“哎哟你们玩捉迷藏玩得高兴,可把福伯我害惨了。”福伯说道。

“什么捉迷藏?”众人疑惑道。

“不用再装啦,你们没去虎阳丘的事情,老爷已经知道啦!现在老爷大发雷霆,若是再找不到你们,便要将我这把老骨头活埋咯!”

福伯是曹府的大管家,几位少爷小姐要去虎阳丘游玩,行程自然是又他来打点。几人去往虎阳丘后却又消失不见,可不得让福伯吓破了胆。只不过几人都知道父亲要活埋福伯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多半是福伯怕几人在弄出什么幺蛾子,便卖起了惨。怎么说也得先把几位祖宗弄回府再说。

曹竞此时也无法再淡定,心中对福伯更是愧疚,便道:“我们这就随福伯回去,不过这事都是我带头的,我随你去见父亲就好了。就让他们几个先去歇息吧,赶了一路,都累了。”

曹灵媗和曹骏,还有几个护卫都向曹竞投去了感激的目光。这里所有人,包括曹竞,当然苏异除外,都害怕承受曹誉德的怒火。可见曹竞独自一人承担下来,是需要多大的勇气。

“也行…”福伯一阵为难,最终还是妥协了。总好过一个都带不回去。

“福伯再跟我们详细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吧?”曹竞说道。

福伯整了整嗓子,才开始说道:“就在大少爷离开北玥城的第三天,图州盐帮便差人给老叶回了信。老叶读了信,二话没说便着老身去虎阳丘将你们寻回来。信上写了什么,老身不知道,但老爷一脸沉重,定不是什么好事。所以老身才不敢耽搁片刻,动身前去虎阳丘。谁承想,几位祖宗根本不在虎阳丘,让老身一顿好找。”

说到后面,任谁都不难听出福伯语气里的幽怨了。

曹竞尴尬道:“是我连累福伯了。”

福伯虽是下人,却是在曹府待了数十年的老人,曹竞也不敢对他摆少爷架子。

只见福伯摆了摆手,叹气道:“别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老爷发火说的气话,也只是说说罢了。只是你们几个一声不吭便消失了十几天,实在是太冒失了。你们也老大不小了,怎么就这么不懂分寸呢?老身看着你们一个个从小娃娃长到这么大,若是真出了什么事,老身能不心痛吗?”

几人听福伯一席话,鼻头已经开始发酸,心中愧疚。曹灵媗自然是早就泪流满面,撅着小嘴。

对于曹家几个小辈来说,福伯既是仆人,也是受他们尊敬的长辈。能得到他们如此对待,在曹府深受信任数十年,也是因为福伯对于仆人与长辈这两种身份之间转换的分寸把握得十分好,既不越权,也不过与卑微。

苏异人在局外,却也深受其感。依稀中也记得当年在苏府也有像福伯这样的人待他好,只是多年过去,再一次体验,却是以旁人的身份。

福伯擦了擦纵横的老泪,说道:“不说这些,大少爷回去便赶紧去见老爷吧,老爷有话跟你说。累便累些,省得老爷再发火。再说,老太爷也想见你呢。”

“爷爷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要见大哥?”众人齐齐惊呼,只以为曹老太爷是回光返照,要交代后事。

“别担心。”福伯笑道:“倒是有件好事忘了跟你们说,老太爷病情有所好转,现在已经能出怡菊苑走动了。”

“这是真的吗?”曹灵媗开心道,一边偷偷看向苏异,眉目间满是感激之情。她知道爷爷病情能好转一定是黎大夫的缘故,而黎大夫是苏异帮忙找到并救下的。

“当然是真的,”福伯笑道,“不过你们要是再晚点回来,说不定老太爷又被你们气晕过去。”

曹竞无奈道:“福伯我们知道错了,您老就别再教训我们了。”

众人纷纷赔笑求原谅,压抑的气氛终于因这个好消息而有所缓解。

回到曹府,却见大门前往来人员络绎不绝,就如同这不是曹家,而是菜市场一般。

“是张墨和楚姐姐他们来了!”曹灵媗说罢,率先跑了进去。

曹骏却没有动,像是在等苏异。

那些进出曹府的人服饰各不相同,也有部分身着同样制式的袍服,上面印有一样的标记,显然是来自同一个宗派的人。

苏异盯着曹府大门看了许久,迟迟没有动身。

他认出了那些宗派的标记,其中有九成是自己不能招惹的,剩下的,即便不会对他出手,却不能保证他们不会落井下石。

那些宗派的大名和标记,苏异早就铭记于心,因为那是他娘亲逐个教他识别的。有的,是他们躲在暗处,从飞奔而来的追兵身上辨认。有的,是碧荷从那些尸体的衣服上扯下来,交给他认的。

为的,就是以后碰上了能认出来。

苏异一开始没当回事,直到从太鄢山上独自走出来,才逐渐认识到了这件事的重要性。

他心生退意,不进曹府,是怕惹上麻烦。

“苏异?”曹骏见苏异半天不动,于是问道,“不进去吗?”

“我…”苏异欲言又止,却是不知该如何向曹骏解释。

曹骏笑道:“你不必担心,这些都是曹府的客人,如果你不喜欢,大可不必和他们打交道。但你也是我们曹府的贵客,更是帮了我们大忙,还救了我们兄弟三人和媗妹。于情于理,我作为主人家,都应该请你进去。若你要走,至少也得等我们几个当面跟你道谢,为你践行完再走吧?再说,父亲和爷爷肯定还想见你一面呢。”

曹骏对苏异的心思猜得八九不离十,知道他不想与曹府的这些客人接触。

苏异调整了一番心情,冷静下来,方才发现自己是紧张过了头。娘亲和师尊交代要小心,固然没错,却不能因此失去了韧性,变成一个胆小怕事之人。

想通此节,苏异笑道:“既然三哥这么热情,那就再叨扰你一阵吧。”

“这才对嘛。”曹骏拍了拍苏异的肩膀,一同走进了曹府。

从曹府大门到松香别苑,一路上苏异见到了大大小小不同的势力,不下十个。一些不穿宗派袍服的人,苏异自然是认不出来,都是曹骏在一旁解答。

“那是图州盐帮的人,盐帮图州分舵的舵主雷宇风,与父亲是旧交,故而我们曹家和图州盐帮也算交好。这次估计父亲定是请了盐帮的人来助拳,对上地元宗,也能胜出一筹。”曹骏指着一个五大三粗的虬髯大汉说道。

盐帮算得上是大宋国乃至整个天下的第一大帮,势力之大无出其右,然而要拼顶尖高手之间的对决,却是差了许多。顶多,只能算是二流势力之末。

盐帮靠的,终究是“商”多一些。在武力至上的江湖,话语权并不算太多。

人群之中,苏异突然捕捉到了一道精光。只见一老者端坐太师椅上,年岁大却似依旧孔武有力,精神抖擞双目有神。

苏异与他四目相对,只见他微笑颔首,随即便开始闭目养神。

“那边那个精瘦老头是谁?我怎么看着觉得有点眼熟。”苏异问道。

“你当然会觉得眼熟,”曹骏笑道,“那是黎伯崇黎老师傅的亲弟弟,金狮帮的现任帮主,黎仲怀。”

“原来如此。”苏异释然。

金狮帮的名头他倒是听过,在江湖上颇有名气,在助拳这种事情上来说,却是比盐帮要有分量的多。

“金狮团,金狮帮,原来是这种关系。”苏异心想。当初看到金狮团时,却是没有把一个小小的舞狮团和江湖上的金狮帮联系起来。

“难道黎老师傅以前也是金狮帮的?”苏异问道。

“黎老师傅是金狮帮上一任帮主,归隐后才由他的亲弟弟接手。”曹骏点头道。

“黎老师傅竟有这种背景,真是人不可貌相。”苏异说道,心里想的是金狮帮的帮主定然实力不弱,说不定可以向他请教一些内功修炼上的问题。

“谁说不是呢。”曹骏也是感叹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